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荷蘭萊因地水利會主席 董博斯

2009年12月號

專訪荷蘭萊因地水利會主席 董博斯

超乎政府收水稅,因應百年氣候治水

文 / 黃漢華     攝影 /    2009-12-01

超乎政府收水稅,因應百年氣候治水


荷蘭畫家梵谷在1881年以水彩畫下《多德勒克的風車》,畫中十幾座正在旋轉的風車說明了荷蘭數百年的治水方法。 荷蘭人治水聲名遠播,除了歸因於低窪地形,迫使他們和惡劣環境搏鬥,講究合作,不分彼此。值得一提的是,有750年歷史的荷蘭水利會更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觀察水利會運作模式,會發現遠在中古世紀,荷蘭人就落實民主精神,他們知道治水不能獨善其身,因為鄰近地區若是淹水,自己遲早也會遭殃。因此,他們透過水利會整合力量,也建立了投票、競選制度。

顧名思義,水利會的功能就是治水。憲法賦予他們徵收水稅的權利,民眾和企業依照資產多寡繳交,稅收全部用來治水,政府不再額外補貼。

幾百年來,徵收水稅成為荷蘭人生活的一部分,大家沒有異議,民眾還可以參選水利會董事,監督水利會運作,而每年該收多少稅,水利會董事會同意即可,不需透過民意機關。

位於西部的萊因地(Rijnland)水利會是荷蘭26個水利會中歷史最久、規模最大者,主席傑哈.董博斯(Gerard Doornbos)表示,他們有700名員工,每年稅收1.5億歐元。以下是他接受《遠見》採訪摘要:

重要∕專職治水,敢定百年計畫

問:荷蘭現在有幾個水利會?

答:26個,不過為了提高效率,水利會未來還要整併。事實上,1950年代,全國有2600個水利會,規模很小,功能疊床架屋,民眾繳費項目也有重疊,因此,15年前,水利會開始合併,成為現今的情勢。

26個水利會也組成協會,彼此合作,如果一個水利會有治水良方,就由協會負責溝通,告知大家,再投票表決全國是否執行,很有民主精神。

協會裡也有董事會,成員由26個水利會選舉,協會主席則由26個水利會主席選舉產生。

問:荷蘭政府訂定治水計畫到2100年,為什麼能有這樣的胸襟?

答:大家都有僥倖心態,要等發生災難了才想辦法,但是,我們從幾百年的教訓知道,如果不及早預防,損失會更慘重。所以,政府因應未來100年的氣候改變,才會成立三角洲委員會,好確保荷蘭到時候是安全的。

想想西邊的鹿特丹是我們的經濟重鎮,萬一受水災影響,衝擊會很大,所以,現在花大錢投資治水,是很值得的,政府還打算從2020年起 ,每年準備花10億歐元治水。

任務∕類政府組織,得徵收水稅

問:幾百年來,水利會扮演什麼重要角色? 答:700年~800年前,安全就是治水的第一考量,所以,大家需要政府類型的組織,確保治水是安全的,這個原則不會改變。

就國家組織來講,有中央、省級、地方政府,可是荷蘭還有治水政府,而這是超乎國家組織以及政治利益之上。

因為政治人物會討好選民,有時犧牲公眾利益,不把安全放在首要條件,因此,民營的水利會扮演起治水政府。

水利會受憲法規範,責任是安全治水、維護飲用水品質,因此,我們向人民徵收水稅,稅收一律用來治水,不能有其他用途。

你看美國紐奧良在2005年發生風災,那裡的堤防、水壩早就不安全,多年失修,就因為政府耽延,我們的水利會不會這樣,只做水利安全,讓民眾有保障。

問:水稅從什麼時候開始徵收?

答:這要追溯到幾百年以前,當時的人必須為水利會義務服勞役,修繕堤防、疏通運河。後來,這個情形改變,大家交錢給水利會,由他們維修,逐漸演變成現在的水稅。

問:你的水利會一年稅收可以有多少呢?

答:我們是全國最大的水利會,一家四口大約要交102到150歐元,每年約莫可收到1億5000萬歐元,可能是全國最高的。

不同於全國稅收,我們的水稅有自己的一套稅制,全國26個水利會依管轄範圍的地理環境、治水需求,自行採取不同的稅收標準。 以我的水利會來說,90%的土地低於海平面,有130萬居民,除了低收入戶,一般人和企業都要繳交,而徵收標準不是看收入,而是依據其資產多寡。舉例來說,有較大土地的農民要支付較高的水稅,如果當年他收成不好,可以少交所得稅,但水稅不會因此減少。

如果你有豪宅,為了免除水患,就得多交點稅,才能保有資產。你的資產愈多,水稅要交愈高,因為你的危險機率比別人大,這聽來很公平吧!

心得∕水利安全,愈早預防愈好

問:如何維護治水安全呢? 答:我們維護海邊的沙丘、堤防,監測海平面變化,處理污水,改善地表水質。我記得2003年夏天遇到乾旱,水位下降,有些幾百年的堤防因為缺乏水分,無法維持溼度,變得脆弱,安全度降低,因此,必須定期維護,而堤防的安全標準是由中央政府和專家訂定。

問:依據你的經驗,你對台灣因應氣候變遷,有什麼建議?

答:及早評估可能的後果,如果要付大代價,就要趕快採取行動,因為不及早預防,損失就會更大。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