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專訪以色列沃爾夫基金會執行長 莉亞特

台灣學術能量充沛 「要多提名候選人」

作者:林讓均 │ 攝影:張智傑
出處:2016年6月號《遠見雜誌》 《遠見雜誌》第360期 瀏覽數:18,350+

沃爾夫獎累積311位得主,1∕3得主又榮獲諾貝爾獎,被喻「諾貝爾獎前哨站」。此次基金會執行長訪台,談及未來與學界合作的可能。

字級:

     5月底,享譽國際的「沃爾夫獎」(Wolf Prize)在以色列國會隆重頒獎。全世界翹首關注今年的七位得主,不只因為他們手中的沃爾夫獎,更因為其中有人可能再拿下諾貝爾獎(Nobel Prize)。


被喻「諾貝爾獎前哨站」

     從1978年首次頒獎以來,沃爾夫獎已累積有311位得主,其中1∕3的得主之後又榮獲諾貝爾獎,沃爾夫獎也被喻為「諾貝爾獎前哨站」。

     這個雙榮譽的現象,在物理與化學領域特別明顯,自1978到2010年之間,沃爾夫物理獎共有26位得主,其中14位之後得到諾貝爾獎的桂冠。

     在台灣離諾貝爾獎最近的人,就是2014年以醣分子研究拿下沃爾夫化學獎的中研院前院長翁啟惠,他是繼李遠哲之後,最被看好可能替台灣再拿下一座諾貝爾獎的科學家。

     只是「浩鼎案」重挫翁啟惠的名望。4月底,就在他回國說明案情、捲入新聞風暴中心時,給了翁啟惠一頂桂冠的沃爾夫基金會,派了貴客悄然而至。

     「對於翁啟惠的學術成就與貢獻,沃爾夫基金會有絕對的信心,不會受到任何事件影響,」接受《遠見》專訪的沃爾夫基金會執行長莉亞特(Liat Ben-David)低調表示,對浩鼎案不清楚,此行雖未見到翁啟惠,但已電話轉達對他的精神支持。

     莉亞特此次就是應中研院邀請來台。「台灣可以有更多沃爾夫獎得主,但台灣得多提名一些候選人才行啊!」首次來台就停留兩週、第二週還去環台旅行的她說,除了候選人,也希望台灣的學術與藝文組織多多推薦評審人選。儘管莉亞特低調來台、未在媒體上大張旗鼓,但台灣學術圈對「沃爾夫獎」並不陌生。

     學術圈流傳一個笑話,如果你得到沃爾夫獎,先別急著開心,趕快留意你的電話,因為可能馬上就接到來自斯德哥爾摩的消息。意謂,總部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諾貝爾獎基金會,很快就會通知你又拿下了一座大獎。

     被譽為全球最高學術榮譽的諾貝爾獎,已有上百年歷史。相較之下,成立於1975年、1978年首度頒獎的沃爾夫獎,憑什麼能與諾貝爾獎相提並論?

     此行也邀請莉亞特訪問清華大學的清大全球長陳信文觀察,得主的學術地位與獎項之間的關係是正向連動,多年來沃爾夫獎得主受到國際認可,等同於為沃爾夫獎的公信力加掛保證。


限組織提名 評審機制嚴謹

     沃爾夫獎的快速發跡,與其嚴謹的評審機制有絕對關係。

     「我們用最好的評審,來選出最好的得主,」莉亞特表示,沃爾夫基金會在1975年由德裔發明家、古巴派駐前以色列大使Ricardo Wolf在以色列成立。當時就明訂,每一個獎項的候選人必須由具國際權威地位的學術機構來推薦評審、提名候選人,個人不能提名自己。

     沃爾夫獎的科學類分有物理、化學、數學、醫學和農業等五大領域,每年頒發四個科學類大獎。藝術類有音樂、建築、繪畫與雕塑等領域,每年輪流頒發一個獎項。因此,每年沃爾夫獎會從這八領域中頒發五個獎項。

     紅髮藍眼的莉亞特表示,為了讓評審過程維持客觀公正,基金會每年都會在每個領域重組新的評審團,每一位都採匿名,但絕對是該領域的權威,而且是不支薪的。每年評審作業從9月開始,12月結果出爐。

     「沃爾夫基金會只會收到得獎名單,」訪談中,莉亞特從不逾越權限或做任何揣測,以行動來捍衛沃爾夫評審自主性。

     坦言不知評審如何做決策,但她觀察歷年得主都有突破性成就;他們的研究解決了舉世面臨的重大難題,甚至改寫人類對某些領域的既定理解,像1988年沃爾夫獎得主霍金(Stephen Hawking),就在天文物理與宇宙學提出許多創新學說。常有人問她,為何沃爾夫獎與諾貝爾獎的得獎人選重疊性這麼高,「因為我們都選最好的。」


歷屆得主 跨越國籍、種族

     曾有沃爾夫獎得主公開反對以色列,以色列人群情激憤、要求撤回獎項,但沃爾夫基金會堅不動搖,可見該獎跨越性別、國籍、政治立場與種族等界限。

     本身是推展科學教育的女性科學家,莉亞特笑說,自己私下做了統計,發現歷年311位得獎者,女性只占4%、13位,其中五位還是近兩年的得主;這個性別比例與諾貝爾獎也差不多。

     但反觀沃爾夫基金會針對年輕學者頒發的另一獎項Krill Prize,卻高達23%是女性,而該基金會的博士生獎學金得主更有一半是女性。

     莉亞特觀察,這應該是與世代差異有關。沃爾夫獎得主年齡介於60~70歲,是屬於女性就學、就業環境較艱苦的一代。她希望更多女性投入科學研究,以鼓勵下一代向典範看齊。

     寫過20多本教科書,長期在大學中指導課程設計,莉亞特在2011年擔任沃爾夫基金會執行長以來,就頻繁邀請新科得主對年輕世代演講與對話。

     「許多孩子跟我說,原來這些大人物也曾飽嘗挫折與痛苦,這讓他們不再害怕失敗,」莉亞特笑說,她覺得自己做對了。

     此行,莉亞特拜會了台大、成大與清大等多所大學,也探訪了台灣2014年剛設立國際級大獎的「唐獎」基金會。陳信文表示,清大未來可望與沃爾夫基金會有教育議題上的合作。

     「沃爾夫基金會來台,也是因為看到亞洲崛起,尤其是台灣有很高的學術與藝文能量,」中研院副院長王惠鈞表示,將鼓勵學術界提名評審與得獎人,希望台灣多誕生幾位國際大獎得主。


【以色列小孩必學三件事:問問題、好奇心、不怕失敗】

     不時受邀到各國演講,莉亞特觀察各國社會的一項重要指標是:「這裡的孩子如何問問題」,再從問題中去理解這個社會的下一代關心什麼。

     但這項指標在東亞社會,似乎有點行不通。

     「以色列孩子很小就被教育要問問題,」莉亞特說,「問問題」是文化的一部分,像是4月剛過的以色列傳統節日「逾越節」(PassOver),他們全家一起吃晚餐時,她的三歲孫女就站在椅子上,向滿屋的大人提問四個問題,一點都不懼怕。

     有別於華人社會常說「小孩有耳無嘴」,提醒孩子別亂問問題,以色列人卻教育下一代「沒有愚蠢的問題,只有愚蠢的回答」,鼓勵小孩盡情發問。

     莉亞特說,以色列人認為孩子只要學會三件事,就能好好長大。首先就是「懂得問問題」,第二是「保持好奇心」,如此才能激發創意;第三則是「不要害怕失敗」,從錯誤中學習。

     「發問是不需要得到批准的,」身為教育學者的她,提醒父母、乃至整個社會,應建立一個歡迎孩子發問的環境,否則孩子可能就此蒙蔽好奇的眼睛,扼殺了剛萌芽的創意。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其他人正在看/



遠見社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