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護士拚成歌唱新人王

2014大學專刊

小護士拚成歌唱新人王

徐佳瑩:找到對的路,比300萬獎金更有價值

文 / 柯曉翔     攝影 / 張智傑   2014-02-14

徐佳瑩:找到對的路,比300萬獎金更有價值


從星光大道嶄露頭角的創作才女徐佳瑩,出道前是個小護士,當時常因為不適應醫院生活而哭著回家。然而走上音樂路後,她才發現那時覺得痛苦的事,其實是人生很重要的過程。

2014年1月20日晚上,師大附中校園。期末考過後,約15、16歲的少男少女群聚,高舉雙手、打著節拍、高聲尖叫,雖是冬夜,似乎一點也不覺得冷。舞台上,歌手徐佳瑩哼起歌來,一邊跟台下的學生握手,握不到的,她一時興起「我們來隔空握手!」

唱到忘情,她在台上一個人跳起舞來。「這是我唱校園六年多來,舞蹈動作最多的一次,」她自嘲。台下工作人員也看呆了,「我們是來到她家客廳嗎?」「她超自在的啊,」亞神音樂平面宣傳鍾姐蓉說。鍾姐蓉眼中的徐佳瑩,很容易忘記挫折,笑起來很大聲,「她最好的地方是非常容易快樂。」

外界眼中的徐佳瑩,或許看起來一路順遂。2008年,她參加第三屆《超級星光大道》歌唱選秀節目,第六集就以自創曲《身騎白馬》抒情版拿下25分滿分,是《超級星光大道》開播以來,最快得到滿分的參賽者。評審黃韻玲說:「我期待再看到一個新的陳綺貞、蔡健雅,但是那個人叫做徐佳瑩,她有她自己的名字!」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似乎也讓人不意外。她拿到《超級星光大道》冠軍,獲得發片機會。第一張專輯《LaLa首張創作專輯》就入圍第21屆金曲獎六項入圍,最後抱走最佳新人獎。然而,她最初寫歌,其實源於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徬徨。故事,要從白色巨塔裡的小護士說起。

小護士的歲月〉

從病患身上 體會生命價值

考高中那年,徐佳瑩沒考好,只能選填五專,為了不造成家境負擔,剩下台中護專和台中商專國立學校二選一的選擇。自認數學不好,她進了台中護專,穿上白衣,踏上小護士的路。

16歲時,她開始意識到,自己16歲的決定,會影響之後許多年,甚至可能決定一輩子。後來,她又從台中護專,升上中臺科技大學護理系,大學生活還是和五專一樣,在醫院實習度過了大半時光,為病人翻身、灌腸、導尿和打針。

個性向來大剌剌的她,在醫院這樣時時得處理人命關天事宜的環境下,適應得頗為辛苦。當時她清晨5點起床,搭一個小時的車去醫院。醫院裡的老師和學姐非常嚴格,一個基本動作沒做好就會責罵,她幾乎每天從醫院哭著回家。「我覺得自己不適合,我明明不是一個這麼細心、會照顧人的人,卻每天待在一個逆著我的毛生長的環境,」徐佳瑩說。

然而,一次在精神科實習的經驗,讓她從只看到護理工作的辛苦,進而發現其中的價值。她遇到一位和自己同齡的男孩。男孩19歲,罹患精神分裂症,眼神無法聚焦,常常癡呆。當時徐佳瑩感到很衝擊,她無法理解,在這樣的青春年華,身上沒顯現的病痛,卻可能一輩子木然。

「我覺得他的心一定還沒死,我每天跟他瘋狂地聊天,什麼都聊,」徐佳瑩說。聊了好久,男孩終於對一個話題有反應──「你喜歡聽誰的歌?」「宇多田,」男孩開口。徐佳瑩開始哼歌,男孩眼睛亮了。

「其實我那一刻好想哭,」徐佳瑩回憶,但是,這其中也帶來很高的成就感,因男孩在她的幫助下開口了。於是,她回去興奮地在A4紙上貼了許多宇多田的照片,連同一張宇多田的CD,隔天塞給男孩。男孩好喜歡,走到哪裡,總是不離身。

徐佳瑩開始了解,真正來到醫院,面對的是活生生的人,每個人都有他的故事、煩惱和心情。每天在醫院看著病人來來去去、生老病死,重點不是強調「自己為病人做了多少」,而是思考「病人帶給自己什麼」。

大學走唱生涯〉

與40歲大叔組團 確認音樂路

大學時,徐佳瑩的音樂種子也漸漸萌芽。最初,她只是喜歡哼歌,參加學校的管樂社。因緣際會之下,認識一群40多歲的大叔樂團。樂團缺女主唱,徐佳瑩就去試了。他們自稱是「霧峰康樂隊」,到處接場,曾去啤酒花園廣場,也曾去南投酒廠演出,遊客邊聽歌邊烤香腸。由於擔任主唱,除了唱歌,還要準備笑話串場和主持,偶爾出糗,得假裝沒事發生。

有一次,在台中一家PUB,台下酒客帶點醉意,直接把500元鈔票丟上舞台點歌,徐佳瑩不會唱婉拒,對方再扔1000元,「叫妳唱,妳就唱。」幸好男主唱出面解圍。當晚,徐佳瑩哭著騎摩托車回家,被爸媽臭罵一頓,結束短暫的「走唱生涯」。

在校外的試探,或許是小護士摸索未來的闖蕩。「在護理教育之下,我們有一個清楚的藍圖,大概知道自己以後會成為什麼樣子,但相對而言,那些念高中、升大學的同學未來充滿許多不同可能性,是我們那時是沒有的,」徐佳瑩說。畢業那一年,她發現,就此失去學校的保護傘,自己得負責未來。當護士,又同時玩音樂,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情。想抒發心裡的恐慌,她寫下第一首詞曲創作《去我家》,與自己對話。

「你說要放棄感覺/自告奮勇地消失/沒入人多的方向/一直到忘了夢想/一次次受著傷/ 害怕地拒絕長大/就這樣選擇投降/卻難對自己解釋/對於未來的牽掛/怎麼輕易放的下/沒有傷人的話/少了未知的掙扎/又怎能努力地跨/穿著堅持的襪子……。」

擔任護士半年,當醫院要簽正式合約時,徐佳瑩毅然決然拒絕了。因她知道自己對於音樂還懷抱理想,這條路還沒有穩定下來,沒有東西可以失去,最可以承擔失敗風險。

隻身闖蕩台北〉

白天上班 晚上創作,星光大道一戰成名

辭職後,她回家才告訴爸爸,要搬去台北追尋音樂夢,父女大吵了一架。最後,徐佳瑩對爸爸說,自己已聽話念了七年護理,也考上執照,至少該給女兒半年時間實現夢想,不行就回來。就這樣,倔強的徐佳瑩在台北租了一個雅房,白天去做月子中心上班,用來養活自己,晚上趁空做創作。

由於深怕吵到鄰居,她常常躲在棉被裡面彈吉他寫歌。前途茫茫,有時夜深時總想哭,但白天來臨,生性樂觀的她,又是「一條好漢」。眼看與父母約定的期限來臨,在身邊好友建議下,她決定奮力一搏,報名《超級星光大道》,讓自己的創作可能被更多人聽到。

第一次錄影彩排,徐佳瑩看到許多人在現場暖身、開嗓、拉筋,還有人在練長笛,她形容自己猶如「鄉巴佬進城」。她知道自己既沒星味,也沒企圖心,不禁質疑自己:「我來這裡是對的嗎?我是不是在胡鬧啊?」

徐佳瑩坦承,參加《超級星光大道》的過程中,很多次都很想放棄落跑,每一場都抱著今天可能會結束的心態。

她從來沒想過,過去累積的創作能量,以及對於生活點滴的喃喃細語,幫助她一路過關斬將。更重要的是,她在人生十字路口上,確認了方向。

徐佳瑩曾在網誌上坦承,《超級星光大道》對自己的意義遠超過一場比賽,是段充滿自我探索和挑戰的「心靈社會修行之旅」,到最後回頭看,都因此而更認識自己,找到對的那條路,那將不是300萬獎金可比擬的價值。

出了專輯、得到金曲獎最佳新人後,她意識到,自己真的是一位歌手了。雖偶爾還是會懷疑自己,也常面臨寫不出歌來的挫敗,但她很堅定音樂這件事情。去年5月在「不只是你想看見的我」演唱會上,她對著滿場的觀眾說:「如果今天是世界後一天,我還是想唱著歌。」

徐佳瑩自謙不是文青,無法信手拈來帶有詩意的詞曲,她的寫歌養分,全來自生活點滴。她留下過去當護士的交班表、筆記和技術單,捨不得丟,還拿這些東西來寫歌。她說,那時覺得痛苦的事,現在反而記得最清楚,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過程。

就像她滿29歲那天,在臉書上和歌迷分享自己最大的心得,「讓人長大的不是歲月,而是事件。證明你已長大的不是樣子,而是你做的每個選擇。」

面對未來徬徨,徐佳瑩告訴你……

靜下來思考,就會知道如何做!

無論你對於未來感到困惑或沒有信心,都要學習獨自靜下來思考。思考身邊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情,自己每一個樣子。你在困惑什麼?怕畢業之找不到工作?還是就算找到工作,這會是你一輩子想要做的事情嗎?其實靜下來思考,會釐清很多問題。或許找到問題點,你就會知道如何做,恐懼就會消失。

如果我看到小時候的自己,我什麼都不會跟她說,應該反而是她會提醒我很多事情。她某個表情、某個反應、很單純的說話方式、很直接的樣子,是我現在已經沒有的。她會告訴我的,讓我回想自己曾是那個樣子啊。光是看到彼此,就會在心裡有很大的震撼。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