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勞動市場自由度, 台灣竟不及大陸!

作者 / 李誠 發表日期 / 2013/3/4 瀏覽數 / 17,900+

字級:

報載新行政院長江宜樺在上任後要推動自由經濟示範區計劃,希望以亞太產業創新整合中心、新世代國際物流中心、國際人才培訓中心、亞洲重症與觀光醫療中心、農產品價值運銷中心等五大示範中心,不但開展新一波經濟自由化來提升台灣經濟結構,創造高品質就業機會來解救目前台灣的經濟與政治困境。但是,另一個影響經濟成長與就業水準的重要因素──勞動市場,沒有包括在新內閣經濟自由化計劃中。

台灣勞動市場自由度全球排120名 台灣的經濟自由度在世界排名不算很差,但勞動市場自由度卻非常差。

2013年世界銀行的經商友好度報告(Doing Business)即指出,新加坡是全球經商最友好的地區,其次是香港、韓國排名第8、台灣第16,中國大陸第91。加拿大2012年Fraser Institute經濟自由度報告(Economic Freedom Report)也指出,香港的經濟自由度排名全球第1(8.9分)、新加坡全球第2(8.6分)、台灣第15(7.74分)、韓國第17(7.40分)、中國大陸第107(6.36分)。整體經濟自由度而言,台灣屬經濟自由的前段班,但進一步觀察勞動市場的自由度時,我國情況卻非常差。

根據2012年Fraser Institute經濟自由度報告,在2010年香港勞動市場自由度是全球第1(9.5分)、新加坡31名(7.8分)、日本14名(8.3分)、中國大陸106名(5.57分)、台灣120名(4.93分)、南韓126名(4.58分)。

台灣勞動市場自由度在亞洲主要國家中,只高於南韓,低於社會主義的中國大陸。更驚訝的是,在2005年台灣勞動市場自由度排名是全球69名,中國大陸是119名,為何中國大陸能在短短幾年追上台灣,而台灣卻大幅度的退步?

政府應修勞工法 提升勞動市場自由度

比較中、台兩地勞動市場自由度的細項指標,可以知道在哪一方面較低。其實Fraser Institute並沒有把國際勞工局(ILO)所有的勞動市場指標都列入報告中,只選重要的五個項目,因此未能代表全貌。此五項是雇主召募的困難度,包括最低工資高低的規範、雇主聘用與解雇的困難度、薪資決定的集中度(亦即薪資是由政府、工會決定還是由勞動市場力量所決定)、雇主對工時調動的困難度、法定遺散員工程序的繁瑣程度與成本的高低度。

表1是取自2012年Fraser Institue經濟自由度的報告,台灣在五個勞動市場自由度的分項指標中,有四項與其他國家大致相近,唯獨在召募與最低工資一項遠低於中國大陸(2.23分VS. 8.9分),也低於南韓(6.67分)。南韓從1995年亞洲金融風暴前的5.83分經幾番努力提升到2010年的6.67分。台灣此項目的彈性不及星、港是可了解的,因星、港對本國人士無最低工資的規範,但中國大陸與南韓都訂有最低工資,且每年調升幅度也超過台灣。

換言之,最低工資的規範不是造成台灣勞動市場自由度不如中國大陸與南韓的主因。

政府在推動經濟自由化時,應檢討我國勞工法令在召募與雇用自由度嚴重落後的原因,如雇主在召募員工遇到哪些困難?現行勞工法令對定期契約工的規範是否適當?每週工時與每週工作日的規範是否合宜?員工遣散規範有無過分嚴謹?政府宜成立專案小組,探討亞洲鄰近國家及歐洲主要國家近年來在勞動召募與聘用上鬆綁的情況,提升自由度的方向。

當然並非所有國家的修法我們都該學習,但可供我們參考,然後擇其適合國情部分修改我國勞工法令,以大幅提升勞動市場的彈性與自由度,達成吸引外資與外國人才流入與創造就業機會的目的,這是新內閣在推動新一波經濟自由化時所應規劃的事項。(作者為中央大學國鼎管理講座教授)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其他人正在看/



遠見社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