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現場:優雅的不幸福

最好的社會福利 吃垮未來競爭力

作者:黃漢華
出處:2012年6月號《遠見雜誌》 《遠見雜誌》第312期 瀏覽數:32,500+

法國,幾乎等同於優雅、文化的代名詞,更是許多人心中的夢想之地。但是,法國人卻不覺得自己幸福,原因,則和太好的社會福利脫不了關係。

字級:

     「我愛陽光,我愛爵士樂,我愛我的她,我愛機場,我愛咖啡館和五月的巴黎,」這首法文歌曲《我愛陽光》講述巴黎的5月充滿陽光,爵士樂和咖啡館,不禁讓人愛上巴黎的一切。

     但是,今年巴黎的5月沒有歌詞描寫得那麼美,天氣一反常態,不僅陰冷,還下著大雨。不過,壞天氣依舊擋不住觀光客的興致,羅浮宮、凱旋門、奧塞美術館、巴黎鐵塔……,依舊遊人如織。

     身為世界第一觀光大國,法國每年吸引7500萬國際觀光人次,超過該國6500萬人口,每年為法國創造6%的GDP。

     對世界各地的觀光客而言,法國幾乎是美食、精品的代名詞,這裡有最好的米其林餐廳、名牌包、香水、高級服裝,來到這裡,彷彿離夢想中的優雅生活更近了。


高赤字、低成長、太好的社會福利 讓法國人覺得不幸福

     既然這樣,法國應該是最快樂的國家,最幸福的民族。然而,答案卻不是這樣。根據蓋洛普今年對51國人民的調查,發現法國人最悲觀,一位調查者還說,調查已進行34年,從未看過如此低的分數!

     為什麼今天法國人這麼不快樂、不幸福?持續衰退的經濟、高額社會福利制,可能是答案。

     法國是世界第五大經濟體,和德國並列歐盟前兩大經濟火車頭,可是,2010年歐債危機以來,經濟已大受影響,近年GDP成長在1%左右徘徊,競爭力已經不如德國,去年貿易赤字還高達704億歐元,創下史上新高。

     法國景氣每況愈下,在世界貿易總額的占比,從1990年的5.7%,下降至2011年的3.3%,德國則從14.7%增加到16.2%。法國在歐元區的外貿占比也從16.8%下降到12.6%。服務業出口也減少中,在歐元區占比從26%下降至14%,排在德國之後。

     今年1月13日,標準普爾信評機構將法國 AAA主權信用評等,降到AA+,到了2月,穆迪認為法國政府債務居高不下,失業率持續攀升,也將法國3A主權信用評等展望調至負面。

     法國的經濟競爭力正在流失。今年第一季企業倒閉家數比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要多,尤其是中小企業倒閉數,比當時增加27%,去年共有近6萬家中小企業倒閉。


全世界最貴的勞工成本 導致企業倒閉、失業率增加

     法國2011年的失業率為9.68%,創12年新高,有285萬人失業,高於德國的6.38%。根據最新統計,今年2月,法國失業率增加到10%,又多了將近4萬人,接近 290萬人。

     「生產成本過高是導致企業倒閉潮、失業率增加的原因,」一位熟悉法國內政的人士表示。

     細究起來,法國勞工成本堪稱世界最貴,原因是,企業為員工支付高昂社會福利,造成極大負擔。當景氣好時,這樣的負擔或許尚能忍受,但當景氣變差時,就可能無法承受。

     2000年以來,相較德國的單位勞動成本,法國多了兩成,這是因為雇主支付的福利費用比德國要多一倍,使法國的計件生產工資成本因此提高三成。

     根據法國法令規定,雇主要幫員工多付52%的薪水,做為社福支出,從家庭照顧、保健、職業傷害到失業津貼、退休金等,是全世界最高的國家之一,員工則自付29%。

     舉例來說,月薪1000歐元的員工,雇主實際要付1520歐元,員工實領710歐元。

     根據歐盟統計局資料,法國企業為員工支付的社會福利,在歐元區17國裡最高,占勞工成本的32.9%,在歐盟27會員國裡,僅次於瑞典的33.2%,這筆錢涵蓋在職訓練、薪資、徵才成本等項目。

     前法國財政部長巴華(François Baroin)曾表示,昂貴的勞工成本是經濟危機的主要問題。


為降低失業率 法定工時每週只有35小時

     不只勞工成本高,法國的政府支出就占GDP的 56%,遠高於OECD國家平均的43%。逼得政府只好借錢,用赤字換取福利,使赤字占GDP的5.2%,超過馬斯垂克條約規定的3%。

     除了雇主與政府負擔沈重,工時也是另一種壓力,「每週35個工作小時制度也是受到批評的高福利,」這位深知法國國情的人士又說。

     2000年,為了降低失業率,法國將每週法定工時從39小時降為35小時,以便企業能聘用更多人力;於是,勞工有更多休假時間,卻也為了每天多做幾分鐘,和雇主起爭議。但是企業無法依照生產需求,彈性運用人力,讓企業失去競爭力。

     為什麼法國這麼重視社會福利?

     留學法國的玄奘大學社會福利系助理教授趙美盈表示,這和法國立國精神「自由、平等、博愛」有關。19世紀德國宰相俾斯麥看到工業革命造成的職業傷害,開始實施福利制度,後來法國跟著實行,成為高福利國家。

     以醫療保險為例,法國就貫徹了平等概念,不僅員工本人受益,配偶、子女及家中老人也都能享受健康保險,這種連帶關係使醫療覆蓋全體人民。


一個新生兒 花掉政府4000萬台幣的預算

     到底法國福利有多好?從還沒出娘胎就開始。

     每一個孕婦在產前一個月可領到800歐元生育補助,職業婦女有16週產假,小孩出生後,第一胎每月可領500歐元,如果有三個小孩,政府還提供交通、購物優惠。

     任職於手機公司的伊莎貝兒(Isabelle)有兩個小孩,她第一胎補助領六個月,第二胎則可領到三歲。由於完善的托兒制度,讓她能安心兼顧工作和家庭。

     「法國光是兒童補助,就占GDP的3.8%,」法國全國人口研究所(INED)研究部主管畢松(Gilles Pison)表示,這比OECD平均的2.4%要高,政府每年約莫要花800億歐元。

     他說,法國每年約有80到83萬名新生兒,算一算,平均每個嬰兒就要花掉100萬歐元的政府預算,為了迎接一個新生兒,得預備近4000萬台幣!

     不只兒童,法國的失業者也能得到良好照顧。50歲以下,失業者可領2年的失業津貼,50歲以上則可領3年,金額係依照原來薪資的40%到75%,每個月最高不能領超過1萬2124歐元。


工作一年領二年失業金,好福利使人怠惰

     觀察法國政府去年社福項目比率,包括失業金、退休金的津貼項目占比最高,達45%,事實上,津貼的赤字已經達到100億歐元,也是造成法國政府赤字的主要因素。

     「福利太好,讓人怠惰!」Novapost機電公司採購工程師德費(Francis Defaye)認為,有調查顯示,幾乎每個法國家庭都有一個人領過失業津貼,有人只工作一年,就領兩年失業金,週而復始,變成惡性循環。

     熟悉法國國情的人士也分析,法國人認為國家有責任照顧人民,視領取失業津貼理所當然,他們認為政府應解決就業、住宅等問題,必須協助找工作、安排居住,導致人民個性不夠積極,這是拉丁民族和視失業為沒面子的日耳曼民族的差異點。

     不過,並不是每個法國人都覺得福利政策應該無限延伸。

     70多歲的奶奶歐蒂海(Audrey)接受《遠見》訪問時就表示,從出生到死亡,政府提供各項補助,早晚會拖垮國家,可能走上破產,「法國人福利太好,不懂感恩!」


罷工是家常便飯,示威像熱鬧嘉年華會

     由奢入儉難。習慣好福利的法國人,很難回過頭去過著沒有福利的日子。近兩年來,只要調整福利政策的消息一出,各種產業工會就抗議,許多改革不了了之。

     說起來,法國和希臘似乎是歐洲最常示威抗議的國家。希臘為了裁減公務員抗議,法國則是為延後退休年齡而抗爭。

     因應老年化時代,政府去年底將退休年齡從 60歲延到62歲,就發生了四、五次罷工,有數百萬人上街抗議。「巴黎一年大約有1000次示威遊行,」駐法國代表呂慶龍表示,有的示威活動還像嘉年華會,參與者有說有笑。

     玄奘大學社會福利系助理教授趙美盈回憶在巴黎留學期間,清潔工、地鐵司機抗議罷工,造成生活不便,垃圾沒人收,地鐵沒人開,她詢問法國同學,對方以稀鬆平常的表情回答,「大家都會輪流罷工,這沒什麼!」

     「社福制度到了該檢討的時候,」工程師德費表示,那些福利是在二戰之後,因應當時背景制定,時代改變,應該視財政狀況而改變。

     只是才上台的歐蘭德總統,偏向更好的福利政策,他打算將退休年齡再改回過去的60歲。未來五年,法國會有什麼發展,值得細細觀察。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訂閱方案



精選專輯

遠見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