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利大中華區副總裁暨台灣安麗總裁 劉明雄

2009年5月號

安利大中華區副總裁暨台灣安麗總裁 劉明雄

讓來過的想再來,台灣觀光業就有希望

文 / 楊瑪利、王一芝     攝影 /    2009-05-01

讓來過的想再來,台灣觀光業就有希望


劉明雄是促成這次中國安利團來台的幕後英雄。一般人以為是劉明雄反應靈敏,立刻抓住熱潮,才會在兩岸大三通開放後立即促成安利團來台。殊不知身兼安利大中華及東南亞地區培訓中心院長的他,為了這個活動,已運籌帷幄近兩年。

劉明雄是促成這次中國安利團來台的幕後英雄。一般人以為是劉明雄反應靈敏,立刻抓住熱潮,才會在兩岸大三通開放後立即促成安利團來台。殊不知身兼安利大中華及東南亞地區培訓中心院長的他,為了這個活動,已運籌帷幄近兩年。

他巧妙比喻,兩岸的斡旋過程,就像一對互相不討厭,甚至還有點中意對方的男女,誰也不願意先表態,就苦了他這個兩岸穿梭的媒婆。

問他為何樂於當這個吃力不討好的媒婆?台大化工系畢業、24年前從台灣安麗倉儲管理做起的他笑著說,「因為我是台灣人。」

他的想法是,與其把錢花在南韓、日本,不如花在家鄉,更何況台灣也是這些走遍世界的直銷商精英們,想來卻來不了的夢想地點。

《遠見》特別專訪他,瞭解安利團成行的背後心酸?他的貼身觀察,以及台灣真正準備好迎接一波接一波的陸客了嗎?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據瞭解你每一梯次都跟船從上海出發到基隆,為什麼需要這樣?

劉明雄答(以下簡稱答):一次性這麼大一批人到台灣來,有它的歷史性意義。我開玩笑說,上一次這麼大規模載著人從大陸直航台灣,是在60年前;所以它歷史性的意義就比較重大一點,也因為如此,所以兩岸有關單位都密切地關注這件事。

台灣比較多元,有正面的聲音,也有一些反面批評,大陸那邊的訊息就很簡單,希望我們這一團出來,要快快樂樂地出門,平平安安地回去,不會為兩岸的交流增添任何不利的因素。

所謂不利的因素,我在想,大陸那邊比較關心的是,有沒有傷及兩岸人民的情感,是否會因為講錯話、做錯事,導致台灣人民對大陸公民的形象或看法有所偏差,這些都不是他們特批時的原意。

我本來也沒準備九條船都跟,但後來發現備受關注,壓力實在很大,所以才每船都跟。

問:跟船與沒跟船的差異在哪裡?

答:我們可以直接與客人相處,直接在船上做決策。在每一航次啟航的第二天,都會在船上進行業務會議。

我們難得把這群人一次性地從大陸各地都聚集在一起,必須向他們報告去年公司的業績、成就、明年的業務目標、準備推出哪些新產品、做哪些新的促銷案等等,讓經銷商心中有數,並對未來充滿希望。

除此之外,我還特別跟這些直銷商談談,到台灣要遵守的事項,比如說碰到媒體採訪,應該如何應對。

旅行品質高,台灣導遊細心又專業

問:本地配合的旅行社也是浩大工程,如何監控旅遊品質呢?

答:這次配合的是永業和雄獅。旅行社的老闆說,這是歷史性的一刻,要做出榮譽感,領隊導遊要表現出台灣人的服務精神,那是大陸客對台灣的第一印象。

永業幾乎動員了在全台灣的工作人員,比如說在基隆廟口,客人一放出去,迷路也好,或者是進店裡去買東西,忘了時間,如果有一個客沒上船,船是不能開的,但是我們也不願意給客人太大壓力,最後只好用很原始的辦法,叫做人海戰術。

動員所有能夠動員的人,到了集合時間,就一路掃街,每家商店都要進去看,還好我們的客人都戴胸牌,容易辨認。掃完街要拿無線電通報指揮中心,客人也都配合,都能準時回船。

第二天早上船開到花蓮去,一上岸,導遊已經連夜先搭火車趕到花蓮,在碼頭迎接他們。之後船離開花蓮港,導遊要連夜從花蓮搭車到台北,再從台北搭高鐵到台中,第二天清晨,船抵達台中港時,導遊已經在船邊等待他們。

首發團有大陸記者跟著來到台灣,報導中提到最感動的部分是台灣導遊的用心、細心、體貼和專業。

最後一天晚宴結束後是11點,船緩緩啟動、準備離開台中港,直銷商跟岸下的人揮手,陸上的導遊不只是揮手,還追著船,一邊追、一邊揮手,岸下的人喊,船上的人也叫,非常感動。

本是兩岸三地遊,適逢大三通時機

問:當初為什麼有這個想法來台灣舉辦獎勵旅遊呢?

答:我是台灣人(笑)。安利的培訓有必修、進修跟選修三類,海外旅遊是被歸類為進修,這群經銷商就是業績做到一定程度,接受公司邀請,才有資格參加進修研討會。

2007年3月,我們就思考,對亞洲人而言,遊輪之旅是滿新鮮的事。之前一年,安利中國辦過到地中海,安麗台灣也辦過幾次遊輪之旅,反應也都很好,所以當時就想再來辦一次遊輪之旅。

要去哪裡呢?那時候兩岸不能直航,所以我們當時就希望,經過韓國濟州島來台灣,回去的時候,經過日本沖繩島,於是就定位為「兩岸三地遊」。

問:我們以為你是看準趨勢,反應靈敏,沒想到是醞釀很久了?

答:遊輪又不是計程車,你一攔就有,我是運氣好,天時地利人和,剛好都碰上了。

問:選台灣是因為台灣對大陸人很有吸引力嗎?

答:現在對絕大多數的大陸人而言,台灣是一個非常具有吸引力的旅遊地點。

台灣總的來講,風景名勝或是人文歷史應該是輸給大陸。但台灣的優勢就在於,兩岸同文同種的情懷,就連溫家寶都說,就算爬,也要爬到台灣來看日月潭、阿里山。

但是大陸人要來台灣以前真的很難。以前我接待過少數大陸官員來台灣,他們必須化名為品酒協會的會長等職位。有一次,我接待山東團的官員,他告訴我,「我們這一團為了來台灣,死了兩個人,」我嚇了一跳,原來他們從辦證到成行,總共花了一年的時間,在這期間有兩個人過世。

問:從兩岸三地遊,為何又變成上海直接到台灣呢?

答:兩岸直航協議簽訂後,我們就只能選擇去日韓,或去台灣,不再是三個地方了。

去年底台灣明顯遭受金融海嘯衝擊,馬英九上任之後,陸客來台的政策本來說每天3000人,結果不到300人,我想,如果能把這群人帶到台灣,應該對台灣有好處,對安利也有好處。

但是要讓大陸願意讓這麼多人來台灣,以及讓台灣願意讓這麼多大陸人遊台灣,其實困難很多。後來報紙刊登安利團來台破局,委員們就質詢交通部長,毛治國部長在立法院就說,「不,他們會來。」毛部長做了很大的努力,也指定觀光局做了協調窗口,事情就變得很順利。

不然我當然其實已有兩手準備。我想若是台灣來不了,日本與韓國也都積極爭取我們去。可能就選去其中一國就好了。當時遊輪公司也催我,「劉先生,遊輪不是計程車,你不能上了車,才告訴我要去哪裡」,他有補給、港口申請、船員的問題。

安利團最大意義,在於留下台灣好印象

問:你覺得中國安利團來台的歷史意義在哪裡?

答:我自己應該算是生意人,做生意人從來不會想說,當一個客人進來的時候,看他買多少錢來決定如何對待他,更離譜的是,他錢花多,我罵他,錢花少我也嫌他,這絕對不是在做生意,也不是待客之道。

真正的意義在於,第一,這群人在大陸素質可能是比較高的一群,一方面是因為他們的經濟實力,二方面這些人在中國安利的招待之下,幾乎都出過國,談吐舉止應該不至於太差。

不會像有個大陸客說,「我們現在富裕了,給你們增添生活來。」那個人絕對不是安利的直銷商,媒體把那個畫面播放出去,很多人都以為是安利團,但不是喔。

這一群人來台灣,我覺得最長遠的意義是,他們對台灣留下的印象,決定了以後能不能帶更多的人來,因為這群人不是一般散客,他們是安利在中國的精英,他們都有影響力,都帶領一個銷售隊伍,他們在台灣留下的印象會被傳播好幾個月。

問:你認為台灣在迎接陸客上,哪裡沒準備好?

答:我們有很多地方還沒準備好,比如我們每一梯只有1400人,不多,卻找不到一家餐廳可以同時容納1400人吃飯,只好要求多家不同餐廳,極品軒、欣葉、青葉和吉品海鮮,請他們烹煮一樣的菜色。

問:為什麼要一樣?

答:我們要讓所有客人覺得公平,他吃到魚翅,我沒有,或他的魯肉飯比我的大碗,這就麻煩了。這四家餐廳要協調溝通,統一食材,做出來給我們看,拍照存證,還去試吃。

台灣行滿意度95%,在所有出國行程中最高

問:你們後來有對這群人做調查嗎?

答:每一梯次都做,總分100分,第一群的滿意度是92%,是我們有史以來最高,上一次最高是在墨爾本91%,一般旅遊,80%的滿意度就已經算很高,第二團是95%、第三團是96%、第四團是95%、第五團是96%,我開玩笑跟同事說,「完了,以後的旅遊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問:他們不滿意在哪裡?

答:輪船上的餐飲,我跟輪船說不要改善,這樣才能襯托台灣的餐飲好(大笑)。

問:那他們最滿意的是哪個部分?

答:主題晚宴,主題是印象寶島,我們堅持他們這一趟,看的都是台灣的東西,吃的都是台灣的東西,送的都是台灣的東西。比如吃的是澎湖的絲瓜、東港的海鮮、陽明山的山藥等,台灣各地食材都有。

印象寶島那個晚宴,開場前外面有一個小夜市,把夜市的珍珠奶茶、肉圓等攤位搬過來,免費讓他們吃喝,我稱之為晚宴前的台式雞尾酒會。另外一邊有一個購物街,是台中市工商策進會審核過的各個不同的知名商家,在那邊賣土產,我們還發給客人安利消費券,可以買東西、吃東西。

台式雞尾酒會結束,天色漸暗,機棚最前面的廣場,就有太鼓表演。鼓聲把群眾的注意吸引到廣場,圍在機棚正前方,投影出各種台灣的印象,從台灣的名產、活動、林懷民到蘭嶼,鼓聲一歇,煙火一放,機棚的大門就緩緩地張開,原本的灰色建築物內,是一個金壁輝煌的晚宴場所,然後一群人帶著大型的空飄蝴蝶,隨著樂聲就走出來。

蝴蝶繞圈表演之後,列成一個歡迎隊伍,讓客人走紅地毯進入宴會廳,就開始晚宴,晚宴的食材全是台灣的食材。

問:對安利也有很好的宣傳效果嗎?

答:從安麗第一團首發之後,大陸中央電視台第四台每一天轉播,那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對一個企業的活動做這麼深入的報導,對我們的知名度有幫助。

很多人以前覺得安利做直銷,是不是有一點在灰色地帶遊走,現在釐清,我們是一個政府特批的企業,是一個政府信任的企業,我們也善盡一個企業公民的責任,這個活動有多方面的意義。

問:對於未來兩岸的觀光有沒有一些建議?

答:台灣的優勢在於旁邊不遠的地方有13億人,這13億人正在迅速富起來,不論你心中感受如何,那是一個龐大的商機。

如果我們能夠在觀光這個領域,做得夠好、夠仔細,包含會議的場所、用餐的地點、匯率、入出境、旅行社的服務跟價格各種領域,能夠讓來的陸客,不要像玩笑話說,「不來會遺憾終生,來了會終生遺憾。」如果我們能讓來的大陸客回去都說,我還要來,那麼台灣的觀光業就有希望。(王一芝整理)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