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人氣歷史教師 呂世浩

2015年1月號

台大人氣歷史教師 呂世浩

以思辨學歷史,上課比看韓劇更精采

文 / 王怡棻     攝影 / 賴永祥   2014-12-30

以思辨學歷史,上課比看韓劇更精采


什麼樣的課,修不到會終身遺憾?台大人氣教師呂世浩的歷史課,打破常人對歷史枯燥的想像,思辨學習,讓歷史更有趣。

想到歷史課,一般人腦海中立即浮現的畫面,往往是:台上老師拿著課本照本宣科,偶爾提示考試重點,台下學生不是目光空洞,就是百般無聊的打呵欠。

但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呂世浩的課很不一樣。他不但以類似商學院個案方式,生動解析一連串糾葛歷史事件,更在課程中拋出一個一個大哉問,引導學生換位思考、打破制式思惟。

他的歷史課比韓劇還精采 

「如果你是秦始皇,統一天下後,第一件事要做什麼?」「請靜下心來想,如果你是李斯,反對封建體制理由是什麼?」「聽到陳勝起兵造反消息,你們覺得二世會有什麼反應?」

他所開設的歷史課程,被台大學生形容為「四年修不到終身遺憾」,他在MOOC開設的秦始皇課程,一上線就有超過4萬人搶修。線上課程網站Coursera統計最受歡迎的前四名華語課程,呂世浩的「秦始皇」與「史記」就占了兩名。

有學生聽了他的課後熱淚盈眶,有學生為了作業廢寢忘食,甚至有學生在網路上一口氣聽了他10小時的課。許多學生都特地上呂世浩的博客,表達他們的感動。「秦始皇課程是一聽就上癮。第一次知道原來歷史課可以這麼有趣!」「這是我上過最好的歷史課,沒有之一。」「韓劇還能分段看,但呂老師的課太精采,一定要一次聽完。」

呂世浩的課不只風靡學生族群,許多上班族、社會各階層勞工,都是他的粉絲。台大電機系副教授、台大MOOC計畫執行長葉丙成即分享,一位同仁在北京搭計程車,隨口提到自己負責製作MOOC課程,司機一聽馬上興奮地說:「我知道!我有聽呂世浩老師的秦始皇課程,很精采!」

不但課程超夯,他的《秦始皇︰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一書,一出版就登上排行榜,半年銷售超過2萬冊,打破歷史書註定冷門的魔咒。許多廣播主持人讀了書,都競相邀請他上節目。

刺激思考,讓歷史變有趣 

「不論上課或出書,我都是想示範另一種學歷史的方法,」上課總是一席傳統唐裝、說話鏗鏘有力的呂世浩說。現代教育是一種時代下的產物,目的是在最短的時間內,大量培養各專業領域的工匠。

但在速成風氣下,人文學也受到影響,變得強調背誦忽略思考。「背了一堆人事時地物,沒有人知道用處在哪,怎麼會產生興趣?」呂世浩說,他想做的就是把歷史變得有趣且實際。透過不斷問問題,刺激學生思考。

為了搬開年輕學生對於理解古文的障礙,對於一句關鍵的對話,甚至一個意義獨具的篇題,他總會不厭其煩的解說。

呂世浩深厚的古文閱讀能力,來自從小的累積。六年級前段班的他,從小就是個書蟲,然而家庭經濟不算寬裕,沒有太多資源可以買書。兒時有一次和母親到市場買菜,剛好路過一家小書店,他央求買一本書。但母親只提供20元。

「我挑遍書店,只有《古文古事》在20元以下,」呂世浩笑著回憶,這本附著簡單註解的薄薄小書,陪伴他度過很多童年歲月,同時也開啟了他對歷史與古代文化的興趣。

當學「生」 而非學「死」 

然而,他之所以成為廣受歡迎的名師,不只是因為天賦與努力,還受惠於名師點化。

「人文學要有『師父領進門』,自修是一回事,如果沒有好老師,要繞很多路,」呂世浩坦言。創立私塾「奉元書院」的愛新覺羅毓鋆與台大歷史系退休教授阮芝生,就是他的重要啟蒙老師。

他在「奉元書院」隨毓老讀了20年的四書五經、諸子百家,奠下深厚的傳統國學素養,在台大歷史系,則是被阮芝生教授引導進入史記與傳統史學的大門。呂世浩著重「思辨」的教學法,就是師承這兩位老師。

「他們都是很會問問題的老師,會問到你回答不出來時滿身大汗,」呂世浩回憶,有一次,毓老師就在課堂上問大家「學生是在學什麼?」隨之解釋「為什麼古人稱學生為學生,因為目的是學『生』,不是學死!」

「老師當時問,我在台下想很久,赫然發現自己要學什麼、到底為什麼要學都不知道,」呂世浩激動地表示,老師光一個字就打開他的世界,「原來學那麼多,講穿就是一個『生』字。」

掌握歷史心法 更能洞察古今 

「課講得好不好,不只是口才問題,不是說口才便給就能把課講好,還須具備三要素:真才、實學、見識,」政大歷史系退休教授孫鐵剛認為,呂世浩就是三者兼備。他形容,呂世浩講課像剝洋蔥,一片一片撥開直探問題核心;又像偵探,一點一點蒐集證據找出事實真相。

正所謂「博觀約取,厚積薄發」,多年對歷史與考古的鑽研,呂世浩揣摩出一套做學問的終極心法。而這套心法,他也應用在教學上,並且得到學生廣大的認同。

第一是「設身處地」,回到歷史人物的位子上想,為什麼他要這麼做,如果選擇其他道路,可能是怎樣的結果。第二是「揣摩通透」,也就是多讀書、並且不斷反覆揣摩、不斷思考。不少學生問呂世浩為什麼讀不到他的結論,「我每篇起碼讀幾十遍才能稍微有一些心得,這就是工夫,」他說。

第三是「體貼入微」,「人心人情必要體貼入微,」呂世浩解釋,歷史是了解人的學問,必須明白很多時候支配人決定的,不是道理而是感情。

當前三者都做到,才能達到「洞見表裡」的目標。在這個階段,不只看到表象,也能找到隱藏在深處的核心。

「教育應該讓人成為知識的主人,而不是知識的奴僕,」他篤定地說,學歷史能讓人明白世界沒有標準答案,但有最適合自己的答案,而人的一生就是為了把這答案找出來。

善用古人智慧突破現況 

許多人想到學歷史,直覺就是「沒有用」。因為就世俗的觀點,「歷史」在社會上除了老師外,沒有直接對應的工作。 「古代人學歷史是用來想,今天的人學歷史是用來背,」呂世浩認為,如果用思辨方式學歷史,就會體會學歷史三個了不起的「用處」。

第一是「啟發智慧」。「學歷史真正有用的方法,是把歷史當做磨刀石,用古人智慧來啟發磨練自己的智慧,」他表示。 許多難題都是「普世」的,一個人現在遇到的困境,其實歷史上無數的人都有遇過,思考過去別人的作法以及得到的結果,往往能對現在的決定有很大啟發。

第二是「審時度勢」。也就是培養不局限於所處環境的眼光,用更廣闊的視野、更高立基點來得到結論。當讀通歷史,在思考大議題時就會從先全球趨勢思考,再聚焦到亞洲、海峽兩岸,最後再想台灣,而不是一開始就只從台灣觀點出發。

第三是「感動人心」。呂世浩認為,歷史是求真的學問,而只有「真」能打動人心。他曾讀《史記》到潸然淚下,相信其他人也能從歷史中得到同樣的感動。

關鍵字: 大學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