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觀念衝擊

凝聚「新台灣人」開放理念 推動蔡總統新施政的起步

作者:高希均
出處:2016年6月號《遠見雜誌》 《遠見雜誌》第360期 瀏覽數:7,250+

.

字級:

(一)挑起國家這個擔子

     5月20日,第三次政黨輪替,民進黨的蔡英文女士就任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總統。在就職講詞的尾聲中,新總統說:「從這一刻起,這個國家的擔子交在新政府身上。我會讓大家看見這個國家的改變。」這種承擔令人佩服,但我多麼希望她勇敢的提醒年輕人:「個人的擔子是在你自己的肩上。」

     半世紀前,一個到美國讀書,來自台灣的中國青年,在電視機前,看到了44歲的美國總統,在就職講詞中鏗鏘有力地告訴全國人民:「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什麼?問你能為國家做什麼?」(1961.1.20)

     這位最年輕的美國總統敢對人民要求,是需要勇氣的。民主政治的一個弔詭就是:執政者永遠設法討好人民;不敢要求人民——尤其不敢要求年輕人,要負起自己的責任。

     在經濟衰退的當下,蔡總統要推動新政,第一步就是先要凝聚全民共識。左思右想之後,如果朝野共同提倡「新台灣人」的開放理念,這會是很關鍵的起步。


(二)提倡「新台灣人」

     話從1994年說起,那年9月,《遠見》出刊百期。封面以「新台灣人」為專題。「新台灣人」這個名詞曾出現過,經過這個專題報導,變成了日後政治領袖用來描述新一代人新思惟的誕生。我參與了這個理念的推廣,引述我當時的一些想法。

     悲情歷史可以變成抗爭的火種,也可以轉化為向前奮鬥的動力。「新」台灣人的最大特徵,不再自憐於歷史捉弄所帶來的悲情與委屈。走出了這層陰影,就更能發揮自己長處,看清自己缺陷。

     「新」台灣人正在逐漸擺脫「移民與流民」中蘊藏的狠、自私、機會主義、西瓜靠大邊……的性格;代之而起的是要講求一個民族得以綿延的「信」與「義」。「新」台灣人也正由內向外地將防衛性的島嶼性格,提升為寬廣的海洋性格——包容、擴張、開放。

     「新」台灣人也正在努力走出被吞併的恐懼,「不睬政治、只重經濟」的順民性格,以及「可憐台灣人」的牢獄情結;代之而起的是自我肯定、自我表現、自我作主。

     「新」台灣人認同台灣命運共同體的訴求,也認同在當前統獨之爭中「維持現狀」。

     「新」台灣人的理念中,已釋出了排他性,吸收了族群融合的包容性。

     「新」台灣人的共同分母來自於教育普及、市場經濟、民主政治所帶來的發展空間。他們伸展的舞台與自我的成敗,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們擁有了免於恐懼的選擇,他們也正在盡情發揮這種自由。

     「新」台灣人不僅是務實的經濟人,也是理想的文化人;不只是胸懷外國科技,更是要立足本土;不再局限於小我的成就,更是在共創大愛;不再是退縮的尋求保護,而是堅定的推展開放。開放是活路,保護是死巷。


(三)新觀念、新態度、新視野

     「新」台灣人之有別於過去的台灣人,是在於他們所擁有的新觀念、新態度、新視野。他們跳出了悲情的舊框框,昇華了自憐的心理障礙,超越了心中的不平之氣,看清了發展的舞台不在過去算舊帳,而在未來創機會。

     他們是受過良好教育的、理性的、前瞻的、有愛心的。他們不一定自身投入政治,但關心本土公眾事務;不一定有高所得,但富有理想色彩。

     他們同樣憂慮官商勾結、土地炒作、社會紀律喪失、政治人物腐化、環保意識不足……。

     對「新」台灣人而言,來到台灣的先後次序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認同這片土地、熱愛這片土地。由熱愛本土,再放射出往前看、往外看的力量,正是「新」台灣人的國際觀:立足本土、放眼世界。

     對世界村的嚮往,克服了島嶼心態的狹隘;對「只有一個地球」的認同,激發了強烈的環保意識。他們的關懷層面再也不限於台灣,他們的發展空間再也不限於本土。

     22年前我寫過:「如何與大陸13億人民相處,對『新』台灣人是一個不確定的因素。絕大部分的新台灣人可以認同歷史中國、文化中國,甚至也投入了經濟中國的拓展,但無法認同當前共產中國下的政治體制。」「在當前台灣沒有獨立的本錢、大陸沒有統一的條件下,最實際的辦法是透過文化、學術、新聞、貿易、投資等的交流,營造一個相互信任的環境,增進彼此瞭解,讓時間來做一個最好的裁判。」

     22年後的今天,蔡總統在就職講詞中,出現「台灣」41次,「這個國家」13次,「中華民國」5次,「中國」0次。我要補充:「新」台灣人不能不飲水思源。中華民族、文化認同、歷史聯結不能切割。「大中華」是一個具有吸引力的想像。


(四)左右命運的新主人

     在台灣2300萬的人民中,有多少是「新」台灣人?沒有人知道這個答案。「新」台灣人不以年齡、性別分;不以地區、宗教分;不以省籍、黨籍分;不以學歷、職業、所得分。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新」台灣人愈多台灣愈有前途。

     「新」台灣人已逐漸進入權力體制,他們當然是今後台灣社會發展的主流思維。

     奈思比(John Naisbitt)在《全球弔詭》一書中指出:「處於多變的時代,許多事物已到盡頭,許多事物才剛開始。」

     老一代台灣人(如李登輝)的意識型態已到盡頭;創造台灣希望的「新」台灣人(如蔡英文)已登上執政舞台。

     「新」台灣人深知:轟轟烈烈的一生,不再是透過牢獄,重演悲情的歷史劇;而是透過選舉,改寫台灣生命力的新劇本;他們已是左右台灣未來命運的新主人。

     蔡總統指出:「歷史會記得我們這個勇敢的世代,這個國家的繁榮、尊嚴、團結、自信和公義,都有我們努力的痕跡。」「新」台灣人正是構建這個藍圖最重要的力量。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其他人正在看/



遠見社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