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當年向張忠謀說No,高啟全帶領華亞科成為DRAM的台積電

作者:楊方儒 │ 攝影:陳宗怡
出處:2006年8月號《遠見雜誌》 《遠見雜誌》第242期 瀏覽數:59,550+

沉潛近20年的華亞科技總經理高啟全,終於否極泰來,他主導華亞科成立剛滿三年,就坐上本土DRAM廠獲利王寶座,毛利率比同業高出10%的祕訣在哪裡?

字級:

     憑什麼?初生之犢的華亞科技,能夠擠下「DRAM三雄」力晶、茂德、南亞科,成為DRAM股王?

     華亞科去年EPS(每股盈餘)達2.36元,一舉成為DRAM獲利王,今年首季EPS達1.05元,再度獨占鰲頭。3月中掛牌上市後,更躍升為DRAM股王,股價一度最高39.3元。

     隨著微軟新作業系統即將上市,驅動電腦換機潮,DRAM行情近期跟著水漲船高,華亞科並成為股市當紅類股、DRAM龍頭指標股。

     華亞科幕後操盤手,很有來頭。總經理高啟全,他多舛的半導體職涯,堪稱台灣產業一絕。

     「我認為搞晶圓代工不會成功,沒前途!」面對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的摯情慰留,年輕時的高啟全,曾撂下這句狠話,頭也不回,決定自行創業。

     那已是18年前的往事。甫新生的台積電,當年僅有一座六吋晶圓廠,擔下天字第一號廠長重責的,是30出頭的高啟全。曾在美國英特爾苦修三年的他,是台灣半導體草創期海外歸國新秀,深得張忠謀倚重。


創業挫折,轉任南亞科技

     高啟全,當時選擇走上他生命中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創業路。1989年,他與甫從矽谷返台的好朋友吳敏求,攜手創立旺宏電子。

     兩人湊了8億新台幣資金,高啟全特地請來1978年曾帶領曹興誠、曾繁城,到美國RCA受訓的現任建邦創投董事長胡定華,出任旺宏董事長,還一一說服好幾個英特爾老伙伴返台效力。旺宏那段從美國連根帶回28個家庭的歷史,至今仍是產業佳話。

     但沒人想得到,對於產品線是否應跨出記憶體的爭執,讓兩個創業兄弟正面衝突。

     1995年,旺宏正邁入營運高峰期,是非揮發性記憶體的要角之一,規模世界第九,並是台灣第一家在美國那斯達克(NASDAQ)掛牌的公司,高啟全卻與吳敏求分道揚鑣。

     黯然離開旺宏,高啟全的人生,再度錯過成功列車。

     實力派,自然不寂寞。台塑集團這時正看好記憶體事業,董事長王永慶看好DARM市場成立南亞科技,一聽到高啟全離開旺宏,立刻邀他出任副總經理。

     1996年,南亞科營收還是全台灣DRAM業者最後一名。不過,南亞科總經理連日昌與高啟全領軍衝鋒,隨後在DDR(倍數隨機存取記憶體)一役中,南亞科大獲全勝。

     現今成為記憶體規格主流的DDR,不論性能、成本,都優於英特爾主導的Rambus 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規格,至今已成為全球電腦標準配備。小蝦米南亞科的大膽選擇,一舉將公司規模推上全球前五大。


逆境經營,獲賞識掌華亞科

     南亞科在營運起飛前,曾經年度虧損達100億,甚至傳出台塑高層受不了,決定出售的流言。高啟全自己,有一段時間也走不出旺宏陰霾,消沈好些日子。

     連串的逆境,高啟全不以為苦。隨著南亞科業績好轉,他的心境也灑入陽光,他口中說得輕鬆,「我就是很專心地做製造,做得很精。」

     這個簡單初衷,讓他在華亞科技重返光榮。2002年,德國半導體大廠英飛凌(Infenion)與茂矽集團鬧翻,在急需記憶體產能的情形下,英飛凌轉投南亞科懷抱,協議各出資新台幣180億,由高啟全主導成立華亞科。

     這個台塑的「曾孫」公司,華亞科代工產出的DRAM顆粒,只要做得好,全部保證由南亞科與奇夢達(Qimonda,原英飛凌的記憶體部門,於今年4月獨立)買回。

     「不論市場upturn(上升)還是downturn(下滑),華亞科都保證賺錢,」台灣DRAM模組廠龍頭、威剛科技執行副總經理陳玲娟分析,DRAM製造進入門檻高,幾百億規模的投資額,幾乎沒有新業者的生存空間,然而華亞科卻以獨門經營模式,掙得高獲利。

     在半導體領域中,DRAM是個競爭慘烈的產業,不僅價格波動劇烈,一個策略失誤、押錯規格,往往要付出上百億代價,甚至被淘汰出局。

      在一連串整併後,全球目前僅剩八大DRAM業者,日本原有六、七家大廠,如今僅存一家爾必達(Elpida),歐洲剩下奇夢達,美國、韓國則分別由美光(Micron)、三星、海力士(Hynix)稱雄。


大膽擴廠,看好12吋廠

     隨著近兩年DRAM景氣翻揚,高啟全當初看似大膽的擴廠計畫,立刻得到正面激勵。華亞科量產第一年就賺錢,成立第二年EPS就躍升同業之冠,滿三年就順利掛牌上市。

     今年起,力晶、茂德都大手筆啟動12吋廠投資計畫。華亞科的第二座12吋廠,去年5月就已動土,明年將可發揮獲利貢獻,再度證明高啟全的前瞻眼光。

     對於不少分析師質疑台灣DRAM廠又落入「投資過度」導致「價格競爭」的惡性循環中,向來是「多頭總司令」的高啟全仍樂觀分析:目前占DRAM總產能五成的八吋廠,在未來兩年將全數淘汰,「現在不投資,更待何時」。

     在奇夢達與南亞科的策略聯盟中,為了深化關係,雙方協議攜手進行新世代記憶體技術研發,每年總金額約達100億元。有兩個富爸爸照顧,華亞科專心做好代工角色,毛利率硬是比同業高出近10%,高啟全因此自豪華亞科是「DRAM業的台積電」。

     「少了研發支出,利潤自然拉得高,」一位半導體產業資深記者觀察,南亞科每年要認列高達40億新台幣的研發預算,子公司華亞科少了這筆龐大支出,衝刺獲利沒負擔,加上台塑資源多多,對於燒錢燒得旺的DRAM事業來說,是最佳靠山。


挑戰管理,消弭文化距離

     但這個合作計畫,讓高啟全面對很多跨文化的管理挑戰。在華亞科的董事會,有四席董事來自德國奇夢達,高階經營團隊中,則有兩大德國戰將,如何消弭文化、語言上的距離感,讓老德放心,是高啟全最頭痛的事。

     現在的華亞科,雖是各半合資,但由台灣人主導,僅有40位德國的奇夢達員工。但公司規定,開會、報告,都使用英文。

     為了協調股東共識,高啟全更扮演起潤滑劑的角色。奇夢達有德國人一板一眼的民族性,台塑有傳統做生意的堅持,還有東元集團董事長黃茂雄、復華金控董事長顏慶章擔任華亞科的獨立董事,讓高啟全總在打理各方意見,一刻都不得閒。

     看到旺宏大虧200億、近年陷入經營泥淖,高啟全則感歎地說,「要搞半導體工廠,沒有集團背景與資金,實在困難!」高啟全拉低語氣說。

     旺宏當年資金一度燒罄,靠的是貴人幫忙,才渡過難關,他從台達電董事長鄭崇華手中,接過3億元擔保支票的那一剎那,眼淚都忍不住飆了出來。

     30年一路走來,高啟全感恩地說,王永慶、張忠謀、鄭崇華都是貴人,華亞科現在只能算是小有所成,未來,還要比氣長。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其他人正在看/



遠見社群