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11月號

吳樂天/吹動本土文化的講古人

文 / 李慧菊        1988-10-15

吳樂天/吹動本土文化的講古人


經過幾十年的壓抑,本土意識再度翻醒了。他本是個講古人,但現在拍電影、從政、辦民俗館……,每個角色都想做。而每一個角色,似乎都是為了「發揚台灣文化,提高台灣人的地位」。

一本三千字的小說寫個很簡單的故事,書評人看出生命的真義,引申出三萬字的闡述。

吳樂天是個講古人,有心人從他身上看到台語(本土)文化發展過程中的積極面和脆弱點。

說出閩南語的真善美

他述說故事遣詞用字精確、古雅,蘊含豐富文學性,經由電波傳播各地後,看熱鬧的計程車司機和家庭主婦欣賞他中氣十足;懂門道的知識分子,為他說出閩南語的真善美而佩服。

編劇吳念真一回聽到吳樂天講道:廖添丁在近黃昏的時分,要去會一個女子。庭園裡蜻蜒飛著,女孩子在彈琴……。

「他形容那琴聲,就好像琵琶行裡寫得那樣逼真,而且順得不必換氣。」吳念真當時在計程車上,讚嘆得拍手叫好,嚇了司機一跳。

這種功夫使得吳樂天的地位,跳開藝人的層次,鍍上文人的色彩。

到處有人請他演講(尤其是學校)。一個月平均十三、四場演講,聽眾不只愛聽他說故事,還想進一步分享他對天下事的看法。

經過幾十年的壓抑後,本土意識的確翻醒了(國語歌星不趕著出閩南語唱片嗎?);但這種意識的覺醒力量,卻像衝到頂點的沖天炮,搖搖晃晃,並不踏實。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