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史上最年輕 沒當過大學校長的教育部長

潘文忠:改革別先畫時間表,要準備好再推行

作者:陳芳毓、陳信佑 │ 攝影:張智傑
出處:2016年6月號《遠見雜誌》 《遠見雜誌》第360期 瀏覽數:82,350+

4月20日教育部長人選公布那天,教育部前部長鄭瑞城傳了封簡訊祝賀潘文忠,「意外也不意外,是很有智慧的安排。」 熟識潘文忠的人會同意後一句,前一句則是大眾的反應:「很意外,為什麼是他?」

字級:

     潘文忠的經歷,的確與歷任部長很不一樣。

     他唯一擔任的教職是國小老師,卻打破過去十屆「大學校長當部長」的傳統;今年54歲的他,歷任教育部長最年輕,但曾任台北縣教育局長、教育部主祕與台中市副市長,是唯一有教育以外行政經驗、跨地方與中央事務的20年資深文官。


推政策細膩 關懷基層

     「推動政策細膩,對第一線感同身受,」認識潘文忠超過20年的新北市安溪國中前教師吳忠泰,指出潘文忠的特色。

     2004年,少子化在新北市發酵,教師超額問題浮現;同一時間,教育部推動「教師專業發展評鑑」,意圖將教師教學表現數字績效化,引發反彈。

     對教育行政長官而言,這是求表現的「大好時機」:利用超額,脅迫老師參加評鑑或在職進修,取得其他科目教學證書。但時任教育局長的潘文忠反叮嚀同仁以平常心推廣評鑑,「不要趁人之危」。

     吳忠泰觀察,教育牽一髮動全身,衝擊第一線教師,當教師無法安心上課,最先受害的就是學生。

     跟他共事過的人,不少人認為他是「鴨子划水型」,難免被嫌「缺乏亮點」或「不夠魄力」。但他總會耐著性子解釋:教育價值鏈很長,例如課綱,除了中央編審,前有師資培訓,後有編教課書、教學現場、大考評量等環節;牽涉單位從中央、地方到學校,一路下來,精確度很容易走樣,「所以,教育不是比誰的政策好,而是誰執行的到位,」他總是耐心解釋。

     細膩地想、堅定地做,使潘文忠的口碑不脛而走。

     一路以來,很多貴人賞識他。蘇貞昌任台北縣長時籌辦文化局,潘文忠與他素昧平生,卻獲拔擢擔任局長。

     2008年,鄭瑞城接任教育部長,邀請多位學術與實務專家推薦主任祕書人選,名單的唯一交集,就是當時已擔任國教司長的潘文忠。


文官20年仍保有「清純」

     一年半前,跟他原先也不熟識的台中市長林佳龍,也主動找他擔任台中市副市長。

     「怎麼有人文官當了20年,還如此『清純』?」是鄭瑞城對潘文忠的第一印象。

     外界對「主任祕書」一職的想像,不脫八面玲瓏、長袖善舞。但鄭瑞城口中的潘文忠,卻誠懇、低調、謙虛、沉穩,一連幾個形容詞,很難使人聯想到「官員」。部長與主祕辦公室就在隔壁,潘文忠總是面帶微笑,再緊急的事,也未見慌張;而潘文忠也把持常務官的尊嚴,不逢迎討好,鄭瑞城卸任後,兩人才開始私下吃飯聚會。

     當時教育部經歷多件涉及意識形態的大事,包括拆中正紀念堂匾額、一綱一本、陸生來台等,負責折衝協調各單位的主祕,其實是個火坑。

     其中,鄭瑞城最印象深刻的是,當時行政院承諾立法院推動全國國中小免費營養午餐,鄭瑞城直覺不可行,交給潘文忠研究。潘文忠提出多個建議方案,都有執行步驟,使鄭瑞城得以「一年爆增170億元預算,嚴重排擠教育資源」為由,成功說服立法院踩剎車。

     之後,潘文忠陸續去了國立編譯館與國教院。媒體形容他被「冷凍」,但他仍把握機會做事,用一篇篇報告找出12年國教師培、課綱、入學方式之間的連結。一接任台中市副市長,旋即將理論付諸實行,小規模試辦免試入學,「先做出一個好的示範,家長才會安心。」

     台灣教育該怎麼走,各界意見分歧,家長、學者專家、政治人物,還有學生代表,意見雜陳,擔任教育部長,其實是苦差事。

     因此,林佳龍市長送給他一個指揮家雕塑當離別禮物,上面寫著:「教育是一首繁富的交響樂」,期許他扮演交響樂的指揮,合眾聲為美妙之音。

     以下是潘部長就任第三天,接受《遠見雜誌》的採訪精華:


孩子學習不該簡化為考試


《遠見雜誌問》(以下簡稱問):你是史上最年輕,也是唯一沒當過大學校長的部長。為什麼最後決定接下這個位子?

     潘文忠答(以下簡稱答):當時我接到徵詢,也認為這很顛覆,國內數十年教育部長都是從高教出任。當部長也不是我的生涯規畫。但總要有人來承擔重任。林市長(台中市長林佳龍)思考後,反而支持我。

     大家都期待教育進步,但每個政策都好像沒正向影響。例如12年國教免學費,一年花200億,但這是不是最符合國高中孩子的學習方式?目前看來好像不是。政策目標設定之後,執行政策應該要有階段性的任務,要讓人民能夠信任,才能往下走。


問:你認為目前最迫切需要解決的三個教育議題是什麼?

     答:目前需盡快處理的議題,一個是課綱微調,另一個是12年國教課綱。過去一年多來,課綱微調與12年國教,一直被連結在一起,尤其課綱微調產生社會不安,甚至不信任,對教育是最大的傷害。(註:潘文忠已在5/21宣布103課綱高中國文與社會科目課綱廢止)


問:第二個要解決的議題呢?

     答:12年國教實施邁入第三年,第一年的分發時間拉太長,到第二年做了修正,一次就分發到位,但外界對過程還是很質疑,12年國教希望讓學習不要只為了考試、更多元化,但學生壓力依然很大。社會都在質疑,這是我們要的12年國教嗎?

     解決還是在入學方式,朝向真正免試入學。但台灣各區域上的條件又是不一的。


問:應該取消明星高中嗎?

     答:明星高中存廢不是真正的重點。12年國教,強調的是各所學校要有特色,要讓孩子有真正多元的選擇,不應該是「明星/非明星高中」或「純技術/純普通高中」二分法。這個定義對多元入學產生非常大的限制,不管什麼管道入學,最後都會變成考試。我們一直強調課綱,就是希望學校能夠設計有特色的課程。

     現在教育部有個重要機制,就是課程發展、師資培育、教學、評鑑跟入學評量,這四大塊,一定會跟大學的體系跟招生方式連在一起。

     但過往這個部份是分開的,大考中心命他的題目、招聯會按照他的想法設定招生條件,如果這樣,不管高中課程如何設計,最後老師教學,還是跟著大考型式走。這樣,選修課也很可能變成形式化,例如開了文學欣賞課,最後變成國文教學。

     教育問題是環環相扣。如果只著力某部分的改變,最後會發現沒有改變什麼。

     12年國教推動,當時大家認為太倉促了。所以,以後別再先畫一個時間表就推,而應該準備好後才推行。


問:教改愈改愈亂,有人說,乾脆恢復聯考,你怎麼回應?

     答:如果期望孩子只是專注考試,考試當然公平;但除了課本知識,還有許多生活的知識跟經驗,以後要面對的是國際社會,這些就不應該簡化為考試。


問:但政府推12年國教,私校招生卻愈趨熱門,你怎麼看?

     答:關鍵是在國中招生。過往私校的國中入學必須有主管機關核定,但幾年前私校法修法過,讓學校自主招生。

     現在正在進行私校法的修法公聽。未來修法方向就是回歸12年國教精神,也就是國中是就近入學,而非透過考試招兵買馬。


問:第三個優先教育議題是?

     答:行政減量、大學評鑑也需要檢討。尤其是評鑑,導致高教過度的一致化,如果各校不能建立自己的特色,那就只是服膺於評鑑指標下。

     評鑑用來檢視政策結果是必然的,但不應該妨礙教學,學術論文的發表,對學者很重要,但也不能忽略教學義務。


課綱審查透明、多元、專業


問:立法院修課綱相關條例,通過讓學生進入課綱審查委員會,但很多意見領袖反對還在學習的學生審課綱,部長要怎麼做?

     答:大家希望課綱的審查過程透明、多元、專業的參與,所以這次在立法院以法制化的目標去修法,我認為這是正向的。以前課綱審查是很神祕的,神祕到不知道誰在裡面。

     現在法已經定下來,接下來要做的,是學生代表性,可能是高中生,也可能是準大學生。學生就是學習者,他們當然可以對課綱回饋意見。現在我們在徵詢各方意見,學生代表怎麼產生,才能回饋到代表性。


問:今年教育預算多出120億元,如何運用?

     答:重點有幾個面向。一個是高教的創新與轉型,可能會以基金方式進行,基金可以滾錢,希望可以成立到50億元的規模。

     另一個是投資技職,蔡總統希望技職能更開放。第三個是12年國教,朝免試入學、就近入學、優質化等目標邁進。

     另一個是偏鄉弱勢區域,包含硬體校舍與教師聘請,希望這筆資源能更有效支持偏鄉師資。最後是數位學習,把基礎再擴張,讓學生有更多自主學習的資源。


問:你過去沒有高教的歷練,如何取得高教人士的信任?

     答:沒有任何人可以單獨做政策或決定。新任陳次長(陳良基)長期在高教,他對技職發展也很有實務經驗,大家都稱他「技轉王」;蔡政次(蔡清華)在師培機構,研究比較教育;林次長(林騰蛟)是國教出身,擔任過台北市副局長、新北市教育局長。這個團隊,是我們審慎思考因應教育問題所組成的。


問:投入教育30多年,觀察到台灣教育這30多年的演變?

     答:台灣的教育其實一直進步,例如從受教人口或學歷來看,教育普及化的確是進步的。或像台灣孩子參加世界級PISA競賽,排名都在世界前面的。

     我們不用一直否定自己。但我憂心台灣孩子的學習動力與熱忱。台灣孩子在小學的學習方式很多元,接觸生活的機會也很多,但上了國、高中便要負荷龐大的壓力,甚至後來進入高教後,學習熱情也消失。

     我真正想著力的,就是讓學生的學習不要只為了考試、讓學習更多元化,這也是12年國教重視的地方。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其他人正在看/



遠見社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