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土地有了、環評過了 耗十年仍爭議不斷

龍崎掩埋場 能否走完最後一哩路?

作者:彭杏珠 │ 攝影:賴永祥
出處:2017年2月號《遠見雜誌》 《遠見雜誌》第368期 瀏覽數:37,250+

台南龍崎區牛埔里,一個單純農村卻因龍崎掩埋場聲名大噪。支持與反對方激戰攻防。延宕至今十年,到底該如何解決?

字級:

     你聽過台南市龍崎區嗎?這是多數台灣人都陌生的地名,卻是近半年來,居民、環保團體與事業廢棄物處理業者、中央與地方最激烈角力的地點。

     這幾年來,龍崎區牛埔里預計興建事業廢棄物掩埋場,支持與反對的兩方攻防激戰,記者會一波接一波,甚至還演變成私人恩怨,官司纏訟不斷。


開發業者:美意變噩夢

     其實,牛埔里是典型農村,居住人口僅377位,以老人居多。在這個偏鄉濺起你來我往的口水戰背後,隱藏著全台事業廢棄物無去處的焦慮與危機。

     時間回到2000年7月,高雄發生台灣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河川汙染事件,昇利化工將廢溶劑倒入高屏溪上游的旗山溪,造成200萬大高雄人飲用水受影響,暴露長年以來事廢管理的弊端。

     行政院遂於2001年1月核定經濟部規劃特殊事廢處理中心,決定在北中南各成立一座。當時環保署、經濟部通力尋找場址,北區決定在觀音工業區,中區看上彰濱工業區,南區則選上大發工業區。「可見選址有多困難,遍尋全國,最後還是回到工業區內,」一位當時參與選址的環保署官員說。但工業區內土地有限,後來北區跟南區僅興建焚化廠,無法設置掩埋場。

     何止中央頭痛,事廢隨意亂倒,連地方首長也想遏止。當時台南縣長陳唐山四處找地,看上縣內的龍崎工業區,發現這裡跟高雄燕巢的月世界一樣,都是泥岩惡地,不適耕種,人煙罕至,被認為是合適的掩埋場址。

     占地341公頃的龍崎工業區,為退輔會所有,區內僅一家製作工礦炸藥的工廠。剛好退輔會榮民工程是南區特殊事廢處理中心的經營廠商,欠缺掩埋場,遂同意提供場地。

     最後由經濟部工業局輔導規劃為南區的二期工程(龍崎掩埋場),並由工業局做好環評轉送環保署審查,於2003年通過。

     土地有了,環評過了,為因應國營事業民營化政策,龍崎掩埋場決定開放民間投資經營,無奈招標過程不順遂,經四次流標,2006年才由總經銷義大利Odobez汙水處理設備的台灣歐多貝斯得標。

     退輔會以土地作價持股40%,雙方合資成立歐欣環保。在取得的41公頃中,採低密度開發,總掩埋面積約9公頃。

     歐欣環保董事長林志燦接受《遠見》訪問時表示,他一直從事工業區汙水處理廠工程,最後總有汙泥待處理,因為想找到一勞永逸的最終處置途徑,才會投標。沒想到這項決定卻也是他噩夢的開啟。

     自從公司成立後,當地不時出現反對聲音。直到2010年9月,台南縣府才核發水土保持施工許可證給歐欣。但2010年12月底當選縣市合併後首任台南市長的賴清德卻有不同意見。

     他承諾「當地居民不同意就不蓋章」,甚至在2011年5月向行政院表達「反對興建」的民意。當時的院長吳敦義裁示,未與地方取得共識前,暫緩推動。

     2012年6月,台南市出席行政院會的代表再度反映民情,當時的陳?院長裁示與地方政府等繼續溝通協調解決。

     從此龍崎廠申設案一波三折,延宕至今達十年之久。期間歐欣共申請三次展延,最近一次是到今年的5月12日。部分居民遂結合反對馬頭山掩埋場的環團力量,多次召開記者會反對興建。


地質斷層成為焦點

     2016年8月20日,環保團體邀請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在外圍勘查,但並未進入實際掩埋區。他考察後表示,2003年環評時,可能未注意當地有潛移式活動的龍船斷層,每一年抬升一、二公分,若鋪設水泥,不出五年就會裂開,「根本不該蓋掩埋場。」這一席話讓環團非常振奮,從此當地是否屬於活動斷層,也成為焦點。

     但全國最高地質機構──中央地質調查所副所長謝凱旋接受《遠見》訪問時明確表示,在目前地調所所有資料中,都沒有確切資料認為龍船斷層是屬於活動斷層,因此龍崎並未列在全台公布的33條活動斷層內。

     他強調,由於部分學者提出不同見解,地調所還做了相關監測。例如GPS衛星測量,觀察斷層兩側有無水平移動落差,以及水準測量,觀察垂直的精密水準變化,確定斷層兩側是否有抬升上的差異。

     謝凱旋進一步指出,到目前為止,當地區域性抬升大概每年上升二公分以內,是台南和高雄交界地區整個區域抬升,龍船斷層的兩側並沒有抬升上的差異性,所以地調所到目前為止,還不認為龍船斷層是活動斷層。

     後來陳文山接受《遠見》採訪時指出,龍船斷層是潛移式活動斷層,無法得知掩埋場內的變形狀況,他建議,應該讓專家在掩埋場預定地進行一年的長期監測。只要長期監測證明斷層沒有通過掩埋場址,就可以排除地質的問題。


居民分兩派 都遞交陳情書

     其實,龍崎掩埋場經常是一個議題兩種看法,彼此僵持不下。

     不少人認為牛埔里是不適耕作的窮鄉僻壤,但生態界人士認為,惡地形是特殊的生態景觀,不能被破壞,未來應該發展為觀光勝地。「我想找王小棣(知名導演)到當地拍片,讓外面的人看見龍崎的美,」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教授陳玉?這樣說。

     贊成興建的人則認為,「興建掩埋場和發展觀光可以並行,不衝突啊!」

     再來就是掩埋場是否位於水源區,這原本也是科學問題,同樣沒有共識。例如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召集人黃煥彰就認為,龍崎掩埋場位於水源區二仁溪上游牛埔溪上的山谷區域,下游有大批農民、漁民取二仁溪水灌溉養魚,日後食物、水源都不得安心,不適合興建。

     不過,水利署第六河川局卻指出,龍崎掩埋場址並非經濟部公告的中央管河川二仁溪(含公告支流)區域範圍內。另外,河川局轄管的二仁溪支流是牛稠埔溪,沒有牛埔溪。

     正反兩方毫無交集。為去除民眾疑慮,歐欣提出多項承諾,例如已花了近4000萬元從事水土保持緊急防災,讓山上唯一住戶免於長年受風災所苦。甚至在2016年10月24日正式行文龍崎廠周邊居民福利促進會及台南市政府,承諾未來這裡不收有毒有害廢棄物,只收一般事廢。

     但這樣的保證,環團依舊不放心。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研究員晁瑞光說,就像便利商店剛開始說不賣香菸,後來又賣了,誰知道將來會不會偷偷掩埋有害事廢?

     連牛埔里居民也分兩派。帶頭反對興建的牛埔里里長陳永和表示,他很想留給子孫乾淨的土地,「既然掩埋面積僅九公頃,19縣市分一分,每縣市僅0.47公頃,為何一定要來龍崎蓋?」但龍崎廠周邊居民福利促進會總幹事方進添則認為應該興建。他無奈地說,泥岩地質不適耕作,生活也不方便,連一間7-ELEVEn都沒有。既然歐欣承諾不進有毒廢棄物,當地人可以組委員會監督,讓環保跟經濟並存,就能提供就業機會促使年輕人返鄉,照顧獨居老人。

     兩造各持己見,讓現任環保署長李應元也左右為難。2016年9月2日,環團的南部年度工作報告會議,選在牛埔里活動中心舉行,李應元應邀到現場時,正反兩方都攔路遞陳情書。


台灣未來很難再有掩埋場

     他回到署裡後,特別請副署長詹順貴(著名環保律師)進行了解。2016年12月底,詹順貴到現場勘查,並在幕僚提供相關資料後,確認並無新事證可以推翻當初的環評,環評依然有效。

     環評有效,是否意味著龍崎掩埋場就能興建了呢?

     2017年1月9日,行政院首次邀請環保署、工業局開會了解龍崎廠推動情形,台南市也派人出席。最後仍維持環評有效的共識。至於民眾對斷層的疑慮,則請中央地質調查所評估。會後,工業局立即詢問中央地調所,地調所回覆已連續做了四年監測,沒有證據顯示有活動斷層。工業局將彙整地調所的資料後,再跟環保署、台南市府等單位說明。

     不過,開完會的台南市卻再次重申,不會改變賴清德承諾「未獲得居民同意前不會同意動工」的立場,並強調在地質調查的具體結果尚未出爐前,沒有水土保持計畫或施工許可是否准許的問題。

     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延宕十年的龍崎廠,堪稱是台灣無法理性討論專業議題的縮影。

     開發單位認為,若連環保署、工業局、中央地質調查所與河川局等單位提供的證據,都不被採納,正是政治凌駕專業的社會現況。而林志燦則感嘆地說,如果國家通過環評的掩埋場都無法設立,台灣很難再有掩埋場了。

     目前,龍崎掩埋場的環評依然有效,也走完政府設置輔導的法定程序,僅剩下最後一哩路,就是台南市是否要重新核發水土保持施工許可證。

     而站在最後一哩路上的賴清德,既要顧及民意,又要考量台灣需不需要合法掩埋場的公共議題。他會怎麼決定?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其他人正在看/



遠見CSR

遠見社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