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職退役沒彈性 「限階限年」卡住活路

2016年10月號

軍職退役沒彈性 「限階限年」卡住活路

20年服役時間一到 軍官就想退伍?

文 / 彭杏珠     攝影 / 賴永祥   2016-09-29

20年服役時間一到  軍官就想退伍?


年金改革對象眾多,軍人自然成為關注焦點,但軍職較一般行業特殊,有著「限階限年」的規定,造成早退現象普遍,他們的退休金應該被砍嗎?

坊間常聽到這樣的聲音:「軍人40歲退伍,身強體健領月退俸領到再見,實在很過份」「台灣竟然有很多一日退將,退伍前幾天才升任,領很高的退休金」。

連立委黃偉哲去年9月11日都說,繳得少、領得多,領到下一代,還領到這代納稅人的錢,軍保現已要破產,讓他頤養天年,退休金免稅,既然還繼續出來工作,退休金是否要考量併入所得。

國防部人力資源處簡任編纂魏木樹每次聽到這種話,都相當無奈。他說,這些言論代表多數人不瞭解軍人職業的特性與退伍制度。

大量裁軍 退撫基金瀕臨破產

分析軍人的退休金來源,共有兩種。軍保給付一次領,問題較小,主要焦點在1997年元旦實施的退撫新制,滿20年可領月退俸。

其實跟公教相比,軍人退休俸較低。根據國防部估算,軍人平均月退俸4萬9379元,也並非人人領得到。以服役20年上士為例,純舊制加18%優存是3萬3175元,涵蓋新舊制加18%,為2萬7216元,純新制最少,僅有2萬616元。

既然軍人月退俸較其他公職低,為何軍人退撫基金卻在2011年已入不敷出,預估2020年將用罄,是最早面臨破產的退撫基金。

原因就在軍職很特殊。軍人有「限階限年」規定,「時間沒有到,不准退伍;時間到了沒有升,就必須退」。例如升上尉後,服役年資15年內一定要升少校,時間到了沒有升上去,立即要退伍,導致軍人平均退役年齡僅45.6歲。

且每個軍階都有額度,例如尉級要升少校,扣除擇優晉升缺額後,依目前的員額計算,有1萬1162個人無法升遷,就要非志願退役,少校升中校也有4461個人無法占缺,愈往上爬,職缺愈少,目前僅8名上將缺。

例如今年55歲、上校退休的洪先生,20歲任官,年資28年時,48歲因無法升少將而退役,「我是時間到了,非退不可,不然這麼早退伍幹什麼?每天跟老婆大眼瞪小眼?」他說。

限階限年的關係,讓很多軍人不能服役滿20年,造成退伍金一次領比例達七成五,剛好跟公教相反,公教領月退比例分別高達97%、99%。

再來是大量裁軍造成退撫基金瀕臨破產。1997到2014年間,國防部共三次人事精簡,國軍從45萬2000餘人降至21萬5000人,人數縮減超過一半。造成大批退役者領取月退俸,而繳交退撫基金的軍人則快速萎縮,導致收支不平衡。

魏木樹解釋,政府為維持部隊精壯,以因應作戰需要,年紀不能太大,美國軍人比台灣還年輕,平均服役年限約33歲,可領終身俸。

中將退休的吳斯懷說,因為軍官員額編制跟三次裁減軍人關係,這幾年已有7000多個上尉被迫退休,他們都未滿20年,僅能領一次退伍金,政府應修改陸海空軍任官、任職、服役等條例,照顧這些人。

談到年金改革,各行各業都有委屈。軍人更是特殊職業。

2011年退役的吳斯懷,當了44年軍人,有30年無法回家過年。從澎湖的華航空難、921大地震到八八風災等,他無役不與。「只有當過兵,走過那些歲月的人,才知道軍人領這樣的月退俸合不合理?」他以2009年高雄發生小林部落滅村為例說,當時軍中弟兄為找到生還者,跪在泥濘中聞屍臭味,身心嚴重受創,有一些同袍至今還在接受精神治療。

改革過於激烈 恐引發退伍潮

八八風災時,國軍出動65萬人次救災,最後每人僅拿到價值150元的紀念章。據聞有些公務員可補休一個多月,還可以領10萬多元的加班費,一位軍人說:「當時我們也沒有抱怨他們不應該補休、領加班費,」軍人就是服從命令。

其實,軍人的退撫新制已不如外界想像好。以今年35歲的陳少校為例,他2002年入伍,預計2022年41歲退伍時,可領3萬1540元的月退俸。他知道外界肯定會認為很好,但那時他的孩子才8歲(現在2歲),有爸媽要扶養,還有房貸、車貸,一定還要再找工作。但軍中訓練的演習、打靶、開戰車,都不是社會需要的專長,最後可能要步上前輩腳步,做三保工作—「保全、保險跟寶塔。」

他無力地說,「立委罵我們拿月退俸,還去搶年輕人的工作機會,是領雙薪的肥貓,請問我才40歲,這份月退俸可以養活全家嗎?」

近幾年來,因洪仲丘、虐殺小白、雄三飛彈誤射等事件,軍中士氣低落,加上年金改革聲聲催,讓在職年輕軍官人心惶惶。

一位35歲在職中校說,他有50位高中同學,願意考軍校的只有他一人,因為軍人限制很多,常要被調動,也無法正常回家,他至今都沒有女友。「以前爸媽都很驕傲兒子當軍人,現在都不敢講兒子在國防部上班,」他有些沮喪。

最近軍中弟兄聚在一起,都在討論:到底該不該服役滿20年,就提早退伍?因為軍人無法像公教人員可以做到65歲,不如早點退,比較容易找到工作?「但以軍人的技能,不管40歲、50歲都很難找到吧?」今年未婚的36歲軍官自問自答,陷入深層焦慮中。

諷刺的是,儘管外界一直批評軍職是肥貓,卻又很少人願意從軍。今年的志願役仍招募不足,而原先規劃1993年以前出生的役男只要服替代役,現在卻因兵力不足,還要繼續當兵。

國防部人力資源處海軍中校謝明峰說,顯見軍職並非高薪、優質工作,「如果月退俸真如外界講的這麼好,大家應該搶破頭報考才對吧?」

由於軍人職務特殊,連年金委員、工總常務理事何語都引用蘇聯前領導人史達林的話:「一個在軍人待遇上精打細算的國家,是在為下次戰爭賠款做準備。」

目前在職軍人都在觀察改革方向,如果過於激烈,恐引發退伍潮,不僅基金加速失血,也不易招聘到軍人,牽涉的何止是退撫基金破產問題。這一刀該如何切下去?新政府要三思而後行了。

同樣維繫國家安定、社會秩序〉

【警消、海巡喊苦,盼能跟公務員脫勾】

如果說軍人是危勞行業,「警消難道不是?警察常跟歹徒搏鬥,消防員救火,誰知道下一刻出得來出不來?」台灣退休警察人員權益促進會理事長謝庚霖說,在這次年金改革中,警消的聲音根本出不來。

鮮少人知道警消跟海巡人員適用公務員退職條例,工作性質卻差很大。

警察因長期輪班值勤,日夜顛倒,普遍罹患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及各種心血管疾病,「長期積勞成疾,發病期約在45至55歲間,」謝庚霖以自己為例,才幹8年警察,後轉做戶政業務,沒有家族心臟病史的他,竟罹患心肌梗塞,已裝置3根支架。

1981年5月8日早上10點8分,當時21歲的他,就遇上首樁幫派在台北地院殺人事件,當時他在博愛路指揮交通,見歹徒一身血往外衝,轉而追趕歹徒,170公分菜鳥警察對上180公分人高馬大的竹聯幫分子,「我制服他時,持槍的手還抖個不停,」今年57歲的他回憶說,警察每天都是實戰,不是演習。跟他同期的500位警校同學,有些已經都過世了。

近來他的電話總響不停,都是未滿50歲警察在諮詢:身體已發生狀況,到底該不該退?退了又領不到月退俸,怎麼辦?

一位47歲警察說,再值勤下去,已無法負荷,外人會說40幾歲還年輕,但工作屬性不同,體力耗損很大,這也是政府規定考警察不能超過25歲的原因之一。

早期,警察滿50歲就能領月退俸,制度修改後,目前已執行到80制(年資+退休年齡=80),2020年要達85制,導致很多目前年資26、7年,滿50歲的警察無法領月退俸。

有一對40歲的警察夫妻,帶著11、9歲的兒女參與93大遊行。這位警察說,他跟太太不會抱怨前輩領的比較多,因為他們知道警察工作有多勞累,「只是擔心政府亂改,無法信守承諾。」

雖然公務員平均月退俸5萬6000元,到底有多少人領得到?一般警察異口同聲說,人數最多的基層警佐(一線四以下)根本拿不到。

謝庚霖說,警察跟坐辦公室的公務員不同,政府如不重視警察權益,誰來維護治安?希望警消、海巡人員能跟公務員退休制度脫勾,另行處理。

關鍵字: 勞動職場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