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號

台灣的大學真的太多了嗎?

文 / 李誠        2012-12-27

台灣的大學真的太多了嗎?


台灣只有2300萬人口,但卻有160餘所大學,密度之高應是全球之冠。

台灣只有2300萬人口,但卻有160餘所大學,密度之高應是全球之冠。比如說我們鄰近地區的新加坡只有500萬人口,但是他們也只有4所大學,即每125萬人才有一所大學,香港有700萬人口,有7所大學,即每100萬人有一所大學,馬來西亞有2700萬人,有56所大學,即每48萬人口便有一所大學,而台灣是每14萬人口便有一所大學。

高學歷、高失業 人口教育程度過高?

但問題是大學密度要在哪一範圍才算是適合?台灣的大學太多了嗎?這麼多的大學是造成今日年輕人高學歷、高失業與薪資偏低的主要原因嗎?一個國家人口的教育程度有太高的可能嗎?這是一個值得商榷的問題。

首先我們可以回顧一下美國的經驗,美國在1970年代也有一場高學歷、高失業,美國人口教育程度是否過高的大辯論。當時哈佛大學經濟學者Richard Freeman出版了一本非常著名的書「過度教育的美國人」(The Overeducated American)。在書中他計算了攻讀大學四年的學費、生活費與因讀書而不能工作所放棄的薪資等,將此總數與大學畢業生終身的所得相比,計算出大學的投資報酬率。他的結論是大學生如此多,在供過於求的情況下,大學的投資報酬率不如很多其他的投資方案。如果學生將四年要投資在大學的錢放在銀行裡,所得的利息都會比大學畢業後的薪資高(當時美國的利率是在10%左右)。他舉了一個例子,人民如果將攻讀大學四年的經費去購買一輛貨車,然後他自己擔任司機,其投資報酬率比大學高。

此書影響了很多青年人不敢攻讀大學,轉而攻讀二年制的技術學院,果然這些畢業生很容易找事。但數年後,他們發現這是一個極大的錯誤,因為在經濟結構快速變更的時代,他們在二年技術學院的訓練固然非常合乎當期企業的需求,很容易找事,但數年後當經濟結構改變時,他們發現自己所學範圍太窄、過分實用化,以致無法調適新環境,因為沒有理論的基礎,他們很難學習新技術,很容易變成結構性失業員工。於是青年人又恢復到競相進入大學的情況,進入知識經濟的時代後,更沒有人會討論勞動人口的教育是否過量。

高等教育對社會好處多於低等教育

其實,即使大多數人口都接受大學教育沒有什麼壞處,因為接受高等教育即使在職場上沒有用上,對社會而言仍有下列好處:

1.高等教育程度的人士雖然在短期內可能比較難找到工作,但是當他們找到工作以後,就長期而言,他們失業的機會較少,即使失業,他們找到新工作的機會也會比低教育程度者高,終身所得也比低教育程度者多。

2.高等教育程度的人士,在各種選舉時投票率會較高,也知道如何分析候選人的各種競選承諾,因此能選出較佳的候選人,因而高等教育人士是較好的公民。

3.高等教育程度的人士犯罪率比低教育程度人士犯罪率低。當然,高教育程度者在犯罪時所產生的負面影響會較大。

4.高等教育程度的人士生活品質較佳,因為他們懂得如何安排優質的休閒活動。 比如會看書,會欣賞詩詞、文學作品、美術、音樂等靈性的休閒活動,而不是低層次「飲食男女」的物質性休閒活動。

因此,有人指出具有大學程度人士即使當垃圾工有什麼不好,他們的生活品質會較佳,只要社會不蔑視藍領工作,他們便沒有問題。

階級觀念是造成高學歷、高失業主因

換言之,大學的數量不是問題,素質與階級的觀念才是主因。造成台灣高學歷、高失業的主因是:

1.台灣社會對職業觀念的不正確,人民蔑視藍領工作,高抬白領工作。在薪資結構上也認為白領職員的薪資必須要高於藍領工,他們不知道美國紐約市垃圾工的年薪比一般白領職員高,貨車司機的年薪比一些非名校畢業的MBA高。在美國,一個擁有博士學位的女士可以嫁給一個社區大學程度乃至高中程度的木工或電器工,但此種情況在台灣是不可能發生的,家長會強烈反對,因而造成一些台灣高教育水準女性碩、博生成為「敗犬」或「剩女」。

2.有些科技大學的素質太差。有很多從專科轉為科技大學的學校,無論從師資與課程上都沒有提升到大學程度,因此這些大學的畢業生不具大學程度,他們找不到適合大學畢業生的工作,不能說是高學歷、高失業。

按社會的需求 組織不同大學系統

後段班科技大學的學生有就業困難的問題,如何解決此問題?教育部以大學合併,減少大學數目為手段。但這是非常難執行的方法,因為素質高的學校不願與素質低的學校合併,同等級的學校也會因校友的反對更改校名而無法合併。

比如清大與交大便因校名的關係無法合併,清大與政大也嘗試但無法合併,這是因為二校的課程雖然非常互補,但因校名更改的問題無法合併。其正確的方法是把同等級的大學組成一個大學系統。例如目前已有的台灣教育大學系統,其中包括台北教育大學、新竹教育大學、台中教育大學、屏東教育大學;又比如佛光四校一體大學系統把佛光、南華乃至美、澳佛光山系統的大學綁在一起。

此種同等級大學組成的系統可以免除校名更改的困擾,系統內的學校也可以透過商議分工,資源共享,聯合對外發聲等爭取資源,提升他們對社會的貢獻與社會的地位。後段班的科技大學不必追求綜合型或研究型大學的目標,而是組成同一系統後可商議如何分工,專精於不同的技術領域,向企業爭取職業訓練的計畫,由不同企業按其特定需要,與這些技術性大學系統商議開設客制式的課程,從事短、長期訓練,滿足企業的需求。此種按社會不同層次的需求,設立不同層次的大學系統,才能訓練出不同層次的人才,解決高學歷、高失業的問題。

(作者為中央大學講座教授兼代理校長)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319期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