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奮鬥20年 燒光積蓄亦無悔

2015年11月號

異鄉奮鬥20年 燒光積蓄亦無悔

勇闖泰緬拚社企 林良恕:溫柔比強悍更有力

文 / 陳虹瑾     攝影 / 張智傑   2015-10-29

勇闖泰緬拚社企 林良恕:溫柔比強悍更有力


全球近年掀起社會企業熱。早在20年前,來自台灣的非營利工作者林良恕就開始耕耘泰緬邊境,她不但創辦非營利邊城商店,更推廣由當地傳統技藝發展出的手織品品牌「奇姆娃」,闖出一片天。

一位女士蓄短髮、脂粉未施,腰間圍著沙龍,身著黑短袍。袍面綴著瑩白顆粒,遠看狀似珍珠,近看才發現,全是以刺繡縫上、產自泰緬的樹脂。

近年來全球興起社會企業熱潮,其實,有位台灣女性早已在東南亞的泰緬邊界闖出一片天。

她正是在國際社會企業中小有知名度的「奇姆娃」與非營利邊城商店「Borderline Shop」創辦人林良恕,在泰緬邊境的美索(Mae Sot)地區服務已20年。

曾是「月光族」重物質生活

如今,在全球最大旅遊平台「Tripadvisor」上,「Borderline」的餐飲擁有4.5顆星的高分(滿分5顆星);全球背包客旅遊聖經「寂寞星球(Lonely Planet)」更將它列為泰緬邊境推薦必訪景點之一。

許多國際旅客慕名到她的店裡,想要點上一份緬甸茶葉沙拉、喝一杯泰緬邊境的特調招牌奶茶。此外,還有烹飪體驗課程,遊客能體驗道地的泰緬餐點製作流程。

今年10月初,50歲出頭的她回台出席義賣活動,穿著全套甲良族(Karen,即克倫族)傳統服飾,從胸前到裙襬,皆曳著長長的白流蘇,走在台北街頭,格外引人側目。

「我們還土土呆呆的那些年,她就已經走在時尚尖端了!」林良恕的大學死黨、台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專任講師陳淑芬回憶,大學時期,林良恕已頂著全妝上課,從頭到腳都是時髦元素,與今相比,判若兩人。

29歲前的林良恕曾是標準的月光族。在五光十色的台北,她最喜歡去的地方是啤酒屋,薪水大多砸在化妝品和治裝費,休閒活動是挑名牌、品好酒。

她曾任職幼兒保母、西餐廳服務生、少年法庭輔導員、傳播公司執行製作、化妝品公司行銷專員、管顧業教育訓練人員、月刊行銷人員等十多個工作。任期總是未滿一年,說走就走。

林良恕回憶,那些年的自己,像是被綁縛在大輪子上,工作不停換,無止盡地在都市翻滾。曾有長輩引「滾石不生苔」俚語提醒她,她也不假思索回應:「我就想當滾石!」跌破眾人眼鏡的是,這樣一顆滾石到了泰緬邊境,不僅長滿青苔,最後還長了根。一待,就是20個寒暑。

「我一直是靠直覺做重大決定的人,」林良恕形容,回顧幾個人生重大轉捩點,多是「砰」一聲就決定,沒有半點掙扎,「不用頭腦決定;用心做決定」。

29歲那年,她得知泰國境內有支援難民服務職缺,考慮不到一晚,立刻辭掉工作前往。

做完決定,她才告知家人與當時男友,所有親友都反對。只有好同學陳淑芬支持她遠赴異鄉、從事人道救援工作。

觀察部落需求 催生社企

沒想到這一去徹底改變她的一生。林良恕持續從事海外難民服務,踏遍肯亞、柬埔寨、泰國,長期居無定所、僅能棲身簡陋帳篷,甚至罹患過瘧疾,走過死蔭幽谷。

還有一次,她臨時被交辦責任,需要載同事從美索開車途經山路前往曼谷。當年,她是菜鳥駕駛,從未開過高速公路和山路,硬著頭皮答應後,才打電話問人,「山路怎麼開?」

隔天,她成功開過蜿蜒山路,再開上當時僅有二線道的國道,大卡車、連結車環伺,她猛踩油門,數度超車成功。一場公路驚魂後,她發現每當超越一輛車,前方還有千千萬萬輛車。這似乎隱喻著她的人生,前方永遠有挑戰。「你不可能超過一輛車就一路順風!」她說。

林良恕形容,年輕的自己什麼都沒有,只有一股「憨膽」,即使不知道路在哪裡,仍往前走。最後,她在泰緬邊境找到「家」的感覺,決定留下來。

社會企業近年在台灣大行其道。但早在12年前,林良恕就在泰緬邊境創立社會企業。

41歲那一年,她閃電結婚,隔年生了女兒,同時也「生」出了社會企業品牌「奇姆娃(CHIMUWA)」和邊城商店「Borderline Shop」。

林良恕發現,當地人耗費大量體力與時間手捻線紗、植物染製、手工編織工法,製成出來的布匹手感特別溫潤。但隨著現代文明的入侵,村民為求經濟效益,索性購買化學染料製成的線紗,導致一些自古法傳承的織法逐漸失傳。

因此2004年她決定創辦「奇姆娃」手織品工作坊,好保留這項技藝,品牌名稱源自當地甲良族身穿白袍的小女孩。強調友善耕作、手織特色及「循環回饋」概念。

她鼓勵甲良族居民,不購買農藥、化肥,沿用傳統友善環境耕作方式,每逢雨季,在旱稻田旁播下適量棉花種籽。到了年底,稻米收割後的農閒期間,村民即可採集天然棉花,去籽、彈絮,再循部落傳統技法,以手工捻製線紗。

線紗染色環節,也導入對環境的關懷。甲良族婦女一向充分運用來自大自然的草本物料,進行天然染製。這些植物染出的線紗,因氣候、草本差異,呈現不一致的色澤,就是最直接的大地色彩。只要依照節氣行事,信手拈來,不論原料是樹皮、葉子、根莖或果實,都能成就獨一無二的作品。

為了推廣當地手工藝,她成立了Borderline Shop,兼賣緬甸流亡畫家的作品,還結合當地食材,提供緬甸風味餐飲。初期四年,她過著「寅吃卯糧」的日子,積蓄幾乎燒光。但走到今天,「Borderline」已打響名號,與草創期相比,日營業額增加五倍,直接雇用員工也從一人增至六人。

樸拙中有生命力 耕耘有成

但她的企圖心不只如此。為鼓勵以自然方式生產織品,她向美索鄰近的村落購買手工織造的布匹,從一開始的兩個小村莊,擴增到如今的13個村落。目前,林良恕光是定期收購手織布,就得開車橫跨泰國五省。

買布,她也從不殺價,「村民說多少,我就付多少!」甚至,若村民開價太低,她還會主動調高。朋友調侃「沒有生意頭腦」,她也不以為忤。

甚至,她萌生新構想:免費替「奇姆娃」客戶縫補所有破損的織品。這想法再度讓親友笑「老是做賠本生意」。但她認為,「東西還沒鞠躬盡瘁,為什麼要丟?」至今不曾使用智慧型手機的她,拿出傷痕累累的NOKIA手機,說明物盡其用的環保觀。

每當她帶著美索的織品回台義賣,常面對的詢問之一,是定價問題。

林良恕常援引美國公平貿易機構GGP(Global Goods Partners)公式,解釋所有手織品都是經由長時間孕育,「不做量產、不是機器、更不是快速生產線!」「連肥料都不放!」光是縫工,就得耗上一整天。

長期耕耘的結果,「奇姆娃」品牌逐漸受關注。透過社群網站或網路平台,愈來愈多有興趣經營寄售手織品的業者提出合作意願。林良恕和合作伙伴常打趣地說,相同的理念,總能吸引支持者「自投羅網」。

台中魚麗人文主題書店執行長蘇紋雯,就是「自投羅網」的寄售平台業者之一。

蘇紋雯的母親是裁縫師,從小熟悉各式織品。多年前,她在網路上瀏覽「奇姆娃」織品,一件「大嘴魚手機袋」,讓她從此迷上這個來自邊境的品牌。

「那些作品具有生命力!」蘇紋雯讚嘆,那隻造型樸拙可愛的大嘴魚,身上有數十枚手織布魚鱗,每片魚鱗花色不同,全是手作分開處理,作工細緻繁複,世上找不到第二件。

光是從一件作品,就能窺見設計者與製造者的用心:因此,當獲悉林良恕有意拓展台灣寄售通路,她就主動接洽。

熟識林良恕的友人都知曉她與甲良族丈夫Saoo的愛情故事。在一場旅行中,林良恕與當地嚮導Saoo相識,不到半年就閃婚。

丈夫驟逝 發展安寧基地

但世事難料,女兒五個月大時,Saoo被診斷出肝癌末期,她帶著丈夫四處求醫,仍無法挽回垂危生命。

隨著時間流轉,這場短暫的愛情,仍不斷替林良恕的生命注入養分。「生態農場」夢就是例子。她靠積蓄與朋友協助,買下一塊地,預定發展生態農場,興建富有甲良特色的泥屋、竹屋,做為清寒重症患者的臨終安寧基地。

近幾年來林良恕的理念也在台灣逐漸受到重視;每次回台義賣,不僅吸引大批粉絲,以往在泰緬邊境參與公益旅行的團員也會齊聚一堂。

「一想到要和良恕姊見面,我都會掉淚,」多年前曾參加泰緬邊境公益旅行團的陳雅莉,就是其中之一。

當年林良恕替陳雅莉張羅手工肥皂、手帕,作為婚禮小物。這些來自邊境的禮品散發濃濃手感,替婚禮增色不少。

當年隻身前往邊境的陳雅莉,現在帶著丈夫前往義賣會,看見「奇姆娃」推出新品時,難掩興奮,當場挑了幾隻造型布偶,直說要給孩子當磨牙玩具,「要放到嘴裡,當然選純天然布件,絕不能沾到化學染料,」她堅持。

另一位擁有穩定薪水的公務員「逸民」,也曾參加泰緬公益旅行團。他對林良恕的印象是不怒而威、「超級威嚴的大姊大」;例如,有團員首度到訪就拿出相機對工作室中的工作人員猛拍,立刻遭制止。

一夜,林良恕與團員把酒言歡,眾人第一次聽到她提及自己的故事,才發現在強悍外表下,她是不折不扣的性情中人。

林良恕的故事帶給逸民啟發,「我變得比較敢做夢了!」回到台灣,他立刻租下一塊150坪大的農地,一圓未竟的種稻夢。白天繼續公務員人生、下班後前往農田觀察水位;每逢假日,同事還在補眠,他已下田除蟲除草。就在去年,他收成120斤稻米。

豪邁卻溫柔 實踐直覺管理

不景氣年代,非營利組織生存不易。蘇紋雯觀察,林良恕經營社會企業,領導風格兼具女性風格與家庭感。

陳雅莉也說,當年在邊境參訪林良恕經營的餐廳、民宿和工作室,第一個震撼就是所有員工到班後,第一件事不是打卡,而是先做半小時的晨間瑜伽。到了下午,林良恕會備妥茶點,與員工來場下午茶,「第一次看到這種老闆!」

林良恕說,自己沒有生涯規劃,發展社會企業時更「不看財報、沒有願景」。有人問她如何管理員工?她思考半天,謙稱不懂管理,只有「直覺管理吧!」

「別人常說我做了很多事,其實那些對我來說,一點兒都不重要,」她說。

那重要的是什麼呢?她的答案是溫柔。回首來時路,如果要對年輕的自己說句話,林良恕會說,「謝謝妳,即使不知道前方有沒有路,仍然願意走下去。」

「有人說我愈來愈堅強;我說NO,所有經歷都在教會我溫柔這件事。」她說,工作可以不幹,戀愛可以喊停,但生了孩子,就不可能塞回肚子。女兒比她還要倔強;這才發現,過去的自己太強硬,與強悍相比,柔軟往往更有力。

關鍵字: 職場生涯評論經濟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