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數位經濟之父泰普史考特 暢談第四次產業革命

區塊鏈是新經濟基礎建設 翻轉未來世界樣貌

作者:林讓均 │ 攝影:陳之俊
出處:2017年6月號《遠見雜誌》 《遠見雜誌》第372期 瀏覽數:22,700+

「區塊鏈」(blockchain)風潮愈演愈烈!原本,區塊鏈只是比特幣(Bitcoin)的底層技術,但卻逐漸成為金融科技(FinTech)領域最夯的關鍵字。

字級:

     如今,區塊鏈甚至還成為數位經濟的核心。早在2015年世界經濟論壇(WEF),就將區塊鏈比喻為人類的第四次產業革命。

     儘管區塊鏈已被熱議兩、三年,但對許多人而言仍是一個謎團,不易了解,更難想像它將會掀起什麼翻天覆地的變化。

     2017年3月底,有「數位經濟之父」之稱的加拿大籍世界經濟論壇資深顧問唐‧泰普史考特(Don Tapscott)來台發表專題演講,與台灣FinTech的領航專家深度對談。來台短暫停留中,泰普史考特撥冗接受《遠見》專訪,暢談對區塊鏈與其影響的觀察。

     「區塊鏈是新經濟的基礎建設,它將改變商業運作的邏輯、翻轉世界風貌!」名列「全球最有影響力管理學大師」前五名的泰普史考特,強調區塊鏈並不是金融科技的一部分,他認為應該反過來說,「金融科技只是區塊鏈應用的一部分,區塊鏈可以應用在各行各業!」

     泰普史考特也是第一位指出數位經濟之中協作模式與商機的思想家。他認為,區塊鏈將開啟第二階段的網路世代,以「去中心化」「去中介化」「可追溯」「無可竄改」等特性,為使用者進一步提升效率、節省成本,讓銀行等金融中介機構失去存在的傳統利基。

     泰普史考特創立區塊鏈研究機構:Blockchain Research Institute,專案研究各領域的區塊鏈應用。他也與兒子、電子貨幣專家亞力士.泰普史考特(Alex Tapscott)攜手撰述新作《區塊鏈革命》(Blockchain Revolution),中譯本於5月底由《天下文化》在台灣出版。以下是此次專訪的精采摘要:


P2P交易無須中介機構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世界經濟論壇」說區塊鏈將帶來第四次產業革命,與之前的幾次產業革命相比,有什麼本質的不同?

     泰普史考特答(以下簡稱答):第一次工業革命是蒸汽機驅動的,第二次是電力,第三次是電腦,產生出個人電腦、網際網路、社群媒體、行動通訊、大數據與雲端計算等軟硬體產品。但真的會改變經濟運作模式、撼動大機構組織的,只有區塊鏈。

     區塊鏈是全新的交易平台,使得人們可透過其中的「信任協定(trust protocol)」互相信任,進行「點對點」(P2P)的交易,無須中介機構。

     區塊鏈是第二階段的網路世代。上一個由網際網路開啟的世代,對世界運作的影響有限,還是有許多大型中介機構存在,音樂、投票、文化、商業與資產管理等運作模式都沒有太大改變,跟以前沒什麼不同。


問:所以,「區塊鏈」將帶來哪些具體衝擊與改變?

     答:有了區塊鏈,我們可以更安全、更自主地來交易各種資產、事物與資訊,這是比網際網路更了不起的創新。機會存在於各種產業,不只是金融業,甚至會改變政府運作模式、改變民主的風貌。

     最大風險來自抗拒這個潮流所帶來的改變。社會、企業與政府若忽視了這個改變的契機,將會喪失競爭力。

     區塊鏈如何撼動這個世界?舉個例子,我有一個主婦朋友過去每個月從加拿大多倫多的「西聯匯款」辦公室,匯款至菲律賓馬尼拉給媽媽,要花10%手續費,約一星期才能拿到。但去年,她下載了一個區塊鏈程式Abra,幾分鐘內,這筆匯款就能到媽媽手上,手續費低於2%。

     在附帶帳戶功能的區塊鏈應用中,不再有所謂清算(settlement),交易與清算將同時發生,只是這個公開帳本的一個小改變。

     從區塊鏈的角度來看,現在諸如Airbnb、Uber等所謂的「共享經濟」根本不是真的共享,因為還需要中間機構來整合所有交易與服務。

     但有了區塊鏈,透過智能合約(smart contract)與點對點的轉帳功能,無須中介機構,一切可以自動有序地運轉,Uber很可能就會消失。

     區塊鏈上有一個住房共享的應用B-Airbnb,所有房東與房客的選屋與匯款是依約同時發生,而且不怕遇到惡房東與奧客,因為上面有無可抹滅的評分系統。


中介機構應發展新附加價值


問:區塊鏈如何應用到金融以外領域?

     答:區塊鏈是新經濟的基礎建設,它不是FinTech的一環,反而是更大、更全面的意涵,其他諸如製造、零售、文化與藝術都能透過區塊鏈的底層架構,衍生出不同的應用。

     像是音樂領域,英國創作型歌手希普(Imogen Heap)就在區塊鏈上發行歌曲,由智能合約來約束各種不同的使用目的、訂定不同價碼,無須透過唱片公司拆款,每一筆款項都即時轉入歌手戶頭。

     有了區塊鏈、智能合約,不只無須中介機構,甚至不需要CEO與管理階層。就有一家新創公司,透過區塊鏈來管理業務,並募資超過1.6億美元。


問:區塊鏈「去中介化」的特性,讓傳統金融機構很緊張,你建議他們如何因應?

     答:中介機構不一定會消失,要看他們是否發展出新的附加價值。

     我觀察,企業主面對區塊鏈通常有四種態度:第一種是對於未知感到恐懼;第二種認為這是節省成本的好機會;第三種,則是聰明到能運用這種新科技,在產品與服務開啟全新的價值,以進入新市場,像是那斯達克交易所就已納入區塊鏈應用。

     第四種則乾脆不當一回事,這種人,我建議應先從害怕開始。


挖掘人才、建立創業生態圈


問:就你的觀察,台灣是否有發展區塊鏈的優勢?

     答:上一個網路世代,台灣抓住機會、做得很好,沒理由不能成為下一個網路世代的樞紐。首先,你們得要有懂區塊鏈核心科技的人才;再者,要有充分的創投資金奧援,創造一個像矽谷一樣的創業生態圈;第三,也要有其他人才,重新思考如何將區塊鏈應用導入各產業,我們在加拿大就有許多區塊鏈的創新育成機制,與大學合作,協助解決包括募資等創業難題。


問:區塊鏈的發展勢必推進加密貨幣的進展,你怎麼看?

     答:加密貨幣有兩種,一種像比特幣,是由密碼學、加密演算法與許多達成共識的「礦工」來管理。另一種則是由國家與央行來掌控的加密貨幣,這將使貨幣政策以更快的速度影響實體經濟,而且區塊鏈架構可提高透明度,企業無須再向上呈報這麼多資訊,央行也就不太需要耗費成本去規管金融秩序。

     未來,連央行都必須服膺這股潮流,會有愈多央行採行區塊鏈,並發行數位貨幣。英國曾有人估算,如果30%的交易用數位英鎊,那麼,可一夜之間為英國創造3%GDP。


問:區塊鏈大潮之下的金融規管思惟應該如何?

     答:政府應該小心翼翼,避免大力管制,如果管制太過,就會扼殺它。還記得19世紀,英國祭出「紅旗法令」,汽車要上路時,得要有一個人在前面舉紅旗開路,以免嚇到馬車的馬,結果讓英國汽車工業停滯,喪失成為汽車大國的機會。

     在區塊鏈架構下,透明是最好的管制,一切透明,企業就會被迫改善經營體質、練好筋肉,像阿諾史瓦辛格,不怕被看光。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其他人正在看/

訂閱方案



遠見高峰會

遠見社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