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衝擊〉教育新挑戰

2009年12月號

少子衝擊〉教育新挑戰

少子像炸彈,引爆學校倒閉潮

文 / 范榮靖        2009-12-01

少子像炸彈,引爆學校倒閉潮


近幾年來,少子化就彷佛一枚定時炸彈, 陸續在台灣教育的每個時點,一一引爆,導致一波波學校倒閉潮,影響深遠。

〈上學好難──我的學校不見了〉2006年9月,《遠見》雜誌以此做為封面故事,報導全台566所偏遠地區小學,因為學生人數銳減,正面臨著裁併問題。

如今,三年多過去了,少子化現象持續惡化,偏鄉小學廢校問題尚未解決,現在甚至連台北巿區明星小學,也明顯感受到這股壓力了。

8月31日,台北巿國父紀念館旁,光復國小開學第一天,一位一位穿著藍領白衣、藍褲藍裙的學生,背著書包進校園,好不熱鬧。

一進校門,歷史悠久、雄偉的圓樓建築依舊矗立在正中央,但掩不住的是,在少子化的洪流裡,全校學生人數也受到了影響。

雖然校方為了教學品質,原本就計畫性減班,但從1998學年至今,光復國小學生總數逐年減少,從4250人,減至3000人左右,班級總數也從129班,減為101班。

一位在媒體業工作的胡姓家長就說,三年前,老大進光復國小,必須辦理優先入學資格審查才行,但今年老二註冊,因為人數沒有額滿,省去這個步驟。

學生少,全台減班招不到生

光復國小不是特例。在台北,現有141所公立小學,但今年最新公布的北巿額滿小學僅有17所,其餘124所,包括仁愛國小、實踐國小、永安國小等明星學校在內,全都沒有額滿。

台北巿議員汪志冰統計,從2006學年至今,台北市國小學生數平均每年減少6000人,從原先的16萬6754人減至今年的14萬2743人,四年少了2萬4011人,減班523班。

受此影響,原本台北巿計畫新設的11所小學,已有北投區秀山和光明國小、士林區華岡國小、中山區道明國小、內湖區新明國小和文山區恆光國小等6所喊停,比例超過一半。

小學生人數持續減少,不只是台北市的獨特現象,而是近十年來全台共通的現象。

從1999學年起,全國小一新生人數急遽減少,從32萬4038人,減至去年入學的24萬3299人;全國國小學生總人數也從192萬7179人,減至去年的167萬7303人,一共減少了24萬9876人。

國中也沒好到哪去。同一期間,全國國中總人數也從1999學年的95萬7209人,減至去年的95萬1976人,減少了5233人。

義務教育的國小、國中尚且如此,採取考試分發的高中、大學,更是雪上加霜。

今年8月11日,高中職五專放榜,招生缺額再創新高,高達5萬9779名;稍早,大學及四技二專考試分發入學放榜,缺額分別高達4788人、及9701人,同樣破紀錄。

甚至,蘭陽技術學院電子光電應用科、和春技術學院資訊管理科、南榮技術學院電子工程科與資訊工程科、以及稻江科技暨管理學院的環境暨職業衛生學系等,共五個科系招生掛零。

2021學年,1∕3大學會倒閉?

更嚴重的是,展望未來,學生人數只會減少,不會增加,讓人不得不憂心,全台即將爆發學校倒閉潮。從幼稚園到大學,無一倖免。 教育部預估,到2014學年,全國小一入學人數將從2008學年的24萬3299人,再減為19萬4799人,一共減班一萬班以上。

教育部進一步預估,受到小學人數減少,在國中方面,從2008學年往後推算12年,國一新生人數,也將從約31萬人,逐年降低至2020學年約19萬,減少約1∕3。

「2012學年,高中職更將因此出現一波倒閉潮,」教育部中部辦公室代理主任許志銘發出警語,今年升小六學生,生肖多是屬虎,由於虎年生少,等到2013學年升高中,考生將比今年再減少2萬8000人,部分高中職勢必將要面臨倒閉的危機。

大學也無法倖免於難。10月中旬,立法委員黃志雄在質詢時,憂心指出全國現有164所大學,在學生人數愈來愈少的衝擊下,到了2021學年,將有1∕3倒閉。

此刻,少子化就彷佛一枚定時炸彈,即將在未來台灣教育的每個時點,一一引爆,影響深遠。

幼稚園、安親班首當其衝 其實,在這波學校倒閉潮隱憂下,全靠巿場機制運作,「沒有政府補助的私立幼稚園、補習班、及安親班營運早就首當其衝,親民技術學院幼保系主任謝佳吟觀察。

以私立幼稚園為例,近五年來,學生人數已從2003年的16萬6464人,減至去年的11萬2239人;家數也從2003年的1948家,減至去年的1651家,五年內一共倒了297家,平均一年關門60家。

在倒閉的私立幼稚園之中,不乏老字號品牌。

2004年,成立超過十年的台中巿民族、福音幼稚園,就因招生名額不足,甚至福音幼稚園只招到兩名新生,被迫退出巿場。

隔年,創辦已經十年的高雄縣皇家幼稚園,即使標榜蒙特梭利教學法,也曾是台北蒙特梭利基金會指定的教師研習中心,但仍不敵少子化及景氣影響,無奈畫下句點。

皇家幼稚園創辦人鄭乃榮當時無奈地說,園內只剩70多名學生,其中新生不到十名,結束營業,實在是不得已的。

補教業慘憺,只能靠熱情撐 少子化,碰上去年爆發的金融海嘯,影響層面更擴大。

以台中巿為例,從去年9月至今,申請立案的補習班有81家,註銷的有51家,因此只較往年增加30家,不如以往每年平均成長200家的水準。

台中市補教協會總幹事吳文進分析,原本補習班家數應該是負成長的,但因不少科技新貴失業後,轉而投向補教事業,整體家數才有所成長。

除了幼稚園,一年來安親班也受創嚴重。吳文進進一步分析,因為安親班老師不像補習班老師領取的是鐘點費,而是正式員工,以月薪計算,加上必須投保勞健保,因此人事成本較高。

「現在的情形,只能用四個字形容『哀鴻遍野』,」入行30多年,台北巿補習教育事業協會總幹事張浩然深吸一口氣,緩緩地說。

今年8月下旬,成立24年、台北巿第一家政府立案的菁菁安親班,就無預警地畫下休止符,使得不少家長還得臨時找其他安親班安置。

近幾年來,一家一家幼稚園、補習班、安親班倒閉,背後代表的是,整體產業發展前景大不如前,嚴重影響到師資的薪資待遇。 日前,一名幼稚園老師就上台中縣府網站吐苦水,自稱是教育界的廉價勞工,每月薪水不到2萬,但每天工作卻需12小時以上,如果不是靠著熱情,根本撐不下去。

僧多粥少,流浪教師嚴重

此外,在僧多粥少的情形下,幼教師資也已供過於求。流浪教師失業問題將更嚴重。

台中愛彌爾幼稚園創辦人兼董事長高琇嬅透露,日前她想要招募一名老師,沒想到來應徵的人,卻高達20~30位,錄取率低於5%。 不少還在崗位的老師,也對未來發展,感到悲觀。

現年34歲,個性開朗、笑口常開的張老師,畢業於空中大學中文系,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就在幼教業,入行已有十多年了。

她任教的安親班,位於台中縣豐原巿,從四年前開始,明顯受到少子化衝擊,學生人數從最高的100多位,減至目前的30位,盈虧勉強打平,但到了明年6月,將有六位學生畢業,勢必出現虧損。

她說,現在的小學,都有附設托育班,安親班想要招收新生,並不容易,例如今年新生只有兩名,想必將來,人數只會愈來愈少。

問她,難道沒有想過轉行?她想了一下回答,她對幼教真的很有興趣,而且她也不知道她還能做什麼工作,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超額教師問題,好似滾雪球一樣,正從幼稚園、安親班,延伸到國小、國中、甚至大學。

因為少子化,超額教師將會難以消化。教育部估計,從2007至2011學年,依照目前一班35人計算,全國國小將會自然減班9970班,使得教師超額總數高達1萬5122人。

「即使扣除退休教師1萬348人,累計仍有4774名教師超額,仍然難以消化,」教育部國教司第四科科長武曉霞點出。

同樣地,國中也會受到波及。從2009至2016學年,受到減班影響,扣除1萬339名退休教師,預計全國國中仍有4862名超額教師。 這個問題,國中又更難處理。武曉霞進一步點出,因為國中教師又有分科,共19科,例如國文、英文、數學、音樂等,使得教師超缺額情形比國民小學更不易解決。

轉行不當教師,人力資源浪費

如此一來,國中、國小無法新聘教師,使得「許多有志於國民教育工作的優秀教師,將被隔絕在門外,對於國民教育人力資源是個重大損失,」教育部研究報告寫著。

現年28歲,留著長髮,長相清秀,目前在一所私立大學工業工程學系擔任行政助教的鄭小姐,就是個例子。

她畢業於義守大學醫務管理系,從大三就開始修教育學程,預計以後投入教職,但沒想到,從六年前開始,她前往中部一所小學實習,教師甄試錄取率一年比一年低,最終索性放棄。

她說,當錄取率低於5%,甚至1%,考試比的已經不是實力,而是運氣了,因此她在考了兩次之後,就決定轉行,不再堅持下去。

鄭小姐還算是幸運的,可以順利轉行。許多就讀師範院校出身的代課老師,因為沒有第二專長,只好熬下去,期待好運降臨的一天。 「美麗的夏夜呀!涼爽的夏夜呀!小雞和小鴨們關在欄裡睡了……,」午后,走進彰化縣鄉下一所國中,老師正向同學講解新詩詩人楊喚撰寫的《夏夜》作品。

這位老師姓白,現年32歲,畢業於彰化師範大學商業教育系,在這所國中任教已經三年,因為錯過教師甄試最佳時機,目前僅是一位代課老師,一年一聘。

九年前,當她剛從大學畢業時,選擇去到一所私立高職,依照她所學的專長,教授會計、經濟等專業科目,一待數年過去,才警覺私立學校不像公立學校保障較多,決定轉往國中任教。

但為時已晚。她說,國中教師甄試錄取率最高大約落在1997年到2002年之間,之後錄取率逐年下滑,甚至今年彰化縣國文科教師,錄取8名,卻有250人報名,錄取率3.2%,讓她感歎不已,早知應該趕快去考才對。

因為教師甄試只看筆試及口試成績,即使她在學校教得再好,也沒幫助,因此每到上半年,她就得花費心力準備,進而無法將全部心力放在學生身上。

廣設大學政策,忽視少子問題

而由於幼稚園、國小、國中的教師明顯供給超過需求,加上一般大學也能修習教育學程,使得教育大學、以及科技大學幼保系等科系,不受青睞,逐漸招不到學生。

以四技二專統一入學測驗為例,幼保類報考人數,屢創新低,從2002年的1萬1454人,減至3853人,衰退比例速度嚴重。

追溯這波學校倒閉潮,及教師供需失衡的原因,除了國人愈生愈少之外,政策缺乏配套,也脫離不了關係。

1994年,立法院修法通過,將「師範教育法」變更為「師資培育法」,開放各大學均可設立教育學程培育師資,一改過去僅有師範院校及政治大學教育系具備培育師資資格的限制。

但同時,不適任教師退場機制卻沒建立,至今仍無教師評鑑制度,使得通過教師甄試的老師,就算教得不好,學校也無可奈何,造成師資新陳代謝遲緩,甚至停頓。

這些年來,不少教育政策在制定時,缺乏遠見,看得不夠遠,也是一大問題。

最明顯的是,廣設大學。1994年,民間教改團體呼籲廣設大學,原本在於減輕學生負擔,使得人人都可接受高等教育,立意良好。

只是,在執行過程中,卻忽視了少子化的嚴重性。輔仁大學校長黎建球分析,當初因為沒有考量到人口發展趨勢、以及大陸對台的磁吸效應,才導致如今大學缺額甚多,問題一發不可收拾。

教部推精緻國教和自由學區制 不過,近來面對少子化衍生的種種狀況,政府已開始因應。

教育部武曉霞比較,目前全國國小、國中的編班人數是35人,實際平均每班則是30.1人、34.85人,與美、英、德、法等國每班20人左右相比,顯示仍有降低空間。

也因此,教育部從2007學年開始,逐年統一降低班級學生人數,預計降到2011學年,每班28人;在國中方面,則從2009年起,每班人數逐年降低一人,預計到了2013人,降為30人,推動精緻國教,實施小班教學。

教育部也預計增加師資名額。在國小部分,教師缺額採總額控管並逐年釋出方式,未來五年內全國每年平均約有300位新進國小教師。

在國中方面,從2010年起,預計補助各縣市政府增置國民中學專、兼任輔導教師經費,全國至少增加2855名專、兼任輔導教師。

政府也實施自由學區制度,免除學區限制,好讓距離相近的學校各憑本事,招募學生。

台北縣板橋巿實踐路上,後埔國小、實踐國小僅有一路之隔,在採取自由學區後,後埔里1至13鄰的學生,可以從中自行決定就讀哪間學校,不在受限。

於是,兩間大校特色漸趨明顯。成立51年,歷史悠久的後埔國小,特別強調閱讀的重要性,及各個科目均衡發展來吸引家長。

後埔國小校長石玉森表示,培養學生閱讀習慣,與生活結合,成為生活的一部分,也讓閱讀成為後埔國小永續文化與學校發展特色。 而建校22年,校齡相對年輕的實踐國小,校風活潑、開放,特別著重英文的重要性。

「因為少子化,大家都在想辦法,」校長邱惜玄說明,從晨會唱英文歌曲、表演英文歌劇、設置英文步道、到學生前往愛爾蘭姐妹校參訪,都是特色所在。

學校打造特色,走出一條活路

少子化時代來臨,學生用腳投票,學校競爭日益激烈,愈來愈多學校從自身著手,用心經營,打造特色,吸引學生上門。 「陳太太您好,我是台北巿大同區大橋國小校長蔡若蘋,歡迎您的小孩就讀我們學校,如有任何問題,歡迎隨時和我們聯絡……,」今年7月,從事教職30多年的蔡若蘋一拿到新生名單,隨即和家長會長、處室主任拜訪每個家庭,確保40多位新生,都會來到大橋就讀。

9月開學,結果出乎預料,新生人數竟達54位,因為多了鄰近學區10幾位跨區就讀;加上其他年級10位新的轉學生進來,使得大橋國小即使今年6月畢業66位學生,全校人數仍然達到325位,只比去年少了2個。

這些年來,大橋國小在蔡若蘋的用心帶領下,口碑逐漸打響。

例如,她開辦了一間玩具屋,蒐集各式各樣的玩具,好讓學生上課,或者是下課後,有一個地方可以玩樂。她說,有這麼一個可以玩玩具的地方,可以讓孩子感覺敏銳、激發想像力、也促進了大肌肉動作。

從孩子需求出發,她也利用晨會時間,開設感覺統合肢體訓練課程,協助同學手眼協調,深受歡迎;放學後,也開設免費課輔班,更與附近教會合作,就連蔡若蘋也親自下去教課,以身作則。

經過四年多的努力,逐漸苦盡甘來。她深信,明年蘆洲捷運線通車,大橋國小站正式啟用,對於學校招生,將更有幫助。

聯招沒有額滿的大學,也採取單獨招生做法,走出一條新路。 例如,致遠管理學院全力發展休閒產業,開設相關科系、課程,今年單獨招生,預計招生907人,報名人數超過1200名,8月25日放榜後,截至9月15日的報到率已達75%,比起去年明顯進步很多。 巿場嗅覺敏銳的補習班,也動作頻頻。

明年,高國華文理補習班預計繼高中部、國中部之後,再開設國小部。創辦人高國華坦言,今年他的補習班,也敵不過少子化,學生人數掉了一成五,現在除了往國小擴張之外,整個經營也朝向更精緻化,主動去找學生需求,同時安排課後輔導。

「專注,是最好的因應策略。無論環境如何演變,只要在所屬領域,做到第一,就會有學生,」台北巿補教協會總幹事張浩然分析。

少子化時代來臨,學生人數減少已是不可逆的趨勢。但危機正是轉機,只要學校、幼稚園、補習班因應得宜,辦學深具特色,不怕沒有學生上門。

前菁菁安親班主任 吳文真: 專業服務也擋不過少子風暴

我在幼教及安親班工作,已經30年了。早期,要開個幼稚園,連校地都還沒找到,但消息一公布,馬上就有2000多人報名,兩個月後,幼稚園才真正落成,交通車更高達20部。

1998年,透過朋友介紹,我來到菁菁服務。早在1985年,菁菁就已成立,是台北市第一家成立的安親班,但因師資、場地等種種因素,一直無法取得合格證照。

直到我來之後,因為我領有合格證照,加上我聘任合格教師,也重新整理場地,符合規定,順利協助老闆,取得社會局立案執照。 這些年來,菁菁一直堅守單純、專業的安親班角色,不另給學生上其他的英、數等課程。 從學生需求角度出發,菁菁漸漸做出口碑。例如,學生寫作業時,老師會站在學生後面,看著學生是否寫得順利,如果有錯,會馬上指導學生,避免作業交上來後,再來更正,反而浪費時間。

家長來接小孩時,老師也會告知父母,他的小孩今天寫作業,錯了哪幾題,以便回家後,家長可以加強這些部分。

如果家長想送小孩去學其他才藝課程,菁菁的老師也會幫忙送去;如果小孩拉肚子,中午要吃稀飯,但父母沒有時間,只要打個電話給我,我就會自己煮稀飯,再送去給小孩。

出發點,擺在孩子身上就對了。我一直認為,孩子品性是第一、學習態度是第二、成績是第三。

因為這些貼心、用心的服務,即使菁菁的地點不佳,位於巷子裡,都有家長介紹學生過來,一待就是六年,從小一待到小六。

招不到學生,損益難兩平

但沒想到,少子化風暴來得如此之快。前年,小一新生13個;去年,7個新生;今年,卻只剩下一個;同時,六年級畢業生人數,卻遠高於小一新生人數,使得菁菁的學生人數急速下滑。

去年,營運勉強打平,而今年6月之後,因為學生人數低於損益兩平的40位門檻,7月、8月,各虧損20萬元,加上對未來,實在沒有信心,畢竟學校人數也在萎縮,因此才在8月下旬,決定結束營業。

競爭對手變多了,也是原因。原本只做幼稚園的業者,也往上收小一、小二學生,開安親班;原本收國中生的安親班,也往下收小學生;甚至,小學也增設課後才藝班,收托時間延到6點,或者是6點30分。

但因為菁菁是社會局立案的,按照規定,只能收小一到小六學生,不能往下、或往上收學生,也不是你要收幾個,就能收幾個,一切都有規定。

換句話說,社會局立案的業者,生存空間反而變小。補習班歸教育局管理,不歸社會局,補習班只要消防設施通過,即可開業。如果能夠重新來過一次,我也會選擇開設補習班。

就我瞭解,政府預計,從明年起,幼教整合。社會局管轄的安親班、托兒所、以及托育中心業務,全都轉到教育局,但因為這個規定已經傳很久了,屆時是否如期執行,也不知道,菁菁實在等不到那時候了。

原本,菁菁也打算轉型,結合補習班,教授學生才藝,或英數等課程,但這並不是我的專業,不知如何著手。因此,老闆在思考了兩個多月後,實在沒辦法了才決定結束營業。雖然不捨,但也無可奈何。(范榮靖採訪整理)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