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的工作壓力、被生活逼迫的無奈

工作過度會過勞死?來看看日本的血汗故事

文 / 魯皓平      2016-10-05

工作過度會過勞死?來看看日本的血汗故事


現代人忙碌於工作,這已是個無法抹滅又不爭的事實,強烈的工作壓力、被生活逼迫的無奈,交織出許多內心深層的感慨。特別是在這個通訊軟體當道、網路無遠弗屆的時代,我們似乎該積極待命、永遠無法離開崗位。

特別是在亞洲,緊湊的生活勾勒出許多上班族疲於奔命的心酸,怕成績趕不上別人、擔憂提案會被否定、焦慮產品滯銷的難堪,當蠟燭兩頭燒、沒有時間喘口氣時,「過勞死」很有可能就此發生──這也是源自日本的辭彙「karoshi」。

有人會懷疑,人有沒有可能真的過勞死?還是那只是新聞上危言聳聽的案例?

Kenij Hamada是日本東京一家證券公司的員工,有一個妻子,生活道德感與職業上進心非常強烈,他對工作十分積極,一天往往要上班超過15小時,回家後還花4小時處理公務。某天,他趴在桌上一動也不動地休息,起初同事還以為他是睡著,但沒想到是斷了心跳,死於心臟病發,時年才42歲──這樣的慘痛教訓,每個月都會在日本上演。

《BBC》報導,日本一直到1987年,在為數不少的高階經理人相繼過世後,才開始正式著手了解過勞死的箇中原因,這時也才建立了統計數據,以便勞動部門予以補償:如果確定勞工因為過勞而死亡,其家庭一年可獲得約60萬台幣之補助。

可怕的是,從當年開始建立統計數據以來,一年大約都百件案例左右,但一直到2015年,過勞死的事件已經超過2310起,這還不包含沒有受到管制的案例。日本過勞死受害者委員會便表示,一年可能至少超過1萬起,已經跟每年交通意外死亡的人數相當。

因為有太多的受害者,是因為過度勞累、缺乏睡眠、長時間緊繃的壓力,使得肝、心等器官無法獲得足夠的休息,進而迸發其它後遺症如心臟病、糖尿病、高血壓而死亡。

英國蘭開斯特大學心理壓力專家卡利庫柏(Cary Cooper)就說,歷經二戰的失敗後,日本人都成了工作狂,他們的工時位於全球的首位。

他分析,在二戰後,「努力工作」成了當地人最重要的使命感,賺錢除了養家活口,還能重建家園,心理上的滿足填補了失敗的空洞。企業也樂於這種職場文化產生,於是挹注資金到職員的娛樂、休閒、教育、養育托付上。

80年代中期,因為經濟泡沫化,房價出現了不可思議的急劇增長,為了添補家用、支付龐大的物價壓力,將近有700萬人每週工作超過60小時;於此同時,歐美國家的人民還在過朝九晚五的規律生活。

90年代經濟好不容易好轉,但加班文化卻因此愈演愈烈,在那時,過勞死彷彿就是種可怕的流行病,每年死亡的人數不斷再攀升,完全沒有減少的跡象。

專家發現,過勞死的最大元兇,在於缺乏睡眠和壓力,因為少了足夠的休息,會增加免疫系統失調的機率、罹患癌症的風險,但幾乎沒有因為沒睡覺就直接死亡的例證。

此外,也沒有病症可以直接表明壓力與心臟病之間的直接關係,只是壓力可能會讓人想多抽菸、喝酒、暴飲暴食,變成引發重病的壞習慣。

報導中發現,過勞死有時候並非完全是缺乏睡眠與壓力導致,有時候甚至是待在辦公室時間之長短也有影響──主管咄咄逼人的嘴臉、老闆頤指氣使的態度、同事勾心鬥角的氛圍──研究在統計60萬人工作行為和健康紀錄後發現,每週工作55小時的人之中風機率,比工作40小時的人多出1/3。

值得注意的是,這種過度加班的現象已經在全球蔓延,比方說在墨西哥,一個人的全年工作時間高達2246小時;若是在中國,每年也有60萬人過勞死,相當於一天就有1600人因為工作忙碌引發的迸發症過世。

卡利庫柏還說,「有的時候,其實加班完全是沒必要的,關鍵在於主管的臉色。」他強調這種「露臉文化」對公司效率的影響,因為很多人怕準時下班,只會被認為工作太少或很有效率,而加諸更多工作在其身上,最終變相的形成「假裝自己很忙」的表象。

因此,別再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無論工作多忙,該休息就是該休息,多把工作與生活分開,如果工作量太大,盡量與主管溝通,找到一個最能合乎比例原則的方式,畢竟,人生絕對不該是只有工作,還有家庭、友誼、感情的情誼維持才是最重要的。

關鍵字: 全球焦點政治職場生涯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