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特殊性關係」讓他暴出知名度

我所認識的徐弘庭!

文 / 楊泰興      2015-09-18

我所認識的徐弘庭!


「一句特殊性關係」,這幾天讓台北市年輕市議員徐弘庭暴出知名度了。

大家對這位長相小巧可愛的不知名娃娃臉市議員,除了知道他曾經是連勝文的特助跟發言人,對其卻是一片陌生。

的確,他只是台北市議會的一年級生,如今卻成為藍營支持群眾心目中之的打柯悍將。這兩天,徐弘庭的議員辦公室堆滿了支持群眾送來的花籃與盆栽,從辦公室內排滿到門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在談話節目辯護時,強調他採取馮光遠定義的馬金之間的「不對等的政治權利關係」,又引來金溥聰重砲批評徐弘庭「敢做不敢當」。

原本柯文哲、戴季全、徐弘庭的三角新聞戲碼,現在又加入了馬、金,成為五角戲,這場大戲勢必在媒體上多延燒數日。這兩天,徐弘庭的親密朋友圈都戲稱:「徐弘庭不但當選了『一句話激怒柯P』的年度總冠軍,還順便拿下了『一句話激怒金溥聰』的年度總冠軍。」

認識徐弘庭這號人物,源自於三年多前《遠見雜誌》對於連勝文所做的一個月貼身專訪。沒錯,就是那篇被蔻蔻姐拿去當修理連勝文材料,釀成紅酒風暴的專題報導;那篇報導雖然後來釀成大波濤,但在當時可是雜誌方、受訪方、讀者三方都相當滿意的一份報導。為了約當時還算沈潛的連勝文,我特別請教了政治圈的朋友,他們第一反應都說,「喔,你們要訪連勝文,那找了弘庭沒?」我才意識到,原來,這個體積與連勝文差距懸殊的小伙子,在圈子內真的被視為連勝文的分身,果不其然,之後便成為了與連勝文之間窗口,在密集採訪之下,我也因此跟他有進一步的接觸,當然,還沒到「特殊性關係」那樣的關係(笑)。

那一年七月多,我與弘庭在香港朝夕相處了數日,白天,跟著連勝文本尊採訪,晚上就歸分身陪著我。記得有一夜,在天星碼頭,我倆手上各自拿著一瓶海尼根啤酒,倚靠著欄杆,輕輕搖晃著啤酒,他跟我分享了許許多多連勝文與他的故事。我不免好奇,連家家大院深,你這個年輕人怎麼混進去的,莫非家世來頭也不小?他頗委屈地說了自己的故事,看來的確常常被誤解,「誤會大了,我父親只是台鐵的一個中階公務員,根本跟權貴沒有任何關係。」

但他也不諱言,因為有了這層關係,他也常常幫朋友喬台鐵火車票,一如許多民代的選民服務一樣。弘庭當時說,考大學時就立志從政,因此志願都填政治系,「台大政治系沒上,我就選擇另外一個最知名的重鎮東吳政治系,」他一副「騙你幹嘛」的表情,說得我一愣一愣的。

隔天是採訪的重頭戲,那天是我頭一次看到小個頭的徐弘庭,穿著剪裁合宜的高價西裝,短短的頭髮抹上大量慕斯,提著高級辦公包,氣宇軒昂地前來接採訪一行人。看他站在連勝文旁邊,二人氣質有一股莫名的諧趣感,我突然聯想起功夫熊貓與他的螳螂伙伴。

那一夜,他說他如何走上從政之路,大學階段便投入了國民黨青年軍,後來有機會到了周守訓辦公室當助理,到此為止,都一如所有有心從政,但沒有家世背景的青年一樣,走上「政治幕僚」之路。

2005年連勝文在父親二度選總統失利後,一直在外資金融圈的他,開始對政治出現濃厚興趣,投入了國民黨中常委選舉,且一幹四年,頻繁來往港台的他,勢必要請一個助理幫他打理政治這塊事務,這時靈活的徐弘庭被推薦給了連勝文,從此扮演這個角色。

有過立院助理的經驗,徐弘庭對立法院甚為熟悉,他也不辜負連勝文的期待,與檯面上政治人物與他們的幕僚,建立起不錯的關係。與他同輩的一位綠營政治幕僚表示,徐弘庭是國民黨裡面極少數常跟他們這票綠營幕僚和樂融融的藍營幕僚。也是新科市議員的蘇貞昌主席發言人王閔生就是他好友之一。

另一位綠營好友表示,他形容徐弘庭最大的特色就是他沒僚氣,又聰明。」「一般國民黨的官二代大多有架子,幕僚們又許多是法統藍,弘庭在裡面一方面能和這些人相處甚歡,但綠營又可以接受,相當不容易」。

一位長期擔任藍營立委幕僚的好友稱:「關鍵是就是他嘴甜,身段又軟」。也是立委助理的鄭照新是他至交之一,他說:「弘庭的貼心真是沒話說,我兒子出生,他從香港回來第一時間就從機場到醫院看小孩,還送上精緻小禮物,」「謝他時,弘庭還打趣說,沒什麼,這是送妹妹被退的禮物。」

政治助理稱職的表現,老闆連勝文看在眼裡,當連勝文有機會入主悠遊卡公司時,便將徐弘庭帶入商業領域,成為更倚重的左右手。而他熟悉政界的背景,也對連勝文在遊說立法院支持悠遊卡相關金融支付法案時,起了作用。

真正讓徐弘庭成為連勝文信任的分身角色,還是2010永和槍擊案,連勝文大命不死的那一槍,那段時間真正隨時陪伴在連勝文身邊的人,只有這位特助。每天找好吃的稀飯,餵老闆吃粥的都是他,甚至陪伴時間超越老闆娘蔡依珊。此後,二人不再只是主雇關係,而是真正有了革命的情感,真正「血」的連結。

連勝文不只仰仗他的政治專業,更把他帶入外資銀行圈,徐弘庭開始跟著港台兩地飛,再度轉換軌道。好友鄭照新形容當時的情形,「差不多有一年時間,最常找我們吃飯的弘庭不見了,因為他正努力惡補金融知識,奔波港台,夠聰明的他也再一次讓老闆滿意,朋友訝異。」當然,躋身外資圈的他,此時也是金融金童,收入不斐,這也讓他對我抱怨現在市議員的收入實在不夠看。

但譽至,謗自然至,甚至往往是一個銅板的兩面。欣賞徐弘庭的人說他精明、靈活、點子多。當發言人、當民代說話超越他年紀該有的青澀。但同時有人也埋怨他滑頭,他一位資深好友說:「他太聰明世故了,嘴甜心也不壞,大哥大姊一直叫,你可能會跟他計較,但不可能跟他『斤斤計較』。」有一次我遇到東吳政治系系主任黃秀端時,問他對徐弘庭有何印象,黃老師下意識第一句話就是:「那個鬼靈精怪的徐弘庭。」

除了家世背景之外,另外,外界對徐弘庭第二個大誤解是,參選市議員來自連勝文授意,其實大謬。

選舉期間一位連陣營的重要人士透露:「勝文一開始根本不支持弘庭出來選市議員,怎麼可能主子要拚事業時,放助手自己創業,你可以想像當年阿扁要選台北市長,結果羅文嘉一起出來選議員的情形嗎?但弘庭執意要參選,大方的勝文最後還是支持。」

一位他的好友當時分析:「你可以從此看出弘庭的聰明,連勝文過去跟徐弘庭兩個名字是連在一起的,他是分身,有重要性,但一旦連選上市長,他就不會也不可能再扮演連勝文分身的角色,他聰明地借力使力,選擇開闢自己的戰場。」是的,「懂得借力使力」也是外界對他一致的公評,一如這次成功「激怒」柯P,他借的,也是馮光遠的力。

去年九合一大選,關鍵的台北市長一役,所謂的大連艦隊翻覆了,徐弘庭原本打算扮演大連艦隊的護航巡洋艦角色(在議會幫連市長政策護航辯護的議員),竟然成為高票當選的孤舟,

「他為此有點落寞,」好友鄭照新如此形容。這半年來,徐弘庭不只一次對我說,不如歸去,之後不再參選了,對照他的前老闆目前遠離政治,連家兩岸只顧全一邊,似乎頗有可能。事實上,徐弘庭對於選民服務與跑攤,也被認為是同一選區最不積極的一位。

人生果然像巧克力,永遠不知道下一個是什麼味道。他一句話造成柯P暴衝,更成為打柯聯盟進攻的突擊艦,恐怕也是他始料未及。常常大歎不如歸去的徐弘庭,與在臉書貼出「決戰猩球」一張一位男主角單身面對一群猩猩大軍照片的他,哪一個比較貼近真實徐弘庭,答案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照片翻攝自台北市議員徐弘庭臉書

 

關鍵字: 政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