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號

法國知名室內設計師普特曼珍品-更需要垃圾襯托

文 / 楊瑪利/黃漢華採訪整理     攝影 / 黃菁慧   2006-01-24

法國知名室內設計師普特曼珍品-更需要垃圾襯托


1984年設計紐約摩根絲(Morgans)精品旅館而聞名的法國室內設計師安德莉.普特曼(Andr Putman),字典裡沒有退休兩個字。高齡八旬,依舊活力充沛,創作不輟,她最新設計的旅館就位於香港,自信會是最滿意的作品。 原本想當音樂家的普特曼,涉足設計二十多年,對設計界有極深遠的影響,設計誠品書店的室內設計師陳瑞憲就視她為偶像。2005年底,台北101董事長陳敏薰曾邀她來台,尋求合作機會。 普特曼外型纖瘦,步履緩慢卻很優雅。她的嗓子因為常年抽菸而變得沙啞,不過,對於外人的提問,都很仔細地回答,態度親切。 普特曼的設計包羅萬象。除了室內設計,還為導演彼得.葛林威(Peter Greenaway)的電影設計場景,也替路易威登(LV)、卡地亞(Cartier)等多家精品設計,法國前文化部長的辦公室也出自她手。 普特曼被外界視為擅長運用光影、色彩、對比效果。她認為物體之間,會有對話,是另一種生命呈現。

妳怎麼成為室內設計師?

A:我當設計師,不過二十七年。那時我剛結束一段悲劇般的婚姻,失去了很多東西,包括一棟房子,我好沮喪。

但是,日子不能這樣下去,我問自己想做什麼?當時我是做家用品生意,我便決定放棄這一行。

有一次,我在巴黎街頭看到1930年代的法國家具,不受法國人喜愛,於是我買下來,予以改良,重新生產,因為做得很好,看來像古董,幾個月後,一家雜誌報導我的作品,現在,這些家具在紐約可是相當昂貴的。也因為如此,有人認為我剽竊當年設計師的作品,但是,是我讓那些沒沒無聞的設計師,重新受到矚目。

Q:怎樣才能當個好設計師?

A:你要有勇氣,哪怕讓人震驚,最後都會證明你是對的。

我來自保守的家庭,十六歲那年,我向母親央求設計自己的房間。除了一張極簡風格的床、一張椅子和一幅米羅複製畫,其餘的都被我丟了,這在我們家是激進的行動。

我很感謝我父母,從小培養我有文化涵養,我爸會用俄文朗誦普希金(Alexander Sergeyevich Pushkin)、屠格涅夫(Ivan Turgenev)的詩,我媽帶我上歌劇院,到羅浮宮看畫展,要訓練我當畫家。我本來想當作曲家,還得過獎,後來一位知名作曲家對我說,要閉關十年,才能確定我夠不夠格。可是,我想看這個大千世界,所以放棄了,後來我去祖母的文學雜誌社工作。

此外,設計需要高度好奇心,這是探索世界的有力方法。你對周遭事物不能麻木不仁,也不要受限於你的文化、知識,或父母給你的影響,例如,很多人看一幅畫,因為怕自己的看法和別人不同,不敢勇於表達,這就會失去自由。

好的設計不能破壞和諧

Q:怎樣才算是好的設計?

A:和諧是最重要的元素,這不容易解釋。有時候我看到很搶眼的設計品,卻覺得有些不對勁。如果作品充滿生硬,無法讓人們像海裡的魚一樣自在,就表示該設計缺乏感性。

每個人的各種情感,都是從小就慢慢累積,逐一構成設計的基本元素,例如,字彙是由字母來的,同樣地,空間、燈光、材質、色彩,也都是設計的元素。

空間設計要注意人們的感受,這是最重要的,要讓人們有認同感,覺得是為他們設計的,這是一種尊重。不論主題多麼強烈,都要避免造成驚嚇或震懾,假設有很炫、卻會破壞和諧的感覺,就像假惺惺的詩歌,是件失敗的作品。

Q:對妳來說,最滿意的設計作品是什麼?

A:其實,我覺得自己不像設計師,我很自由,也喜歡這種自由,可以設計很多東西。例如,法國足球賽獎盃、昆庭(Christofle)的暢銷銀製餐具、喀什米爾圍巾等,這些產品看起來不像,我也不知道能否被人識出是我的作品,不過,它們都像我的孩子,它們擺在一起,就顯得生氣蓬勃。

Q:妳二十年前設計的紐約摩根絲旅館,為何至今仍受到很高的評價?

A:我不知道我的設計是好還是壞,不過,可能是我的作品不讓人覺得怪異,反而帶有個人色彩的緣故吧。

摩根絲旅館大受好評,我不喜歡這樣,如果沈溺在過去的好作品,那你會死掉、完蛋,不能設計新的旅館了。我現在正替香港一家旅館設計,還不能告訴你。

對比設計刺激生命對話

Q:妳的靈感來自哪裡?

A:我對視覺事物很敏銳,如果遇到不懂、不能改變的,會設法瞭解、改變。我的生活充滿視覺圖像,它給我生命,也為我的視覺帶來興奮,我對新奇的圖像有強烈渴望。

我不是天才,但音樂對我的作品有很大影響,我會作曲,也會彈鋼琴,十八歲以前,我曾想從事音樂相關的工作,當個作曲家。

Q:妳擅長運用光線,光線對妳的意義是什麼?

A:光線和永恆很有關係,它能描繪空間,當光線直射、折射,產生的神奇效果,是我很喜愛的。

透過百葉窗、擋風窗板、簾幕而產生的光影和反射,有直線、曲線、出人意表的幾何圖形,有時候,全白的牆也能反射光線。

Q:妳對「色彩」的解釋又是什麼?

A:大家都說我設計的摩根絲旅館是全球第一家精品旅館,這家在1984年開張的旅館,使用灰、白、黑色,組成棋盤圖案,走廊、電梯隨處可見,反射在浴室牆壁的鏡子,配上大廳的3D立體圖案地毯,這是一種色彩延伸,延續地上同樣圖案的大理石地磚,另外,我稍微加了點明亮、溫暖的色彩,讓它形成對比。

Q:妳怎麼看對比?

A:對比觀念有時候能製造最美麗、最迷幻的效果,我不是指那種錯誤對比,造成不協調的衝突。舉例來說,建築師貝聿銘為羅浮宮建造的金字塔,藉著玻璃建築的美,讓這座勻稱又有美感的皇宮,多了一分魔力。

我喜歡物件彼此有種極端的對立,這種互動的關係會給室內難以想像的能量,有些垃圾物品擺在你珍藏品的旁邊,會看來很好,而這些珍藏品若單單放在一起,反而給予人死氣沈沈的感覺,我覺得物件之間會彼此對話,生命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Q:妳為法航協和客機做的設計,和對比有關係嗎?

A:有的。1980年代是充滿衝突的年代,出現尖銳多角的設計作品,一夜致富讓人一擲千金,如今想想會令人發笑,可是沒多久,全球就發生經濟危機,速度之快如火燎原。當時法航要我參加協和客機的新座艙設計競標,後來我得標了,我想原因是設計有對比效果。

協和客機是飛得最快、外型最具流線感的民航機,我認為艙內設計要以樸素為主調,充滿祥和、柔軟。

在那個發生經濟危機的時代,坐得起這種飛機的人同樣需要某種樸實,就像他們的公司、政府,協和客機是最有效的表達工具,它不是高級享受的表徵。

普特曼小檔案

‧1925年出生,法國籍

‧1978年成立室內設計工作室ECART,展開設計事業,

善用對比、光線、色彩

‧1970年代末期重新製作1930年代的法國家具而聲名大噪

‧1984年在紐約設計全球第一家精品旅館——摩根絲,其他

作品包括波爾多當代美術館、法航協和飛機座艙等

關鍵字: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