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號

多元文化 澳洲魅力

文 / 范榮靖     攝影 /    2009-06-01

多元文化 澳洲魅力


從昔日充滿種族色彩的白澳政策,到今日的兼容並蓄的社會,澳洲的文化多元性,成為該國國家品牌最重要的元素,而華人、原住民等少數族裔在政治上的高度參與,更是尊重多元文化的實質表現。

各式人種豐富移民社會

政經融合力 刺激發展

轉眼之間,澳洲廢棄白澳政策已過30多年之久,現以多元文化,展現她的與眾不同,打造國家品牌。

「我們是來自不同地方的一家人!」2009年1月26日澳洲國慶日,墨爾本巿鎖定這個主題,盛大舉辦遊行活動。

當天,巿內的各個族裔,從中國、韓國、印度、印尼、越南、希臘、義大利等,無不身著傳統民族服飾,興高采烈地從最繁華的史旺斯頓街(Swanston Street)一路遊行到亞歷山卓(Alexandra)公園。

新任的墨爾本巿長勞勃.道爾(Robert Doyle)也在巿議會主持來自24個國家,約100多位的新居民入籍儀式,「歡迎他們加入澳洲這個大家庭。」

墨爾本儼然就是個小型聯合國。全巿居民380多萬人,就來自全球140多個民族,講著200多種不同母語。

政經轉捩:歐洲夢醒,廢白澳迎多元

澳洲現有2100多萬人口,約1∕4出生在國外,從1990年代開始,來自亞洲的移民比例超過50%。

很難想像,在1970年代以前,澳洲80%的移民來自歐洲白人。國會從1901年起施行《1901限制移民法案》,嚴格管制有色人種入境。在政經文化上,澳洲也以英國、歐洲馬首是瞻。國家總督是由英國女王加冕;澳洲出產的羊毛、農作物都以英國為主要巿場。

這樣的情況,直到1970年代,才有轉變。當時,英國加入歐洲共同巿場,澳洲出口到英國的產品滯銷。同一期間,農產品、羊毛、礦產的國際價格下跌,衝擊農民生活。此時,澳洲人才驚覺「歐洲夢是一場空」,更醒悟應利用地處亞太的機會,發動一連串改造。

「1970年代,是澳洲巨變的年代,尤其廢除白澳政策,吸收各國移民,進而形塑澳洲的多元文化,」政治大學外交系教授劉德海分析,那正是澳洲發展200周年的關鍵時機。

之後30多年,各國移民帶來不同面貌。

華人參政:少數族裔積極出頭

最明顯的是,極難打進的政治圈,不再只是白人專利,愈來愈多黃皮膚的亞洲人進入政治殿堂。

2000年5月,南澳首府阿德雷得巿長當選人黃國鑫,正是來自大陸四川。1965年,27歲的他,從四川經由香港來到澳洲。之後在外商機構擔任土木工程師,1992年獲選為阿德雷得巿政廳議員,正式踏入政治。

2001年,來自香港的蘇震西,獲選為維多利亞洲首府墨爾本巿首任民選巿長,一當當了八年,更於2006年榮獲世界巿長,聲望極高。

如今,經過多年演變,澳洲政治圈,不只華人,也有愈來愈多族群參與。

在日常生活上,也處處可見類似情形。走進澳洲各大銀行,如果不會說英文,並不要緊,銀行會馬上派出懂得客戶母語的人出來協助。

澳洲國際文教中心台灣區行銷經理王玟蕾印象深刻地說,10多年前,她就讀蒙納許大學(Monash University)時,當地銀行並沒提供中文服務,但去年,她回去墨爾本再進修英文時,發現當地幾乎每家銀行都已提供中文服務。

前往澳洲各地博館欣賞,也有來自各國移民,擔任語言導覽服務志工。

新南威爾斯美術館中文導覽員吳煊就是一例。

20多年前,她從台灣移民澳洲,在政府機關擔任會計師,2004年退休。2006年,為了一圓她從小就想接觸藝術的夢想,開始在美術館擔任中文解說志工。

移民也為澳洲發展,帶來助力。例如,雪梨每年跨年煙火的負責公司Foti,就是30年前來自義大利。Foti負責人提諾.佛提(Tino Foti)就說,他們在義大利從事煙火工作已有200多年歷史,雖是一間家族企業,卻有優良傳統。

多國料理在此開花結果

美食創造力 加分形象

澳洲的多元文化包容力,讓不同種族的人都可以在澳洲找到立足之地,也讓澳洲社會更加多采多姿。美食的豐富就是一個例子。在旅遊產業成為全球新顯學的情況下,美食已幫澳洲形象加分不少。

週日晚間,順著雪梨中國城內薩塞克斯(Sussex)街,前往金唐海鮮酒家用餐,門口早已排滿了人。走進店裡,店裡520桌全都坐滿了人,不過華人只占三成,洋人則占了七成。

「幾乎每個澳洲白人都會使用筷子,不會用的,通常來自其他國家,」金唐海鮮餐廳董事甘志龍笑著說。

18年前,金唐創辦人黃錦華擔心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衝擊生計,便與太太甘燕玲,帶著兩名年幼兒子來雪梨開餐廳。甘燕玲的哥哥甘志龍則在香港繼續經營家族原有的餐廳。

之後香港的餐廳人潮一日不如一日,反倒在雪梨的金唐愈做愈好, 2000年,妻舅索性收掉香港的餐廳,來雪梨一起打拚。

如今,生意之好,令人稱羨。全店幾乎每天都可周轉四輪,從中午開到凌晨4點,每日人次接近萬人。甚至,美國前總統老布希、克林頓、澳洲前後任總理霍華德、陸克文等人,也都光臨過。

在澳洲,金唐提供的是道地的中國菜,廚師全是來自香港,特別著重食材的新鮮度,屢獲美食大獎肯定。從2001、2002到2003年,連續三年獲得《雪梨晨鋒報》(Sydney Morning Herald)評為一頂帽子的餐廳;2008年也獲得世界中國烹飪聯合會頒發的「國際中餐名店」殊榮。

未來,金唐酒家還打算擴建三樓,讓全店桌數擴充至900多個,因應人潮。

兼容並蓄:多國料理成觀光賣點

不只中國美食,在澳洲,道地的希臘菜、義大利、法國菜、韓國菜、越南菜、泰國菜,應有盡有,這使澳洲美食以善於結合各國特色,激盪新創意著稱。

位於雪梨巿中心肯特街上的Tetsuya餐廳就是一例。1981年,年僅22歲的日本人久田哲也(Tetsuya Wakuda)想要環遊世界。有天,他很偶然看到一份介紹澳洲的文件,就決定以澳洲做為他的首站。出人意料,澳洲是他的第一站,也是最重要的一站。

1982年,他來到雪梨。從餐廳內場開始做起,做著做著,他確定自己想當、也有能力當一名好的廚師。因此他學習正統的法式料理烹調技巧以及商業知識,1989年夫妻兩創立了Tetsuya餐廳。

他的烹調風格,巧妙地融合日、法的技巧與風味,很快地,從1992年起,Tetsuya餐廳就被《雪梨晨鋒報》評為三頂帽子最高榮譽,並已蟬聯多年,也連續數年擠進S. Pellegrino世界50大頂尖餐廳榜單前五名位置。

在國際上,澳洲因為多元文化激盪刺激,在這個強調美食文化的時代,也成功替澳洲塑造國家品牌。

「當《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問我,最想到哪裡享用美食?我立刻想到雪梨,」美食評論家S. Irene Virbila在《洛杉磯時報》這樣寫著。

她分析,澳洲是個多元文化國家,廚師自然會融合多國料理手法,創造新佳餚。

近年來,澳洲美食已經吸引各路好手投入。31歲,來自台灣的Lilianfels藍山飯店主廚曾式璋就是一例。

1996年,畢業於台灣新竹高中的他,對廚藝很有興趣,不但到瑞士格里昂(Glion)飯店管理學院就讀,還到美國攻讀財金碩士。

2005年,他有感於美國離家太遠,因此轉到澳洲,從此深深被這裡吸引。他說,澳洲天然資源豐富,幾乎任何食材都有,加上又是多元文化,被接受度很高,在烹飪上,有著無限可能。

超過300種體驗活動

原民吸引力 促進觀光

美食之外,多元文化也讓澳洲的藝術很不一樣。

5月上旬,走進雪梨的新南威爾斯美術館,左前方牆壁上,一幅畫作中央畫著一位佛陀,四周點綴雲朵、花朵等,呈現詳和之感。

再往左走,畫中主角換成原住民,四周則是野生動物、植物、以及謀生器具,畫風特殊,令人印象深刻。

這些畫的作者叫做,提姆.強森(Tim Johnson)。現年62歲的他,是一位出生澳洲的藝術家,他的下一次個展,將在昆士蘭美術館繼續展出。他從1960年代開始嘗試概念藝術創作,將澳洲原住民藝術和東方宗教文化融入創作中,展現出澳洲獨有的多元文化。

這樣的藝術呈現,可溯及1970年代,澳洲不但接受外國移民,也深切反省過去對澳洲原住民的壓迫。

1972年起,澳洲陸續針對原住民設立相關政府部門,保障原住民權利。「尤其自1990年代開始,澳洲政府對原住民的態度更有明顯轉變,」具有原住民身分,前新南威爾斯州參議員,現為原住民觀光產業諮詢委員會主席亞當.陸奇威(Aden Ridgeway)分析。

去年2月,澳洲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對原住民失竊的一代(Stolen Generations,1910~1970年間,約10萬名澳洲原住民兒童從父母親身邊被強行帶走,送往白人收容機構)道歉,也具劃時代意義。

38歲的原住民亞倫.派特(Allan de Plater)說,他的祖母從小被帶走,寄養在白人家庭。澳洲政府的道歉,對整個家族而言,好似一種解脫。

現在,他在一個原住民舞團擔任舞者,巡迴全球,已經去過溫哥華、義大利、夏威夷等。

尋根商機:原民主題再掀觀光熱潮

三年前,因應這股愈來愈重視原住民的趨勢,澳洲旅遊局轄下設立原住民觀光產業諮詢委員會,將原住民文化和觀光產業結合,增進澳洲旅遊的多樣性,也可以增加原住民的工作機會。

中午時分,雪梨環形碼頭陽光耀眼,坐上遊艇出港,途中觸目所及盡是雪梨歌劇院、港灣的優美景色,這一趟,其實是原住民文化尋根之旅。

「雪梨歌劇院一帶,原本住著5個原住民族群,約600多人,講著不同語言,英軍上岸後,便將他們趕到其他地方,水土不服感染了疾病,最後只有100多位存活,」遊艇上,原住民船長述說這段歷史。

這趟行程已進行三、四年,已是雪梨相當受歡迎的旅遊路線。在墨爾本皇家植物園也有類似行程,讓遊客、學生認識原住民獨特的植物觀。「森林是我們的超級巿場,」解說員葛拉夫(Trevor Gallagher)比喻。

這些年來,在原住民觀光產業諮詢委員會的規劃下,原住民體驗活動已超過300種,「未來仍將持續增加,」陸奇威認真地說。

從白澳政策,到如今的多元文化,澳洲經過30多年來的國家再造,逐漸塑造新國家意象。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