班尼迪克康柏拜區、瑞秋麥亞當斯、蒂妲史雲頓主演

《奇異博士》:開啟魔法世界的目眩神迷

文 / 魯皓平      2016-10-25

《奇異博士》:開啟魔法世界的目眩神迷


開啟漫威(MARVEL)電影宇宙全新魔法世界觀的《奇異博士》(Doctor Strange),勾勒出超級英雄版圖更奇幻磅礡的絢麗舞台,從地球、宇宙再到異次元,每一幕都是驚奇、每一個脈絡都超乎想像,班尼迪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幽默又傳神的表現,完全活脫展現故事的精隨。

《奇異博士》的故事時間軸建立在《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後,電影目光聚焦在紐約的一名天才外科醫師史蒂芬史傳奇身上,他有著過人記憶力、知識、能力,對事情過目不忘,大大小小的醫術也難不倒他,總是能在緊要關頭救回患者性命。

他氣宇軒昂、不可一世,雖然在充滿自信的銳氣中,也流露自滿的驕傲,但舉手投足間卻散發令人著迷的魅力──這點個性很像《鋼鐵人》(Iron Man)中的東尼史塔克,這不禁讓影迷期待他們未來在《復仇者聯盟3》(Avengers)的互動──兩個「福爾摩斯」對話勢必相當有趣。

他和同事克莉絲汀(瑞秋麥亞當斯Rachel McAdams飾)是戰友也是情人,是彼此互相扶持的夥伴,更幾乎是自恃甚高的他唯一信任之對象,這種無法割捨的牽絆,點綴在電影的不同細節中。

只不過,史蒂芬史傳奇在一場車禍中,嚴重傷勢令他無法再執行任何手術,在絕望、難堪、悲觀的壓抑情緒壟罩下,到處求醫的他因緣際會在尼泊爾祕寺拜見「古一」(蒂妲史雲頓Tilda Swinton飾),從而見識嶄新的魔法力量,尋求蛻變。

既然是奇幻魔法世界觀,不難發現漫威在畫面上下了許多苦工,鏡像、萬花筒、旋轉、摺疊、鋸齒、扭曲等目眩神迷的呈現,導演史考特德瑞森(Scott Derrickson)用了非常前衛震撼的手法,鋪張出一幕幕令觀眾非常沉浸的視覺饗宴。

試著想像,我們在看電影時,是用身歷其境的方式,直接「站」在萬花筒中,觀察四周的倏忽變換,光影上的華麗感著實超乎我們既有的思考。

雖然和過去的漫威作品有著劃時代的不同,但我們卻不會感到突兀,而是在抽象與寫實的穿插間,點綴出無與倫比的驚艷。

除了畫面上的成功,劇情上的呈現也完全不馬虎,導演在故事上刻意多次強調了「時間」元素的重要性,永恆、不老、凝結成了生命的主要目標,人類的最大敵人是什麼?是戰爭、飢餓、貧窮,還是時間?

在這個癥結點上,成了奇異博士與反派卡西流斯(麥德米克山Mads Mikkelsen飾)最大歧異,角色的刻劃也十分深刻,他彷彿站在主角的對立面,對待事情有著不一樣的看法,但都極有天份、也過份自信,強烈的對比激盪不少火花。

班尼迪克康柏拜區演技更不在話下,他將一位情緒高昂、意氣風發的醫生,漸漸從落魄、失落,到覺悟、奮起,情緒上的轉折過程充滿幽默,輕鬆又詼諧的逗趣迸發許多笑料。

《奇異博士》的成功,很像是《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還有《蟻人》(Ant-Man)的模式,都是讓觀眾重新認識一個英雄角色,因此在短短2個小時內,要清清楚楚包裝一位英雄的來歷與成長實在不簡單,精準的剪接、鮮明的背景特色、牽動人心的配樂,毫無冷場的劇情扣人心弦。

1963年《Strange Tales》(奇異故事)漫畫中,奇異博士首次出現,但並非專門奇異博士的連載刊物,當時還需要與霹靂火以及尼克福瑞共享漫畫版面。在《Strange Tales》漫畫裡奇異博士相關的主要設定都已透過連載方式呈現給讀者。而在《Strange Tales》130-146期,更是常被讀者視為在白銀時代漫畫最精彩的巔峰之作。

透過漫畫中以迷幻世界、空間扭曲,超現實主義的描繪詮釋出空間與現實間的議題,並融入了對東方術式與宗教的探討,更添加鬥智情節,讓《Strange Tales》連載為奇異博士角色本身做多層次的議題探討及故事敘述。

在電影世界觀中,漫威再次透過《奇異博士》創造了話題,導演史考特德瑞森利用電影拍攝手法成功將漫畫經典元素一舉躍上大螢幕。

全然幽默的舞台中時不時增添一點轉折,好似劇情應該這麼走,卻又在霎時間令人措手不及,有點類似《全面啟動》(Inception)那種一層又一層夢境的抽離感,也許這是習慣拍攝鬼片的導演史考特德瑞森擅長的詮釋,以多元化及巧思般的劇情安排、漫畫元素的整合,讓更多的漫迷及影迷融入奇異博士的魔法世界觀。

(劇照提供:迪士尼影業)

關鍵字: 閱讀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