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台灣》環境問題現形

齊柏林:給當權者時間和鼓勵改變現狀

文 / 柯曉翔      2013-12-11

齊柏林:給當權者時間和鼓勵改變現狀


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看見台灣》持續發酵。繼清淨農場環境問題現形,片中拍攝到高雄後勁溪遭工廠廢水汙染,高雄市環保局日前查獲,國內最大半導體封裝廠日月光直接排入強酸廢水。《看見台灣》導演齊柏林10日受邀到台北科技大學演講時指出,無法理解大廠為利潤犧牲環境的做法。

齊柏林說,很高興看到外界關心環境議題,《看見台灣》為台灣帶來一點改變,也希望民眾能給當權者一點時間和鼓勵,讓有權力者能改變現況。

北科大推出「蕭萬長先生人文與社會科學系列講座」一年多來,已陸續邀請歷史、藝術、文學領域的國寶級大師,10日邀請齊柏林到場演講。齊柏林談逐夢、談拍片過程的掙扎和滿足,也談眼中的台灣。

面對台下滿座學生,齊柏林有點感慨地說,以前到大學通識課演講,1000個學生中,有900個在睡覺,實在很挫折。

他說,年輕人由於不認識環境家園,對土地感到陌生,因為陌生而冷漠,《看見台灣》希望用另一種方式,帶領台灣民眾認識家園。

以下為齊柏林演講精華:

飛行是一件快意的事情,我可以當作一隻鳥,扮演大家的眼睛。我很幸運,能夠飛上天際,為環境做紀錄。

在直升機上,我看見當初葡萄牙人口中的「福爾摩沙」──清水斷崖、台灣的馬爾地夫──澎湖吉貝……,許多人問我:哪裡最美麗?我說,沒有人去的地方最美麗。

在過度開發的過程中,我們忽略與自然環境共存的方法。不是只有清境農場才有民宿,許多山林環境都面臨大規模開發。高雄後勁溪遭到工業廢水汙染,這是我無法理解的,許多大廠有處理汙水的能力和設備,但為了多賺點錢,犧牲我們的環境。

記得莫拉克颱風,是我空拍經驗中,最恐懼的一次。當我進到災區,我看到悔天滅地的恐怖,小林村遭土石流掩埋,覆土高度達60公尺,約20層樓土方,我感到恐懼、害怕與心疼。

在自然環境中,人類非常脆弱且渺小。如果人類無法和大自然和平共處,仍然到處掠奪,最後遭殃的,都是我們。

放棄公務員退休金,勇敢逐夢

我原本是個公務員,年資達23年,還要3年才能退休。但我希望能拍一個紀錄片,讓全台灣人可以看見。

許多人現在說我勇敢逐夢,但其實當時我每天都天人交戰、很膽怯。每天晚上告訴自己,一早就去辭職吧;隔天看到還有一家老小要養,就退縮了。我糾結了整整一年。

有一天,我突然想通了。空拍需要很好的體能、視力,以及強烈的意志力,我不想要自己等到可以退休的年齡,卻一輩子都無法圓夢,只會唉聲嘆氣:「早知道,3年前我就把工作辭了」。

有心完成一件事,全世界都來幫忙

許多人問我,你的片子沒有男女主角,也沒有腳本,觀眾在哪裡?business model在哪裡?空拍的攝影機報價70萬美金,我也買不起,但想拍的動機非常強烈,我把存款300萬都領出來進行這個計畫,從國外租借設備,一週要150萬。

我想,一兩週花300萬台灣拍一圈,拍出一個半小時的紀錄片應該不成問題。沒想到前三天都下雨,後來我請求媽祖指示,媽祖給我的指示和氣象局資訊完全相反,我選擇相信媽祖,結果拍照的地方是好天氣,離開就變成壞天氣。

在直升機上3天共花了30個小時,拍了台灣一圈,結果撿出來的畫面才6分鐘。我拿了demo影片,拜訪台達電、侯孝賢導演,讓他們相信我可以做這件事情,侯導演很豪氣地說:「我的名字隨你用」。

後來配音時,周遭的人都告訴我,由齊柏林來配音最好。我飄飄然的,我拍、我導、還自己配音,等到我聲音搭進去,簡直慘不忍睹。

於是我們邀請吳念真導演,他只看了沒有音樂和旁白的毛片後,就對跟我說:「你找我配音就對了。」我們非常興奮又緊張,吳導代言的產品從出生到往生都有,不知道價碼是否能夠支付。導演說:「我只有兩種價碼,一種是很貴,一種是不要錢。」聽了實在非常感動。做一件好事,會得到祝福,全靠大家的幫忙。

我希望,《看見台灣》讓台灣人找到愛台灣的理由。大家看完後,能用更友善的態度善待家園,保護我們的土地,土地才能呵護我們子孫。

圖說:蕭萬長(左)頒發獎座聘書給齊柏林(中),臺北科大校長姚立德(右)在旁見證。

(圖片提供/台北科技大學)

*延伸閱讀:

那些在《看見台灣》裡 您還沒看清楚的!

平民英雄百人榜〉帶台灣人看見不一樣的台灣 齊柏林

關鍵字: 政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