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5月25日,世界甲狀腺日

女性癌症第5位,甲狀腺癌追蹤檢查不能中斷

作者 / 滕淑芬 攝影 / 賴永祥 發表日期 / 2016/5/7 瀏覽數 / 139,050+

字級:

美國前總統老布希的太太芭芭拉、電視節目主持人歐普拉,我國前副總統呂秀蓮、藝人方季惟等知名女性的共同點是,她們都有甲狀腺疾病。

甲狀腺位於脖子前下方、氣管的兩側,分為左右兩葉,形狀像蝴蝶,它的功能是分泌甲狀腺素,以控制心跳、呼吸和新陳代謝的速度。

若以車子來比喻人體,我們吃進去的食物就像是汽油,甲狀腺素就是汽車的油門,可以控制汽車前進的速度。如果甲狀腺素太少,心跳、代謝、行動和思考都會變慢,會覺得很疲倦,就像是一輛慢吞吞的老爺車。如果甲狀腺素過多,心跳又會變快、體溫會上升、晚上睡不著、脾氣變差,就像是一輛失控的跑車。

只有20公克重的甲狀腺,重要性不言而喻,但這個小器官生病了,卻常被忽略,甚至釀成癌變。國健署2016年統計,甲狀腺癌已是國人十大常見癌症,更居女性癌症第五位,好發於20至40歲女性。每年新增3000名病例,成長率12%;其中女性占八成(2200多人)。

台灣內分泌外科醫學會理事長、彰濱秀傳醫院吳鴻昇醫師指出,美國的甲狀腺癌患者,年新增個案約是6萬2000多人,美國預估,至2019年,甲狀腺癌可能成為美國女性第三大癌症,醫療費用將達200億美元。

吳鴻昇醫師說,分化良好(依照腫瘤細胞分化程度,區分為分化良好、分化不良和未分化癌,)的甲狀腺癌(以乳突癌和濾泡癌最常見),約占九成五,標準治療程序是,手術切除、施以放射活性碘治療;再進行原子碘全身掃描追蹤,是否有殘留的腫瘤組織。日後每半年至一年就要檢測甲狀腺球蛋白、甲狀腺球蛋白抗體,和頸部超音波檢查。

甲狀腺全切除後的患者,必須終身服用甲狀腺素,以補充人體所需的甲狀腺素。大部分的甲狀腺癌病人,預後良好,十年存活率可達90%以上。

需要提醒的是,甲狀腺癌雖不是極惡性腫瘤,存活期長,但不少患者在切除病灶後,仍可能因疏於追蹤檢查,造成病灶轉移。

三軍總醫院核子醫學部主任諶鴻遠的診間,有位50歲女病患,12年前觸診摸到頸部腫塊,經醫學中心診斷是甲狀腺良性濾泡癌,接受了右側甲狀腺切除手術。但幾年後,患者的兩側頸肩又發現腫塊,才知是濾泡癌轉移。後來轉診至三總後,以正子掃描全身,竟發現癌細胞已蔓延至頭部、胸部和骨盆腔,已是末期。

諶鴻遠醫師指出,台灣每年平均約有200多人死於甲狀腺癌,死亡率占罹癌者的10%;門診案例分析罹癌5~10年卻未定期追蹤的患者,約有一半以上;臨床上也有約30%的患者是在罹癌10年後才復發。

「微小乳突癌的病程長達10年以上,患者在術後仍須持續追蹤,」諶鴻遠醫師說,台灣民眾對於病情追蹤的概念,不是很正確,常以為沒有症狀就不用理會,但很多癌症等到有症狀時,可能就是末期,也失去黃金治療期。

他指出,甲狀腺癌患者平時需服用甲狀腺素,是為了壓低甲促素,不讓腫瘤細胞復發;但追蹤檢查時,如果甲促素太低,又可能檢查不出來。「這時就要反向操作,也就是,停用甲狀腺素約4週,讓甲促素升高。」

但,問題來了,在停藥的這段時間,患者極可能出現疲倦、心悸、掉髮、注意力不集中、失眠、情緒不穩等嚴重副作用,導致患者遲遲不願回診檢查。

幸而,隨著醫療技術的研發,患者回診停藥所面臨的困境已有解決之道。諶鴻遠說,在醫師指示下,施打基因重組人工甲促素,能緩解副作用,也不用停藥。不過,目前注射人工甲促素的費用,仍屬自費,一次2劑,約需4萬元(末期甲狀腺癌的追蹤,健保才給付)。

5月25日是「世界甲狀腺日」,吳鴻昇與諶鴻遠兩位醫師呼籲,甲狀腺癌雖是小癌,但不代表沒有威脅性;患者仍要定期追蹤,才能確保健康。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其他人正在看/



遠見社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