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名人講堂】

最「真實」的力量!楊力州用紀錄片改變世界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遠見雜誌   2014-05-16

最「真實」的力量!楊力州用紀錄片改變世界


2006年,楊力州以《奇蹟的夏天》獲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2008年,他挑戰自我極限,以《征服北極》獲邀金馬國際影展閉幕片,2010年起推出的《被遺忘的時光》與《青春啦啦隊》,感動無數觀眾的心。他用紀錄片為台灣紀實,講述一齣齣不為人知的小故事。這是他的使命,也是他所追尋的目標。

人生看似順遂的他,其實也曾在拍攝紀錄片的過程碰上艱難與阻礙。今天,楊力州受《遠見》雜誌之邀,出席【遠見名人講堂】,與在場觀眾分享其導演故事。

楊力州說,當年拍攝《奇蹟的夏天》獲獎後,讓他開始對自己更有自信,終於覺得自己的作品被人看見、重視了,在那之後,就獲邀拍攝自殺的議題,也就是《水蜜桃阿嬤》,「但沒想到卻造成社會的紛擾。」

《水蜜桃阿嬤》事件 讓他一度放棄紀錄片

原本這個立意良善,只是想描述原住民生活困境的楊力州,卻因為籌辦單位募款所引起的爭議,讓拍攝紀錄片的初衷變調,讓他一度萌生放棄拍攝紀錄片的想法。

在絕望之餘,他受到多年好友林義傑的邀約,要去北極拍攝紀錄片,原本早已無心在紀錄片上的他,反倒因為這趟極限的旅程,走出自我設限的困境。

零下40度、徒步行走21天,加上身負重物、寒風的吹拂,這是一般人都難以忍受的環境,更何況楊力州還要隨時把握機會,將重要的畫面一點一滴紀錄下來,而且,還要小心北極熊的攻擊。

「北極熊一點都不可愛!」楊力州打趣的說,當你愈害怕,那件事情反而愈會找上你,一如當時他怕北極熊,就在啟程第二天遇到危機。楊力州描述,當時是凌晨,林義傑聽到了雪地被重踩的聲音,當他們反應過來是北極熊時,帳篷已經被北極熊抓破。「北極熊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我們,我甚至還能看到牠吐氣的鼻息。」

「最後,我們是三人聚在一起大吼,才嚇退了北極熊,」楊力州描述當時的可怕情景,至今還令他餘悸猶存,所幸最後是靠著機智化解了危機。「不然你們現在就不會看到我在這裡講話了,」楊力州笑著說。

舊世界的最後一步 也是新世界的第一步

在寒風中,因為刺骨冷冽空氣不斷的打在臉上,所以必須低下頭,默默的向前行,楊力州體悟到,人生唯有謙卑的低下頭,才能夠邁向成功。

楊力州描述,當時他與團隊走到「世界的盡頭」時,他才真正體悟到真理,「舊世界的最後一步,其實也是新世界的第一步,」他鼓勵大家,「如果有挫折,就把自己放到邊陲(他強調不一定是北極),你會有不同的發現。」也因為這次的旅途,他走出低潮,改變了他的人生觀。「當陷入困境時,要自己走出來。最大的敵人就是自我,沒有人可以困住你,除了你自己。」

兩群不同的老人 截然不同的故事

在北極時,楊力州向過世的奶奶許願,希望能拍攝有關老人的相關議題。沒想到在回國後,馬上就接到老人照護中心的電話,也讓他開啟後續《被遺忘的時光》與《青春啦啦隊》的拍攝故事。

「紀錄片、老人、疾病,這三個要素,常被許多電影人說是票房的毒藥,」楊力州自嘲說,他當時拍攝的議題,卻都跟這個牽扯上關係。「有很多人邀約我去拍商業片,但我都沒有去拍,因為我覺得紀錄片很重要,有很多議題可以紀錄,可以描述很多台灣的故事。」

《被遺忘的時光》描述一群因罹患失智症而進入養護中心的老人;《青春啦啦隊》則是一群不服老、充滿活力,甚至阿嬤都還穿著迷你裙跳舞的青春老人,兩個不同的老年族群,兩種截然不同的故事,超大的反差,讓楊力州有極大的體悟,包含絕對不能放棄、無論如何都要完成自己的夢想。就像《青春啦啦隊》中的隊員,為了站上世運表演的舞台,積極努力、奮鬥不懈的精神。

打算拍紀錄片一輩子 用影片改變世界

八八風災震驚全台,受創甚重的高雄甲仙鄉,災民生活更是困頓,但拔河讓他們重燃了希望。楊力州將這感人的故事,紀錄於《拔一條河》紀錄片中。

楊力州說,孩子們透過拔河,找回了他們的志氣,也帶給大人更多的勇氣。在器材不足、訓練物資匱乏的狀況下,辛勤的訓練,這些孩子獲得了拔河的全國亞軍。「當孩子都站起來了,社區還不會站起來嗎?」甲仙鄉化危機為轉機的拔河故事,感動了許多台灣民眾。

楊力州現在回過頭來看,雖然當時《水蜜桃阿嬤》的事件讓他跌入谷底,但對比甲仙的小孩子,其實他的挫折一點都不算什麼。楊力州從每段紀錄片的故事獲得成長,他也表示,會把紀錄片拍攝當成一輩子的工作,「因為紀錄片中真實的力量,可以改變這個世界。」

關鍵字: 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