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台商新眼光3〉全球太陽能電池第二大廠 昱晶能源科技

2017年3月號

老台商新眼光3〉全球太陽能電池第二大廠 昱晶能源科技

泰國擴廠大賺綠能財 成本低廉又享免稅

文 / 邱莉燕     攝影 / 陳之俊   2017-03-01

泰國擴廠大賺綠能財 成本低廉又享免稅


全球太陽能電池第二大廠昱晶能源科技的第一個海外生產基地,情有獨鍾選擇了泰國。

從曼谷市區往北60公里,約一小時車程距離的那瓦那空(Nava Nakorn)工業區,擁有五棟生產樓房的昱晶,是台灣第一家獲准於泰國投資的太陽能廠商。

走進廠內,六條生產線運轉順利,年產能750 MW已然全開。機器手臂自動上料,一旁的ITX製絨機內,依序將晶片表面蝕刻成絨毛狀,當陽光照在上面,自然形成多次折射,可以吸收更多陽光。

在最後品管階段,一個工人一個工作台,戴上藍色薄膠手套,一片片用肉眼目視檢查太陽能電池有沒有瑕疵,一次通常就要連續檢查100片。

「我們找會中文的泰國人做領班,」昱晶泰國副總顏明碩解釋,如此便能克服語言障礙。巧的是,這群人大多是泰北孤軍的第三代,年輕又肯吃苦。

除了軍人後裔這第一層戰力,20餘年前便曾在泰國設廠的昱晶總經理兼昱晶泰國董事長潘文輝,也召回「前員工」為新公司繼續效力。

原來,這已是潘文輝家族第二次到泰國投資。1991年時,潘家事業是全球第一大聖誕燈串工廠,當時在台灣找不到工人和土地,一度遷廠到曼谷。之後大陸以世界工廠之姿崛起,2001年才搬到東莞。從事太陽能事業後,潘文輝2015年再度殺回泰國設廠。

為何潘家一再選擇泰國?先後考察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美國和韓國的潘文輝指出,落地泰國設太陽能廠,是千斟萬酌後的綜合考量。

土地、廠房便宜 人力成本划算

首先,美國施行反傾銷與反補貼「雙反」措施,使得台灣和中國大陸輸入美國的太陽能電池廠都面臨20%~40%的高關稅率。為突破困境,兩岸太陽能廠商紛紛轉向海外設廠,東南亞雀屏中選。昱晶在泰國設廠,輸出美國立馬享有免稅優惠。

其次,泰國生產成本較低,不僅廠房土地比台灣便宜,工人日薪300泰銖,約是台灣的1∕3,也比大陸低1∕2。「而且泰國民族性溫和,」潘文輝說,昱晶泰國廠的產品從未被工人竊取,反觀同業在大陸的工廠,需要一個班的警衛人力戒備。

泰國政府也給予昱晶最高等級優惠,提供八年免進口稅及營業稅。再者,泰國日照豐富,未來遲早會成為太陽能新市場。加上泰國政府全力推動「泰國4.0」計畫,太陽能發電賣給電力公司的售價,高於市場行情。潘文輝預測,泰國的太陽能裝機數量將比台灣多。唯一美中不足之處是,泰國堪稱半導體太陽能電池產業的沙漠,缺乏上下游配套,水、電、氣比均台灣貴。不過最終加加減減,泰國的製造總成本還是比台灣便宜10%~15%。

為避免耗費太多時間興建新廠,昱晶買下舊廠房改建,並從台灣轉移現役機器到泰國。

2015年中,外派到泰國的資深主管及優秀工程師共七人先鋒,剛到時人生地不熟,辛辣食物讓每個人都受不了,經過一個多月才適應。

不到半年,第一期機器進廠裝機,2015年11月底試產,台灣特地派40餘位技術人員到泰國,一面調機,一面建立生產制度,訓練泰籍員工。「第一個禮拜的生產非常淒慘,」顏明碩苦笑說,第一個月生產效率遠遠不及母廠的1∕10。之後建置新世代機台,持續加派台幹訓練泰籍員工,三個月後,才逐漸像樣。台幹們在2016年度過第一個泰國新年潑水節,豈料節後,員工出勤率僅有七成,只能自我安慰是「感受不一樣的工作文化」。

但第一期未站穩,就因景氣好轉,昱晶泰國馬上展開二期擴廠,規模更大,又急又趕,顏明碩形容是「捲起袖子,擦乾汗水,繼續拼命」。

調適再調適,泰國廠終於運轉順利,目前已占昱晶總產能的1∕3。潘文輝對未來很有信心,儘管上下游產業鏈不完整,他仍笑說:「放心,泰國會慢慢布建完整。」

關鍵字: 全球焦點經濟產業綜合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