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灣最療癒建築 〉建築師姚仁喜操刀

2016年2月號

全台灣最療癒建築 〉建築師姚仁喜操刀

以水墨「交匯」在嘉南平原綻放鋒芒

文 / 陳承璋     攝影 / 賴永祥   2016-01-27

以水墨「交匯」在嘉南平原綻放鋒芒


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部院區,憑什麼在短時間內吸足大眾的目光,開幕第一天,即使沒提前在網路上搶到預約名額,卻還是有不少人,甘願徘徊在館外「望館止渴」?

除了這是15年磨一劍的成果,園區內兩個偌大的人工湖,還有出自台灣建築大師姚仁喜之手的主體建築,都是亮眼賣點。

從高鐵嘉義站下車,轉乘接駁車到車程僅五分鐘的故宮南院,在故宮大道上,便可望見博物館主體建築,在路樹的掩映間,若隱若現,透露著內斂鋒芒。

走進園區後,整個博物館,就隔著波光粼粼的湖泊,矗立眼前,而通往博物館的唯一橋梁「至美橋」,形體蜿蜒流暢,彷彿走上橋梁,就走進時光隧道,時空漸漸倒置,要人沉潛在百年千年的歷史迴廊,盡情讓古文物,撩撥人心。

故宮南院定位為亞洲藝術文化博物館,除了匯集中國文物,更必須廣納東亞、南亞、中亞文明。

因此,姚仁喜當初在設計這棟主建築時以「交匯」為主旋律。

透過中國書畫精隨─水墨為創作概念,用一筆濃墨、一筆飛白,倆倆相交,匯聚之處再以一筆淡色渲染流暢收尾。

一筆濃墨處,就是實體建築「墨韻樓」。這裡是所有展廳的所在,外觀呈現墨黑色。

為了讓視覺隨著光影日照的移動而轉換,墨韻樓的外頭,掛滿了3萬6000枚五種不同大小的鑄鋁圓盤,遠遠看上去,就像一個大大的青銅器,坐落在寬廣的嘉南平原上。

一筆飛白,則是布滿玻璃帷幕的建築物「飛白館」,宛如通透的寶石一般,逕自在平原上綻放熠熠光芒。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全球焦點兩岸要聞生活設計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