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話題】

仇視、厭惡,為什麼我們這麼討厭權貴?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陳之俊、蘇義傑、賴永祥   2015-04-13

仇視、厭惡,為什麼我們這麼討厭權貴?


從李蒨蓉一張在阿帕契軍機前拍攝的照片上傳Facebook的那一刻起,掀起了一股嚴重的軍紀風波與反權貴的撻伐浪潮,加上接連爆出有許多高階將領以私人名義帶領親友「參訪」阿帕契的事件,更讓人無法接受國家機密被如此忽視輕蔑的行為。

在整起事件中,許多媒體將焦點著墨於與李蒨蓉一同參與此事件的「貴婦團」,並對她們出庭應訊時,全身的行頭品頭論足了一番,有人大罵、有人不屑;而勞姓中校的終身俸事件,更讓許多民眾對軍中的制度與規定無法苟同。

當然,媒體一天24小時、近2週的連環式報導與炒作,也是左右民心,刻意擾亂社會的罪魁禍首。

自連勝文參選台北市長、民眾群起「夜宿」帝寶,一直到近期發生的阿帕契與「小S護航文」事件,可以看出民眾反權貴的心態有多麼強烈。

為什麼我們這麼討厭權貴?權貴在這個社會,又帶給我們什麼樣的影響? 

在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Thomas Piketty)所撰寫的《21世紀資本論》中,他談到了當今貧富不均惡化的問題,引人省思。原來,在嚴重貧富不均的差距持續之下,經年累月的差異與衝擊,已逐漸讓許多中產階級對於權貴的仇恨愈來愈深。

台灣近年來的國家財富,正往少數人集中,前1%所得者占全國總所得比例,已從6%竄升至11%。有錢人不用每天省吃儉用的辛苦賺錢,他們靠著錢滾錢,不斷迅速的累積財富;但一般市井小民卻必須對所有花費錙銖必較,一個小小的物價上漲,往往就令他們苦不堪言,這正是台灣目前所面臨的現況。

皮凱提指出,從資本主義開始發展至今,讓「資本所得」和「勞動所得」的差距愈來愈高,也就是說,不管再怎麼樣努力賺錢,勞工所賺到的薪水,永遠比不上靠資本翻利的獲益。

有錢人住豪宅、開進口名車,沒錢的人卻擠在老舊公寓、只能以機車代步,再看到自己的努力賺的錢永遠比不上企業家、富二代,以及有錢人總是享有各種不同的特權時,仇視的心態便不斷的在內心積怨。

---------------------

不過,有錢人錯了嗎?

在現時的這個社會下,有錢人總是帶給一般人奢侈、高傲、揮霍的負面印象,加上過於寵愛孩子,卻缺乏陪伴與關懷,僅以金錢教養出的富二代常在社會上有偏差行為,更讓整體輿論對於有錢人的不滿提升。

有錢人沒有錯,錯的是這個資本主義社會下所衍生的貧富差距。如果今天,百姓的所得差距並不那麼高,許多刻板印象的仇視自然都會瓦解。

皮凱提在《21世紀資本論》中歸納出一個公式:只要資本報酬率大於經濟成長率,貧富不均就會持續拉大。

全球平均經濟成長率在1950~1980年是2.5%,1980~2012年為1.7%。但同時間,資本報酬來源的兩個主要項目:股市及房市,許多主要國家股市長期報酬率為7~8%,不動產及債券接近3~4%。都高過經濟成長率,解釋了為什麼貧富差距會快速拉大。

而有錢人為了規避龐大的收入造成的稅金,他們有各種不同逃稅、避稅方法,加上政府本身許多稅賦就過低,都成了造就台灣富翁特別多的主因(每百萬人口就有1.3位300億級富豪,是韓國的3倍、日本的4倍)。

如果,稅制改革不盡快進行,逃漏稅的方式不再嚴格執法,貧富的差距將會愈來愈嚴重,最終導致無可避免的貧富隔閡,甚至會有暴動產生。

關鍵字: 政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